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觸目驚心的經濟掠奪(5)

作者: 沁雲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新疆民豐縣氣象工程師於龍淵一家三口修煉法輪功,經營美麗的「農家樂莊園」,生意很火紅。警察四五十次上門抄家、綁架,騷擾顧客,搶奪了莊園。一家人落得無家可歸,沒有身分證不能打工,只得靠拾荒為生。

四川省廣漢市廣興鎮有名的中醫師趙福義,全家修煉法輪功。當地派出所全體警察在所長劉元高的帶領下,拿著棍棒衝進他的診所,把中藥全倒在大街上,八十多個中藥抽屜全部扔到河裡沖走,藥櫃、玻璃櫃、椅子全部砸爛,一警察還順手把抽屜裡的錢全揣進自己的腰包。

這樣的慘劇發生在許多法輪功學員身上,罄竹難書。

接上文:中共觸目驚心的經濟掠奪(4)

截斷生計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不但搶錢搶物,分贓拍賣、敲詐勒索,還全方位截斷法輪功學員的一切經濟來源,使農民失去田園,創業者失去資本,上班族失去工作,老人失去養老金等等。迫害手段有:

沒收土地、莊園、口糧田、果園、菜園、桃園、板栗園;賤賣水田、林地;霸占沿街房、門面房、拍賣門市房等;開除公職、軍籍,解除合同、解除聘用,免職撤職降級(職),剝奪就業、晉級、晉升職稱權利;扣發、停發工資、獎金,取消福利待遇,剝奪養老金(退休金)、住房公積金、醫療保險,取消低保;抹去工齡,不辦退休;吊銷營業執照,凍結公司帳戶,買斷工齡,強迫辭職、停業、破產、倒閉、超低價轉讓店鋪攤位等等。

3.1 毀壞田園生計

沒收土地 不讓耕種

在農村一些地區,中共人員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竟強行收繳法輪功學員承包二十年不變的土地,不許耕種,劃歸自己或轉給他人,從中牟利。

孫桂傑,黑龍江雙城市韓甸鎮長豐村法輪功學員,2000年5月,進京上訪被劫持到雙城看守所。大隊書記劉成江要她丈夫孝亞林拿2,000元「路費」,孝沒錢,劉就沒收孝亞林與孩子的6畝口糧田青苗,兩年不讓種地;同年7月,孫桂傑第二次進京上訪,被勒索1,200元。劉讓孝亞林拿2,000元,孝沒錢,他就6年不讓他種地,只給留2畝半地。

王慶民,黑龍江雙城市團結鄉宏升村法輪功學員,2001年2月,村上強行收去他的土地13畝,4年不許他家耕種。村支書劉長春說:「你煉法輪功就不許你種地,你願上哪告就上哪告去。」

莊園被掠奪 於龍淵一家被迫拾荒為生

新疆民豐縣氣象工程師於龍淵一家三口修煉法輪功,經營美麗的農家樂莊園,用法輪功「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好人,生意也越做越紅火。由於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警察不斷騷擾、監控,四五十次抄家、綁架,24小時在莊園的門口檢查、恐嚇要挾顧客、罰款,直到生意冷清。

惡人還停發他們的退休金,凍結房產土地證,並最終將莊園掠奪。一家人無家可歸,被迫浪跡天涯。由於沒有身分證又被通緝不能打工,只好靠拾荒為生。

田園被沒收 八旬老母親重病驚嚇致死

公維純,山東省蒙陰縣桃墟鎮法輪功學員,2000年1月,因參與聯合簽名向國際社會證實迫害真相,遭當地惡人瘋狂報復,多次被毒打昏死。

同年4月底,被砸門撬鎖抄家,搶走小麥1,000斤、花生油50斤、棉花兩箱、自行車、手推車等物,公維純被迫流離失所,其口糧田、菜園、桃園被惡人非法沒收。80歲的病重的老母親受驚嚇,被公維純的大哥、三弟接到內蒙,3個月後離世。

全家口糧地遭沒收 張體超被迫害致死

2001年秋收後,黑龍江延壽縣六團鄉太安村張體超因不放棄法輪功修煉,被搶走黃豆18袋、玉米8袋、小豆4袋。

中共惡人還將張按在地上下跪,打嘴巴子無數,再劫持到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3年。先天痴呆的妻子和三個未成年的孩子(女兒13歲,兩個男孩分別11歲、7歲)只能吃發霉的碎米和靠鄰居接濟過活。

