【瘟疫與中共】加拿大 因軟弱而被霸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中共病毒擴散全球,國際社會要求追責中共的呼聲,日益高漲,越來越多的西方國家,開始反思與中共的關係,以及這種關係給國民和國家,帶來的危險。今天,我們來看看加拿大的情況。

1970年10月8日,時任中共黨魁毛澤東得知中共與加拿大正在建立外交關係時,笑著說:「我們現在有了一位在美國後院的朋友! 」」

中共發起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加拿大投入2.5億美元,幫助中共在全球的擴張項目「一帶一路」籌集資金。

隨著中共病毒的爆發,加拿大卻被中共撇到「黑暗」中。

2月,加拿大首席公共衛生官譚詠詩聽信世衛組織的建議,反對禁止中國旅客入境。

另一位世衛高級顧問、加拿大流行病專家布魯斯·艾爾沃德,還多次讚揚中共對疫情的控制,而拒絕承認台灣的努力。

截至5月1號,加拿大已有五萬四千多人感染「中共病毒」,3148人死亡。

加拿大重新考慮與中共關係的呼聲越來越高。

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事件,敲響了警鐘。

美國指控孟晚舟和華為違反對伊朗的製裁。加拿大抓捕孟晚舟後,中共立即進行報復,逮捕了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帕沃。

這兩名加拿大公民仍被判刑關押,而孟晚舟被保釋後,在溫哥華豪宅監視居住。

令人費解的是,加拿大前外交部長約翰·曼利批評加拿大政府逮捕孟晚舟,稱這是「有創意性的無能」。

據報,曼利是加拿大電訊公司研科的董事會成員,而該公司與華為有業務關係。

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卡勒姆,去年1月對中共媒體,向孟晚舟提供三條法律建議,反對將孟晚舟引渡到美國。

此言一出,輿論嘩然,認為麥卡勒姆破壞了加拿大司法程序的獨立性。麥卡勒姆隨後被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勸辭。

據報,麥卡勒姆擔任自由黨國會議員時,經常受親中共團體的邀請去中國參觀,旅行費用總值達到7萬3,300美元。

中共政府經常利用免費旅遊等方式拉攏政治人物。

2006年,時任溫哥華市長蘇利文告訴《溫哥華太陽報》:「我去中國時,他們像對待皇帝一樣對待我。」

從中國回來後,蘇利文提起訴訟,要求關閉溫哥華中領館外存在多年的法輪功學員抗議場所。

加拿大對中共的討好和放任,讓中共越加肆無忌憚。

在中共逮捕兩位加拿大公民的同一週,前加拿大政府官員、中國問題專家瑪格麗特·麥凱格-約翰斯頓發現,她上鎖的行李箱在上海的酒店房間中被人搜查。

她還被告知,中共有一個100名加拿大人士的名單,可以隨時搜查他們。

回到加拿大後,麥凱格-約翰斯頓開始抵制中共政府的行為。她鼓勵加拿大退出亞投行,利用《馬格尼茨基人權法案》懲罰濫用人權的香港官員,並敦促渥太華關注中共在印度太平洋的行動。

另一位資深加拿大華裔政治家李燦明 ,去年11月透露,2015年他在上海被扣押了八個小時,被迫交出手機和密碼。

李燦明說,他每年6月4日都參加在溫哥華中共使館前舉行的紀念6.4活動,被中共鎖定。他沉默了多年,但是中共政權對加拿大的日益滲透,迫使他說出真相。

中國問題專家、加拿大麥克唐納德·勞里爾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寇謐將,最近接受英文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共病毒」讓加拿大等民主國家開始反思,需要積極挑戰中共政權。

最近,在關於加中關係的議會聽證會上,中國問題專家沈戴維提出,需要在國際上廣泛曝光中共的行徑。

參加聽證會的亞太事務專家邦妮·格拉澤說,加拿大並非唯一面臨中共經濟脅迫的國家。她說,現在也許是這些國家團結在一起,應對中共的好機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