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白」的藝術與人生(組圖)

文/孫書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無畫處皆成妙境

留白,也稱「餘玉」,是中國畫藝術表現手法,表面意思就是預留空白。留白並不是空無,而是無物勝有物,無畫處皆成妙境。

南宋馬遠的畫,一般只畫一角或半邊,其餘都是留白。《寒江獨釣圖》中,一漁翁垂釣於一葉小舟上,小舟載於煙波之上,整幅無一滴水,卻讓人感到滿幅水汽,方寸之畫竟有空遠浩渺之境。

在長幅的《華燈侍宴圖》上,馬遠將景色分三部分:三分之一寫實;三分之一朦朧虛景;三分之一完全留白。如果去掉留白,這幅畫的意境就沒有了。

山之巔或山腰處的「空白」,可以喻指空靈的浮雲或迷霧,山腳下的「空白」,可以喻指淼淼水域或無垠之塵壤。一幅畫面的不同「空白」,與不同實景相配,便可以產生不同的喻指。

宋 馬遠《華燈侍宴圖》,台北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中國畫中「留白」的處理,也會使畫面「氣韻生動」。畫中空白穿行於畫中空間,形成了「氣」,氣連屬、運轉畫中的空間,帶出一股迴旋而不隨意旁泄的動勢,使畫面仿佛有了「呼吸」一樣,這就是氣韻生動。

說中國畫是「散點透視」,其實還是用西方概念套中國畫,因為中國畫主要是寫意不寫形 ,沒有「透視」 的概念,也不是用「對角線」或「對角構圖」能概分析的,這是另一套審美系統了。

畫面右下或右下角這個位置,是人視線習慣的落點,在《易經》中被稱「亥」位,如果把中國方塊漢字看成一幅畫,其間的疏密流走,最末收筆處也常常是向右或右下,這是氣收局「呼應開合」之處。

李迪的《楓鷹雉雞圖》,踞於左上枝頭的鷹,俯窺右下方的一隻雉雞,急速逃竄向「亥」位而去。從左上至右下方,整幅畫用一個「氣勢」,造成了懸念,使畫面充滿張力。

南宋 李迪《楓鷹雉雞圖》(公有領域)

中國畫的「留白」,也體現了傳統文化宇宙觀,「白」是「無」、是「虛」,落到畫面上,便是「無中生有」的「虛景」,有無之間,虛實相生,如同太極八卦的陰陽黑白圖,世間萬物的生發變化與循環往復,都在其中了。

留白的人生

「留白」不僅是一種藝術表現,更是深植於中華傳統文化的智慧。

留白更像一種中庸之道,所謂「水滿則溢,月滿則虧」,所謂「花看半開,酒飲微醺」,這是古人認為的人生最好狀態。而「君子之交淡如水」,從某種角度上,也是為人處世的留白。

知人不必言盡,責人不必苛盡,才能不可傲盡,鋒芒不可露盡,有功不可邀盡,得寵不可恃盡,有理不必搶盡,富貴不必享盡,留三分餘地於人,留些後路於己,便是無聲的成全。人與人、人與事之間多一份留白,可進退自如,達圓融練達之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