惡人不但搶走張體超家一年的勞動果實,還沒收張體超全家的口糧地,截斷全家人的生路。張體超在勞教所受盡酷刑折磨,出獄不久又遭綁架、誣判,於2010年1月22日晚,被大慶監獄迫害致死。

因貪求2,000元而舉報張體超的安恕屯村民劉益眾,當年身患各種疾病,兩眼失明。家人都不管他,村民們也都不理他。

承包田被賣掉 錢被搶走 鄧麗娟家破人亡

2002年3月,吉林省榆樹市青山鄉三興村法輪功學員鄭福祥、鄧麗娟夫婦分別被非法勞教3年、1年,鄭福祥被朝陽溝勞教所迫害得奄奄一息,到家第二天(2004年4月4日)含冤離世,滿身傷痕。

家裡的承包田被派出所、村書記賣掉,錢揣進他們自己的腰包。沒有生活來源,孩子上不了學,鄧麗娟領著兒子流離失所,靠打工的微薄收入餬口度日,居無定所。更不幸的是,兒子在一次車禍中死亡。

被迫賤賣水田林地等 損失至少五十多萬

張廣利,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父親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致死,本人也多次遭綁架關押、在獄中遭非人折磨。

原本富裕的家庭被迫害得支離破碎。為了生存,被迫低價賣掉了唯一能養家餬口的兩垧多水田地,只賣了10萬元;五畝多林地也被迫廉價賣掉,當時直徑30釐米以上的樹,5元一根就賣了,家中的手扶車、摩托車等價值一萬多的農機具1,500元就賣了,六千多斤稻子、1,000斤玉米等全部家當都變賣了,直接經濟損失至少五十多萬元。

遭迫害 果園板栗園被瓜分

山東蒙陰縣舊寨鄉楊家林子村法輪功學員楊玉東多次遭劫持、毒打,被訛詐數萬元,被非法關押期間,家人不會管理,果樹死了很多。

面臨再次被綁架時,楊玉東被迫流離失所。惡人侵占其果園20餘畝,果樹六千多棵,二十一畝多地,板栗園四十六畝多,並誣蔑他家欠村裡四千餘元。地被瓜分,錢被搶走。楊玉東的兒子兒媳被迫到縣城賣水果為生。

3.2 剝奪創業經商權利

據明慧網信息所作的不完全統計,除農村法輪功學員被掠奪賴以生存的土地、田園外,法輪功學員遭中共截斷生計迫害的行業還有:

快餐店、飯店、酒店、麵館、餐館、水餃店、冰淇淋店、小食店、食雜店、熟食店、食醋加工行業、超市、茶行、電器店(蘇泊爾生活館)、電腦維修部、家電維修部、商店、商場、玻璃店、鋼筋鐵皮小店、飼料店、雜品店、個體小百貨、小賣部、文教用品商店、文具店、複印店、轉租店面、農機門市、設計室、服裝店、布藝店、家紡店、縫紉店、婚紗店、理髮店、美容連鎖店、化妝品商店、衛生所、門診部、中醫診所、藥店、工廠(藥廠、海綿泡沫廠、木器廠、冷麵廠、滬式食品糕點廠等)、養殖場、養雞場、魚塘、電腦公司、裝修公司、建材公司、中介公司、某實業公司、某批發生意、布匹生意、藥材生意、學校、幼兒園等。

門市被掠奪拍賣 家財被搶光

2000年7月20日,河南省偃師市緱氏鎮法輪功學員李苗能和丈夫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期間,原緱氏鎮政法委書記致躍賓、黨委副書記李現國等,夥同原扒頭村支書李金堂帶人將她家農機門市上價值十幾萬元財產搶走、拍賣,五個門面房非法出租。家裡的現金、貴重物品被搶光。

中醫店被砸毀 吊銷營業執照

四川省廣漢市廣興鎮有名的中醫師趙福義,全家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2000年7月1日一大早,廣興鎮派出所全體警察在所長劉元高的帶領下,拿著棍棒衝進趙福義開的診所,一通亂砸,把中藥全倒在大街上,八十多個中藥抽屜全部扔到河裡沖走,藥櫃、玻璃櫃、椅子全部砸爛,一警察還順手把抽屜裡的錢全揣進自己的腰包。

