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要求中共承擔其對世界的傷害

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撰文/葉文慧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縱使中共不斷地利用各種宣傳工具,拒絕承認他們是造成「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的禍首,然而無庸置疑的,病毒源起於中國。

準確地說,病毒來自中國武漢市。

而且全世界都非常準確地知道,中共(CCP)北京當局從知道武漢疫情爆發到實施旅遊限制,中間有將近二個月的時間,中共撒謊、否認疫情,放任染疫的市民到歐洲、北美與其它各地旅遊。

簡言之,中共蓄意讓全世界感染「中共病毒」,即新型冠狀病毒。如此一來就算不能摧毀全球經濟,也能徹底阻礙全球經濟的正常運作。數百萬的公司與小型企業都已經關閉。全球數億人民已經失去工作,或將要失去工作,無以為生。

如果不了解情況的人,還以為中共政權已經向西方國家宣戰,尤其是對美國宣戰。就目前而言,幾乎沒有任何其它的軍事行動能像「中共病毒」這樣,僅僅數週內就造成如此廣泛且持久的損害。

而且沒有用到一槍一彈就造成巨大損失。

北京當局冒大風險 以病毒為武器

究竟病毒從何而來?

它們真的來自武漢的海鮮市場嗎?

雖然病毒真正的來源目前尚無確實的答案,不過這是次要的事情了。(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中共現在要審查所有探索病毒來源的研究項目。)然而,不論「中共病毒」最初是如何形成的,很顯然的,北京當局是利用這個病毒作為武器。

不過為何中共領導階層要這麼做呢?

中共讓病毒擴散到全世界是否還有其它的原因?難道他們不知道,一旦全世界都感染病毒,中國的經濟也會崩塌嗎?

他們當然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其實早在2019年年底病毒出現之前,中國的經濟就已經開始崩塌,這已經是公開的祕密。為了保護公平競爭,川普總統實施加徵關稅措施,因而消除了中國奴役勞工(slave labor)、鉅額企業補貼與強制技術轉移等競爭優勢,使得中國效能極低的製造流程被摧毀了。

事實上,甚至在更早之前,西方的企業都已經陸續離開中國。我在2012年撰寫《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時,中國這種「食人族資本主義」(cannibal capitalism)經濟模式就已經完全無法維持了。當時我預測,中國將在五至七年之內面臨最危急的情況,同時中共會為了自救而顛覆整個世界,使全球經濟陷入大蕭條。

當前的情況便印證了我的預測。

中國讓全球經濟陷入危機,只是因為他們自己的發展模式完全無法維持下去了。

中共須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們不能輕忽地認為,中國只是單純的策略競爭者,甚或只是立場不同的對立者。我們應該面對殘酷的現實,看清中共的真實面目。中共是邪惡的、毀滅性的與非人道的政權,對文明世界帶來致命的危脅。

因此全體文明世界的人民必須要求中共政權為它的行為負起責任。

現在就算聯合國公開譴責中共或採取任何外交手段都已經無濟於事。我們必須使用更嚴厲的方式。說到底,中國的現代化發展是從西方國家引進的,而今西方世界必須讓中共為它對全世界所造成的損失付出代價。

中共是直接的禍首,它摧毀了北美、歐洲與亞洲的經濟,同時帶給數十億人民痛苦與災難。數百萬人已經失去工作、儲蓄,而且很可能即將失去他們的家。說白一點,我們已經瀕臨全球經濟蕭條。

中共做了這麼多損害全世界的事,絕不能讓他們從中得利,也不能讓他們把責任推卸給別人。相反的,中共摧毀了我們原本所擁有的世界,它必須為此付出代價,身為國際社會的一分子,我們有責任迫使中共承擔責任。

無論如何必須讓中共承擔責任。

有些人如共和黨眾議員吉姆·班克斯(Rep. Jim Banks)與共和黨聯邦參議員瑪莎·麥可莎莉(Sen. Martha McSally)已經向川普總統建議,應該迫使中國免除他們持有的1.1兆美國國庫債券(U.S. Treasury bills)。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是中共造成的損失遠遠超過1.1兆美元。

此外還有一個方法便是立即扣押中共的境外資產。全球各地所有的資產全部扣押,包括中共恣意散播病毒的地方,從溫哥華到曼哈頓,從舊金山到波士頓、倫敦、巴黎、米蘭與羅馬、東京等地。甚至要扣押中共黨員的個人資產,所有黨員的境外銀行帳戶與券商帳戶(brokerage accounts)都必須凍結。

而且必須拒絕中共黨員進入所有資本市場,扣押他們在海外的住宅與投資物業,扣押他們持有的股票與債券。所有中共在海外的商業利益與其它任何在中國以外的投資都應該被視為違法,由地主國扣押這些投資利益。

任何維持當前北京殺戮政權的支援都應該停止,包括每一筆科技協定、貿易協定以及每一批糧食、原物料與知識產權(IP)等。由於中共造成的禍端,我們現在得花費數兆美元來維繫美國與歐洲的經濟,所以這又有什麼關係呢?

任何中共可能獲取利益、收益、優勢的來源,以及獲取資源的政治途徑都應該予以撤除。所有與中國大陸有牽連的人都必須撤銷其學術職位(academic appointments)、科研協調工作,也不能參與任何製造和實驗研究相關的工作。只有當中共失去政權時,才能商討歸還資產之事宜。

從中共目前的處境來看,很顯然他們在國際社會已無立足之地。北京當權的這群流氓惡棍認為,他們藉由散播病毒便能毀滅西方世界。現在是時候應該剝奪中共的財政資源與國際收入來源。就讓他們把那些「強迫奴工」製造的產品賣給哈薩克(Kazakhstan)、伊朗(Iran)和桑給巴爾(Zanzibar),看看他們能做得多好。

這些事情必須儘快推進。屆時讓中共領導層面對他們自己的人民。

作者簡介:

詹姆斯·戈裡(James Gorrie)是南加州的一名作家與演講者,同時也是《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Must Pay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