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華爾街向中共輸血背後(1)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高聞(James Gorman),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首席執行官,已知感染中共病毒的華爾街最高級別高管。據報導,已經痊癒。

布羅德本特(Peg Broadbent),知名投資銀行美國富瑞金融集團的首席財務官,3月不幸去世,是首位染疫不治的華爾街高管。布羅德本特曾在摩根士丹利工作了16年,擔任固定收益、股票和投資銀行的機構控制人主管。

比爾‧派克(Bill Pike),摩根大通前資深高管,不幸染疫,3月21日離世。

《華爾街日報》4月7日報導,摩根大通總部五樓有約20名員工的病毒檢測呈陽性,另有65人因此被隔離;許多買賣股票和負責向客戶推銷交易策略的交易員都在五樓上班。

至4月30日,中共病毒全美確診人數逾100萬,死亡人數逾6萬;紐約州全美最為嚴重,確診人數逾30萬,死亡人數逾2萬3千人。其中,不乏華爾街高管。

紐約是世界金融和商業中心。大紀元在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其擴散趨勢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大疫之下,紐約華爾街與中共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尤其引發外界關注。

里根總統經策師:華爾街向中共輸血約3萬億美元

從美國資本市場融資,是中共賴以生存的主要渠道。

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經濟金融戰略的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估計,中共從美國資本市場可能拿走了約3萬億美元的資金。

2019年11月14日,他在參加「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舉行的新聞會上時表示,「一個估計是,中共可能從美國股票市場拿走1.9萬億美元,債券(市場)可能拿走1萬億美元。」

中共的這種做法,類似於「空手套白狼」。羅賓遜說,這些錢都是「美國人自己的錢」。

中共官媒人民網報導,數據顯示,僅2011年一年之內,截至2011年11月,中國企業海外上市IPO(公開募股)融資案例為71起,融資金額140.12億美元,相當於2010年全年總量的47.97%、27.62%。

多年來,紐約華爾街的主要投行,扮演了為中共在海外融資的關鍵角色,比如做股票主承銷商、保薦人、財務金融顧問等等,為中共輸血續命。

摩根士丹利:為中共客戶融資逾3200億美元

以摩根士丹利為例。摩根士丹利網站介紹,摩根士丹利「深耕」中國25年,為中國客戶在全球股票資本市場獲得融資總額,超過3200億美元。

紐約市摩根士丹利總部大樓。(Mario Tama / Getty Images)
(摩根士丹利網站截圖)

1994年,摩根士丹利分別在中國上海和北京設立代表處。主要從事投資銀行業務,包括企業融資和協助客戶通過發行股票及債券籌集資金、併購諮詢及房地產投資服務;股票研究及私募股本投資。

1995年8月,摩根士丹利入股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簡稱中金公司)。中國建設銀行和摩根士丹利是主要股東,其中,摩根士丹利持34.3%的權益。中金主要為大陸大型國企提供海內外融資上市服務,外界稱其在此方面具壟斷優勢。

摩根士丹利和中金,曾共同參與多個大型中企上市項目,以下僅舉數例:

1997年10月,中國電信(香港)首次公開募股(IPO),同時在香港和紐約上市,籌資42億美元;

2000年6月,中國聯通IPO,同時在紐約和香港上市,籌資56.5億美元;

2000年10月,中石化全球IPO,同時在紐約、倫敦和香港三地掛牌上市,籌資34.6億美元;

2001年12月,中國鋁業股份有限公司IPO,同時在紐約和香港掛牌上市,籌資4.86億美元;

2002年11月,中國電信IPO,同時在香港和紐約兩地上市,籌資15.2億美元。

摩根士丹利不是個例。華爾街的投行,協助中共大型央企、國企進行重組和IPO的現象非常普遍。

著名華爾街投行紛助中企海外上市

紐約證券交易所的高盛展位。(Chris Hondros / Getty Images)

高盛幫助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以下僅舉數例:

1997年,中國移動通信於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40億美元;

2000年3月,中國石油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29億美元;

2002年7月,中國銀行(香港)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26.7億美元;

2004年,平安保險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18.4億美元;

同年,中興通訊香港首次公開招股發售,籌資4億美元,這是第一家在香港上市的A股公司;

2005年,交通銀行海外上市項目,籌資22億美元,成為第一個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國有銀行;

2005年,中國石油於後續股票發售,籌資27億美元;

2006年,高盛還成功完成了中海油價值19.8億美元快速建檔發行項目以及中國銀行111.9億美元H股首次公開上市項目;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上市公開募股(IPO),募資217.67億美元。