隨後繼續砸隔壁法輪功學員開的小食店。當天共砸了四家法輪功學員開的店鋪。群眾驚呼:這哪是警察啊,簡直就是土匪。劉元高還到衛生局打招呼,吊銷趙福義的中醫執照,令全家失去了主要的經濟來源。趙福義的小女兒也因修煉法輪功、揭露迫害被非法勞教,開除公職。全家靠兩個女兒打零工、做點小生意維持生活。

搬走公司全部財產 直接經濟損失上千萬元

2002年9月,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國保以余加清、朱均秀夫婦修煉法輪功為由查封、毀掉了余加清經營的兩家工廠和一個建材公司,燒毀公司開業以來,近十年的財務核算帳本、報表、憑證、企業管理資料、各種印章、稅務登記證、營業執照、270萬元的應收款依據,搬走公司總價值二百多萬元的現金、貨物、全部財物、辦公設備和兩部轎車等全部財產,兩個下屬工廠垮掉,幾個鋪面關閉,正在施工的大型工程中斷,所有經濟合同不能履行,造成上千萬元的經濟損失,余加清十多年苦心經營的血汗毀於一旦。

同時還給有關聯、有業務往來的其它公司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近百人一夜之間失去工作,不得不另謀生路。同時搶走夫婦倆家中二十餘萬元的存摺、銀行卡、現金和貴重物品。

2005年11月8日,朱均秀向金牛分局索要2002年9月被非法抄走的二十餘萬元和一輛新車等財物遭綁架,於2006年3月16日,被成都金牛區法院非法判刑8年。金牛區檢院公訴科的秦科長說:「本來都沒的事,不想整她了,哼,還敢來要錢……」

賴以養家的麵館被停業

陳鳳均女士,四川遂寧市法輪功學員,於2015年9月16日與丈夫易輝遭遂寧市經濟技術開發分局國保大隊、富源路派出所、機場小區委員會十幾個人綁架。電腦、照相機及很多私人物品被洗劫,8萬元(6萬是借的)裝修費被掠奪。

2016年4月14日,陳鳳均被誣判3年,罰款5,000元;第二天,一個所謂的市長領著十幾個人,徑直闖進她家的麵館「快樂麵莊」,以「衛生檢查不合格」為由封了小麵館,不讓其營業,至此斷了陳鳳均一家的生路。陳鳳均被劫持入獄。

全方位「經濟截斷」 子女遭株連

徐開華女士,重慶市法輪功學員,重慶開州區白鶴發電廠電氣車間通訊班技術骨幹,2002年9月18日,被非法開除公職,解除勞動合同,取消福利。

2016年5月16日,徐女士第三次被綁架關押,被扣發全部退休工資。她父親資助外孫完成大學學業的數萬元也被開州區警察強行凍結。後在親友鼎力相助下,她兒子何長建才上完大學,畢業後在深圳某公司打工,受到公司領導器重,決定提拔為公司副經理。

開州區國保獲悉後,為了達到迫害徐開華、搞垮她家經濟的目的,支隊長高立均(音)立即給該公司去函,要求解除其勞動合同。為了該公司利益,何長建被迫離開該單位,到別處另謀生路。

一百多萬元的商店被迫關閉 劉文忠被迫害致死

劉文忠,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法輪功學員,「好消息」商店老闆,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屢遭迫害、勒索錢財。2001年10月28日晚,再次被松山區國安大隊和派出所警察砸破門窗綁架,價值一百多萬元的商店被迫關閉,二十多名員工失去了工作,經濟損失達八十多萬元。

劉文忠被非法勞教3年,期間被警察多次勒索錢財共計四萬多元。回家後又遭洗腦班迫害及特務祕密監控,於2006年7月9日被迫害離世。

被開除公職 沒收證件 翟女士無法從醫

翟金萍,女,山東泰安市法輪功學員,泰山療養院醫生。2001年2月6日,被泰山療養院無理開除公職,沒收醫師資格證、執業醫師資格證、房產證,使她無法從事醫療工作,累計經濟損失幾十萬元。

