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大學退休教授被查 方方出面反擊極左小粉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作家方方因撰寫60篇武漢「封城日記」,記述城內現狀,引來中共極左小粉紅們的文革式批鬥。更有兩名大學退休教授,因力挺方方被調查。近日,已停筆封城日記的方方,再次站出來發文與極左五毛展開攻防。

繼湖北大學教授梁艷萍因力挺方方被校方調查後,海南大學人文傳播院退休教授、詩人王小妮也因支持方方,被舉報發表不當言論,於4月30日遭校方成立專項工作組核查。

除兩名教授之外,湖北大學文學院院長劉川鄂、華中師範大學文學院副院長譚邦和等人,也因力挺方方,被極左小粉紅們進行大批鬥

對於這輪文革式的圍剿,還累及友人,方方在4月30日轉發題為「誰來認定所謂的不當言論?」的文章,批評以所謂的不當言論來專門審查高校教授是大學的恥辱,但文章旋即被舉報,並遭微信下架。

武漢出現威脅方方的大字報(圖片來源:微博)

隨後,方方又在微博等社交媒體發文與極左小粉紅們展開攻防,包括反擊前立委邱毅。

方方說:「那些攻擊我的人以團夥方式,在網上『人肉』支援過我的一些朋友,對他們發起圍剿。所以,我想,還是由我自己來面對吧。」

她表示,引發這一系列事件的唯一原因,都因這本「封城日記」而起,所以盡可能的耐心再次說明各種質疑,也為人生作一份備忘錄。

方方首先回應,有關於「封城日記」的出版被指是美國出版社約稿,甚至台灣前立委邱毅稱,約稿的出版社是與美國中情局關係密切等質疑。

方方重申當日與收穫雜誌主編程永新在1月25日的通話記錄,說明是收穫提出找她寫個「封城記」,所以,它沒有必要像日記一樣「放在抽屜裡」。但邱毅卻在她清楚說明後,仍指是「語焉不詳」。她批評邱「栽贓構陷,足見此人之人品」。

對於她連載紀實內容的質疑,方方表示,自己採訪過不同的親歷者,一如記者藉網絡採訪她一樣,不能因為沒有親身見過方方,而說採訪造假,「這應該是個常識問題」。

方方並依照攻擊她的極左五毛的邏輯來反問:「你們並沒有到我家查看,又是怎麼知道我足不出戶?或者怎麼知道我道聽途說?」

她還慶幸未在日記提及「醫生朋友」的個人資訊,否則如缺乏警惕,他們全都會被連累。

一本日記為何引起軒然大波。(合成圖片)

方方表示,日記編輯成冊在前言中向4位醫師致謝,他們都是微信圈裡的友人,有了他們對疫情深入的介紹和專業知識的講解,自己的封城紀錄更加豐富。

她說,這4人來自武漢的3家大醫院,都在一線工作,不僅是專家,有的還是負責人,擔心會給他們的工作造成困擾,所以全部以「醫生朋友」替代,幸虧當初有所警惕,不然,他們全都會被連累,「現今想來,真是有萬幸之感」。

方方還提及,中新社副總編、武大校友夏春平來採訪時,給她20個N95口罩,見獵心喜的極左五毛狠批她特權並到處洗板,連累夏春平也被舉報肉搜,方方說,「真正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她說,夏春平好意相贈的口罩她一半分給了同事,其他朋友也有口罩相贈,隨即轉手給了工作單位裡的司機,因他們常在外頭跑更需要防護。「這樣的特權是不是有點可笑?何況我還分給了他人」。

方方表示:「我也是受困居民,20個口罩算是校友對我的援助如何?援助給我的口罩,我也援助給了更需要的人。災難期間,大家同舟共濟,這種相互援助,跟『特權』毫無關係。」

方方還回憶起逾半個世紀前的文化大革命。她感嘆:「50多年過去了,我們以為歷史已經走遠,不料我們仍在歷史之中。學生舉報老師、大字報、掛牌子、扣帽子……全都回來了。」

她批評左派中一些人墮落為極左,再墮落為網絡流氓,現在又成為一場新運動的急先鋒。那個最早因私利而把整個左派拖到溝裡去的人是不是如願了?

方方也曾在3月25日武漢「封城日記」的完結篇痛批極左五毛:「極左就是中國禍國殃民式的存在!他們是改革開放最大的阻力!如果聽由這股極左勢力橫行,放縱這種病毒感染全社會,改革必定失敗,中國沒有未來。」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