在債務融資方面,高盛在中國牽頭經辦了四十多項大型的債務發售交易。

高盛多次在中共的大型全球債務發售交易中擔任顧問及主承銷商,分別於1998年、2001年、2003年和2004年10月完成了10億美元以上的大型交易。

華爾街在上世紀90年代起就與江澤民家族有密切關係。這種關係在資本市場上仍若隱若現。

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Alvin Jiang),於2009年美國哈佛畢業就加入美國投資銀行高盛,供職於美國高盛香港的直接投資部門PIA(Principal Investment Area)。

1997年的中移動,被認為是江澤民家族的地盤;2000年時,中石油是周永康家族的地盤;中海油一直是曾慶紅家族的地盤。

摩根大通參與了廣深鐵路、中石油、中國鋁業、中國電信、阿里巴巴等等一眾中企海外上市募資行動。

這些華爾街大佬在幫助中企募得數億、數十億、百億、千億美元資金的同時,自己也賺得盆滿缽滿。

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上市公開募股(IPO),募資217.67億美元,高盛、摩根史丹利、摩根大通、花旗等6家投行為其股票主承銷商。

阿里巴巴在提交給美國證券監管機構的文件中稱,為其上市承銷股票的銀行共將獲得3.004億美元佣金。

也有業內人士估計,華爾街投行擔任中企海外上市IPO(公開募股)的佣金,可能高達3%。

中企上市 醜聞頻傳 美證監會警告

2019年5月17日,中企瑞幸咖啡,宣布登陸納斯達克。首次公開發行募資規模達6.95億美元,市值達42.5億美元,成為當年在納斯達克IPO融資規模最大的亞洲公司。

2020年2月1日凌晨,國際知名機構渾水公司發表了瑞幸咖啡的做空報告。長達89頁的報告直指瑞幸咖啡正在捏造公司財務和運營數據。

2020年4月2日晚間,瑞幸咖啡突然發布公告自曝財務造假,並指首席運營官(COO)劉劍和部分員工偽造業績22億元。公告發布後,瑞幸咖啡股價開盤暴跌逾80%,隨後觸發了6次熔斷。

瑞士信貸、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和海通國際,作為瑞幸咖啡首次公開募股的聯席主承銷商,預計將面臨高額罰款。

高盛2020年4月6日發布報告稱,瑞幸咖啡董事長陸正耀旗下的家族基金Haode Investment因為股票質押貸款發生違約,涉及的股權質押貸款金額高達5.18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導,高盛稱,多家貸款機構正設法出售作為這筆貸款抵押品的7,630萬份瑞幸咖啡美國存託股票(ADS)。

2020年4月22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提醒投資者近期在調整倉位時,不要將資金投入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股票。

克萊頓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之所以警告投資者是因為大陸在美國上市的公司信息披露不透明。

有評論認為,這應該是在美國上市的中資公司瑞幸咖啡財務造假後的連鎖反應。

美法律存重大漏洞 專家:或需總統運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

川普政府對華鷹派討論收緊中國公司在美上市規定的可能性,已經很長時間了。

2019年11月14日,里根總統經策師羅賓遜參加「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舉行的新聞會上說,「中共已經進入我們(美國)的股票和證券市場,從我們的經濟(體系)中抽取了數萬億美元資金到他們的經濟體系中。」「這已經在沒有審查、沒有違反美國證券法的情況下,發生了。」

美國前總統里根的經濟金融戰略設計師羅賓遜(Roger Robinson)。(李辰/大紀元)

羅賓遜說,「這個,現在就要停止,被規範和提出申訴。否則,這對美國的後果是毀滅性的。」

他認為,這是美國法律系統的漏洞。「這裡存在認知失調。」「基本上,沒有任何法律禁止美國人對受到我們制裁的(中國)公司、在商務部實體名單上的公司,進行投資。因此,這是一個重大漏洞。這確實需要立法。」

「我可以告訴你們,如果我們解決了錢(中共融資)的問題,那麼你們會驚奇地發現,我們的國家安全挑戰就會遠遠更加容易於管理。」

CPDC表示,在美國資本市場融資的中國公司中,不少不僅威脅美國國家安全,而且侵犯人權和宗教自由。

羅賓遜說,如果這個「放任中共」的政策繼續放任下去,「我們就完了」。

「這是一個非常快的修剪(a very fast clip)……我們必須把宗教(自由)問題加入進來。」

「我們可能要運用到總統的《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案》。」

(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