為維持生計,她當過保姆、做過鐘點工、家教、發廣告、串糖葫蘆、生豆芽、擺地攤,晚上9點以後去酒店洗地毯,在超市、醫院做保潔工等,歷盡艱辛。

小賣店物品被洗劫拍賣 仲宏喜含冤離世

仲宏喜,原遼寧鐵法市人,全家修煉法輪功並深深受益。1999年,他進京上訪遭非法勞教後,被當地公安驅逐,搬到撫順市戈布新村。

2001年底,夫婦倆被非法關進教養院,小賣店物品被搶光,部分被拍賣,錢被搶得一分不剩,門上封條。

仲宏喜被吳家堡教養院折磨得奄奄一息,家裡無錢醫治。2003年4月12日,仲宏喜回家18天後含冤離世,年僅48歲。

茶行兩次遭受損失 經濟損失總計八千萬至一億元

黃福堂,山東淄博市法輪功學員,2002年7月被非法勞教3年,房屋拆遷因他不在家而遭損失,木頭、鐵窗、鐵門、院中樹等被拉走。

2009年6月6日,他再次遭綁架。他經營的「新宇茶行」遭受很大損失。

2016年3月,他遭賈莊派出所警察毆打成重傷、綁架,「新宇茶行」再次被搶劫、砸壞器具,防盜門被砸壞,損失茶葉3.9萬,煎餅1,600元,各種糧油土特產4.8萬元,年收入10萬元。

他的父親、兄弟因他被迫害而傷心得病去世,妻兒遭受極大的精神創傷。十多年來他的養老金停漲、工資停發,總共經濟損失8,000萬到1億元。

更多事實:

◎ 王漢生,男,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武漢市深深集團董事長,2000年1月6日,和妻子徐祥蘭遭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庭審,分別被非法判刑6年、8年。私人企業「深深集團」的所有財產被非法沒收。

◎ 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法輪功學員宮亮的婚紗店裡所有貨幣、財物全部被搶光。

◎ 江西宜春市上高縣法輪功學員羅時良、吳金英夫婦耗資購買、精心經營的幾家店鋪被強行超低價轉讓。2016年,大女兒預備在南昌市拓展美容連鎖店,因父母被綁架,她四處奔波、無心打理業務,十多萬的投資全部打了水漂。

◎ 2011年11月初,哈爾濱市松北區公安分局警察將法輪功學員王忠義一家四口綁架,搶走女兒王巍及其丈夫王海峰私人診所的合法財產的八個存摺,合計七十多萬元,同時搶走診所的三台電腦和二台照相機等物品。

◎ 甘肅省蘭州市陳德光一家四口修煉法輪功,2000年5月至8月,為謀生在城關區渭源路開了家熟食店,因屢遭騷擾,被迫將攤位轉讓。

◎ 2019年5月24日,四川成都邛崍市法輪功學員楊玉瓊被綁架、遭非法抄家;26日,複印店被非法查封;6月10日,遭第二次非法抄家,被搶走5萬元現金和8,000元美鈔,沒給任何清單。

◎ 楊建坡,河北省廊坊市法輪功學員,多次遭非法抄家,被抄走現金和物品合計八萬多元,其中二萬多元是大家給孩子湊的學費。

2004年2月20日,被警察搶走現金、做快餐店生意的貨物三萬多元及電腦、五台打印機等,無任何法律手續,導致餐館被迫停業,又造成上萬元損失。

◎ 侯曼雲女士,河北省保定市淶源縣法輪功學員,2007年7月16日晚,被淶源縣、保定市公安6人綁架,辛苦經營27年的電器維修店被洗劫一空,機器、設備、小家電、電子元器件、耗材、修理工具、吊燈等,數量品種難以統計。成本價值四萬多元的東西被公安拉走了兩車。

◎ 杜子國,湖北省仙桃市法輪功學員,2008年6月6日,在大學同學開辦的樹脂廠工作時被綁架,被搶走法輪功書籍資料、銀行卡、辦公設備等以及公司公章、支票、匯票、兩個存摺四萬多元、信用卡。公司被迫停產,工人失業。杜子國後被黃梅縣法院枉判8年重刑。

◎ 程貴芳女士,山西省陽泉市法輪功學員,在陽泉北大街平北集貿市場開「巧媳婦縫紉店」為生。便衣多次恐嚇、騷擾,稱不上公安一網通,就不讓她開店。程拒絕配合,告訴他們她有營業執照,為了生活合法開店,店名還是集貿市場的負責人看她幹活精幹、待人平和給取的。

