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馬斯·傑弗遜撰寫獨立宣言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 作者:宋闈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續前文

也是在大陸議會上,亞當斯提名了同樣來自弗吉尼亞州的議會代表、33歲的年輕律師托馬斯·傑弗遜加入寫作小組。他們計劃起草一份宣揚主旨且有理有據的文書,代表美國大陸議會向宗主國和全世界宣布:美國獨立!亞當斯推薦傑弗遜加入寫作組的原因,是1774年傑弗遜寫過一本書《英美權利概論》(A Summary View of the Right of British American),從法律角度論證英國統治美洲的不合法性。正是因為這文章,令亞當斯一窺托馬斯·傑弗遜的聰慧過人與充沛的正義感,邀請他加入撰寫獨立宣言的小組。

當時的托馬斯·傑弗遜是議會上的一名新人。他性情沉靜,寡言少語,是亞當斯的反面,亞當斯有多麼洶洶好辯,傑弗遜就有多麼惜語如金。亞當斯在晚年時曾說,在他的記憶裡,幾乎沒有聽到過傑弗遜一次說過三句以上的話。

托馬斯·傑弗遜出生於1743年4月13日,和喬治·華盛頓一樣,他也出生於弗吉尼亞州一戶富足農場主的家裡,家裡的種植園種棉花和菸草。托馬斯的母親來自具有英國貴族血統的蘭道夫家族,其祖先可追溯到蘇格蘭王室一脈。和華盛頓一樣,托馬斯少年時父親過世,家裡的兄弟姐妹眾多。說起來,托馬斯和喬治·華盛頓真的有很多相似之處,他們都從小愛騎馬,信馬由繮,看山涉水,樂此不疲,而且兩人都一生喜歡農業和土地。成年後,他們各自娶了一名叫瑪莎的年輕寡婦為妻子。喬治·華盛頓喜歡音樂和交誼舞,而托馬斯·傑弗遜則是個小提琴家,從少年時就酷愛小提琴,每天練琴不輟,這個習慣一直保存到他生命的最後,即使沒有聽眾,獨奏自賞,也其樂陶陶。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他撰寫了《獨立宣言》,這篇文章自從問世以來,不僅僅是美國獨立革命的宣言,更是世界各地風起雲湧的各種獨立革命的精神旗幟;他撰寫的《弗吉尼亞法案》,彰揚個人的信仰自由乃是天賦人權;他是第三任美國總統,從法國拿破崙皇帝手裡買下了當時的法屬殖民地,也就是如今的美國中部,使得美國的疆域在他手裡擴大了一半,同時他親自訓練了一支探險隊,前往西部探險,成為後來長達百年的開發西部熱的奠基人、開拓者;他是教育家,從一開始就清晰主張,為全民提供公立學校,讓所有的孩子都有受基礎教育的機會,他在晚年創辦了弗吉尼亞大學;他是建築學家、藝術家,他親手設計、繪圖和監工建築的房子蒙迪塞洛和弗吉尼亞大學建築群,是留給世界的物質遺產;在白宮時,他曾經把探險隊運回來的恐龍骨架,擺在白宮的大廳地板上當作裝飾。要說先鋒,要說藝術姿態,試問,誰能與這位總統並肩?又因為他嗜好讀書,閱讀量驚人,曾被人送了一個綽號叫「猛瑪象」,是說他讀書的胃口就像巨型猛瑪象一樣,晚年時,他一個人的藏書被國會圖書館買下,就已是蔚為大觀。

應許之地 蒙迪塞洛

而對筆者而言,如此豐富無法定義的托馬斯·傑弗遜,最令人感動的,便是他的一諾千金的誠懇、守信。

少年時的傑弗遜有一個極為要好的小夥伴,兩個人常常一起上山下河,附近有一座人跡罕至的小山,是兩人的祕密花園,坐在山頂上,放眼望去,原野河流,江山如畫。這兩個少年便彼此約定,如果他們中間有一個人先死了,另一個人就要他埋在這裡,埋在山頂上,依然可以和另一個人一同看風景。不幸的是,這句少年之間的稚氣玩笑話,卻是成了命運的預言。這個小夥伴剛剛成年就過世了,傑弗遜遵守當時和朋友的承諾,將朋友埋在了這座山上的山頂上,從1768年開始,他就在山頂上開始蓋房子,所有的設計圖紙都出自於他之手,這座房子一直到他從總統任上卸任後住回老家,才算正式完工。這座建築,也就是今天美國的必遊景點蒙迪塞洛(Monticello)。

傑弗遜的妻子瑪莎和他感情甚篤,瑪莎歌聲曼妙,藝術修養極好,身為主婦,她營造了一個溫馨、美好的家庭氛圍,常常在傑弗遜拉琴的時候,唱歌相和。十年婚姻裡夫妻倆生了六個孩子,最終只活下來兩個女兒。而1782年一年之內,傑弗遜失去了年幼兒子和心愛的妻子。瑪莎臨死前,許是擔憂女兒們會遇到不能善待她們的後母;許是深情難釋,對丈夫的萬般眷戀不捨——她要求傑弗遜答應她,從此不再續娶。傑弗遜答應了她。瑪莎過世後,終其一生,他沒有再娶。在美國歷史上,他或許是唯一一個履職八年卻沒有第一夫人相伴的總統。

獨立戰爭期間,立下過赫赫戰功的革命功臣本尼克特·阿諾德,在哈德遜河邊的至重軍事要塞西點,也就是今天的西點軍校所在地,背叛了革命,轉而投靠了英軍。阿諾德祕密策劃將華盛頓將軍出賣給英國人,結束這場戰爭。事情敗露,他逃命到紐約英軍總部,很快,領了一支軍隊殺向弗吉尼亞州,大開殺戒。英軍打出口號,要在華盛頓的家鄉,活捉弗州州長托馬斯·傑弗遜。來抓傑弗遜的英軍首領是令人談虎色變的戰爭狂人伯納斯特·塔爾頓,他在戰場上製造過駭人的大屠殺,有「血腥塔爾頓」之稱,也被稱為「屠夫」。「血腥塔爾頓」領著隊伍星夜啟程,打算天亮時到達蒙迪塞洛,活捉州長。

話說州長已先將家人送到安全地帶,這天早上自己在家裡和州議員們開會。得到鄉鄰快馬加鞭前來告知英軍來抓他的消息後,趕緊拿望遠鏡出門觀察。筆者讀到的與之相關的史料,有兩種全然相反的說法,一種是說,州長先生拿望遠鏡朝山下望去,四野靜謐,並無人跡,於是打算回家繼續開會,然而他的望遠鏡掉在了地上,他低頭撿起來,無意間抬頭,肉眼所及,山腰全是英軍;另一種說法則是,州長先生登高望遠,肉眼所及一無所見。而拿起望遠鏡朝遠方望一望,出現在鏡頭裡的是呈包圍圈的英軍正在上山。總之,州長先生終於證實了敵人真的來了,便回到房子裡遣散眾人,自己騎馬出門。

「血腥塔爾頓」在蒙迪塞洛逗留了片刻,這座房子裡有當時殖民地最大的私人圖書館和酒窖。塔爾頓在這典雅寧靜的氛圍裡,似乎暫時忘記了戰爭。他品嚐了傑弗遜私藏的葡萄酒後,便帶領隊伍離開,並沒有放火焚燒蒙迪塞洛,也沒有下令破壞,為美國和人類留下了這座無價之寶。今天的蒙迪塞洛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物質遺產,美國人心裡最重要的歷史古蹟之一,「一生中必須要去的地方」。◇#

<文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