3.3 家業(家庭生計)因迫害而荒廢

經濟損失三百多萬元 丈夫婆婆含冤離世

四川省瀘州市法輪功學員萬長富、徐利書夫婦批發生意紅火,租有五個攤位和兩間四十平米左右的倉庫,倉庫的走廊上都堆滿了貨物。

2000年,夫婦同時身陷囹圄,生意無人經營,七八十萬的百貨及剛購進的近十萬元的新貨成為廢品,外邊欠款也無法收回,經濟損失慘重,家庭從此陷入貧窮困境。

丈夫被非法拘禁洗腦班迫害4個月,又被敲詐8,000元。2001年12月「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脅迫土產站解除與萬長富的勞動合同,變相開除。從此他們家又失去了固定的生活來源。

長期紅色恐怖壓力下,萬長富不幸英年早逝,他的母親悲痛欲絕,癱瘓在床。徐利書只得在家中侍奉婆婆,無法打工,靠婆婆的一千多元養老金勉強度日,還得攢錢給婆婆買藥。4年後婆婆也悲傷離世。十多年的迫害,給他們家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不下300萬元。

公司被劫 三千多萬元生產線被迫擱淺

法輪功學員陳松,湖北黃岡遠東公司主管、技術骨幹,2014年3月6日,遭近二十人到單位綁架並擅自闖入住所非法抄家。筆記本、電腦等私人物品及銀行卡、現金,價值共約一萬三千多元被搶。來人還搶走遠東公司的各種珍貴資料、憑證、票據,還打算把陳松的私人車開走,被同事制止才作罷。

東西抄完後,「610」把搶來的財物當眾「慰勞」幫凶警察。遠東公司投資三千多萬的生產線因陳松被抓、兩同事被迫離崗,而不得不暫時擱淺。被警察搶走的資料中還有不少是公司的重要文件,項目的停擺也造成了很多工人失業。

知名商人丟棄全部貨物 被迫攜妻女流離失所

劉明康,內蒙古莫力達瓦旗(簡稱莫旗)法輪功學員,著名商人。2003年10月29日,因參與黑龍江訥河市電視插播天安門自焚真相事件,遭訥河市「610」人員綁架、非法抄家,被訥河市「610」勒索8萬元放回。

之後,莫旗「610」和國保大隊欲再次構陷他,劉明康無奈棄商,將名人商場幾十萬元的貨物全部丟棄,攜妻女流離失所,經濟損失達四十多萬元。

莫旗「610」警察苗玉久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殘忍,惡行累累,於2008年左右,疾病纏身,呈痴呆症狀(帕金森),後精神失常。約2016年時精神病發作,連砍六刀,將其兒子砍傷 。苗玉久後被家人送往精神病院治療,不久身亡,終年約五十五歲。

冤獄7年 中醫發明專利失去轉讓機會

內蒙古通遼市法輪功學員周金鵬,身陷囹圄7年,2014年,又被非法判刑4年半。其一項中醫發明專利,轉讓費最少67萬元,最高330萬元,都因人在獄中,轉讓協議多次落空,錯過多次機會。周金鵬直接工資收入損失二十多萬,其他經濟來源損失最少十萬元,總計直接與間接損失最少一百多萬元。

從監獄回來,周金鵬連外套都沒有,只穿著襯衣襯褲,闊別10年的家因他屢遭迫害,已一貧如洗。兒子無錢交學費,無錢買校服,其萬千苦痛難以言表。

養殖場成廢墟 郝平家破人亡

郝平一家曾是當地公認的幸福之家,經營養殖業。2002年2月,夫婦倆遭紅山區國安大隊警察包圍、綁架。家中貴重物品、有關私人需保密的項目以及存摺被洗劫一空,多年心血成泡影。

郝平被冤判7年,郝平丈夫被誣判5年。他們贍養了8年的老人王占久承受不住,含恨離世;扶養照顧了13年的弱智哥哥孤苦無依;十四歲的孩子被嚇得癡傻,顛沛流離。

郝平夫婦用辛勤的汗水經營的養殖場也成為廢墟,八十多頭豬,幾十條狗不翼而飛,不知去向。只因夫婦倆信仰「真、善、忍」,就被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公安分局迫害得家破人亡。

(待續)

資料來源:明慧網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