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走出疫情危機與全國隔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給美國人帶來了希望:美國有可能衝出疫情並儘快「重新開放」,他的做法是完全正確的。

即使這可能不會很快就實現,但如果沒有一些希望,美國社會和美國人的生活將會以悲劇和危險的方式開始損耗和瓦解。

這就是為什麼總統有理由提供這種希望。

迄今為止,還沒有針對「中共病毒」的完全治癒的方法,這種病毒很可能源自中共在武漢的四級生物實驗室。

目前醫院對嚴重感染病例的治療僅限於試圖緩解症狀和使用呼吸機,直到病人自己康復。如果得不到治癒,一些最嚴重的病例會死亡,即使是在有呼吸機的情況下ーー而且目前呼吸機還存在短缺。

然而,世界各地的醫生都正在測試和使用極具前景的藥物,如氯喹(Chloroquine)、瑞德西韋(Remdesivir)和羥化氯喹(Hydroxychloroquine),以及康復病人的血漿等。結果看起來是成功的。你已經可以稱他們為「解藥」。

因此,現在是時候讓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的所長安東尼•福奇博士和其他醫學權威廣泛宣布這一事實,並推薦這些藥物作為所有患者的首選治療方法了。

這些治療方法有希望使得感染「中共病毒」的風險大大降低,再加上增加的測試,在疫苗準備好之前,能夠減緩並最終阻止疫情的傳播。

重新開放美國的最佳時機是什麼時候呢? 只要在全國範圍內有了足夠數量的這些藥物,而且醫生們接受了指導,把它們作為主要的治療手段即可。這樣,傳染病就可以很快被治癒,使用呼吸機的病人將成為過去。總統應該呼籲大規模生產這些挽救生命的藥物。

川普總統宣布了關於氯喹的好消息,並稱可能提前重新開放,但許多醫生可能仍然不願意開這種用於「非適應症」的藥物。

具有獨特的地位的福西博士(Dr. Fauci)特別推薦將這些藥物用作標準治療。在一次電台採訪中,福奇表示:他「當然」會為患者開氯喹藥物。他還溫和地建議其他醫生也可以開氯喹藥物,因為他知道這是有效的。但可能由於過於謹慎,他不敢宣稱這是一種治療方法。但在這種全國性的緊急情況下,推遲發布這樣的聲明可能會導致成千上萬的人死亡,並可能導致各個國家繼續被隔離幾個月。

也有些人可能會為了政治利益而希望將緊急狀態永久化。民主黨人、中央集權主義者和其他一些人在使經濟損失永久化、建立中共式的社會控制、以及用他們的社會主義夢想包裝未來的《國會救濟法案》等方面有著利害關係。

制定在復活節或5月的某個時間「重新開放」的目標,實際上可能是能夠實現的,因為這些藥物和測試包的「戰時」生產水平完全可能保證每家醫院和藥店都有足夠的數量,並在幾週內開始根除這種傳染病。

而錯誤的做法是,要求針對這些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批准的藥物進行耗時耗力的冠狀病毒特異性隨機對照試驗,或者試圖將短期期內保證了感染數量「曲線」變得平緩的社交距離措施變成警察國家的永久隔離措施,直到疫苗準備就緒。

在這種緊急情況下,判斷是否使用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批准的現有藥物的標準應該是這樣的:病人康復後有沒有更嚴重的副作用?就是這樣,句號。

美國民眾需要希望,還有工作。如果沒有短期內結束國家隔離和恢復工作的希望,美國還能否在封鎖狀態下生存數月,或者在一年後疫苗才準備就緒的情況下生存下來?

想像一下,超過一半的小企業、農場和企業家破產,或者大多數計時工除了救助和福利之外沒有其他謀生手段。股市和房地產價值暴跌。如果幾個月或一年後才重新開放,那麼破產的人將不會購買產品和服務,那麼整個復甦可能需要十年或更長的時間。

大規模的失業,即使有定期的「刺激」支票,也會為飢餓、犯罪、絕望、自殺、騷亂甚至革命創造條件。

與此同時,當美國實施全國隔離的時候,我們的極權主義敵人卻不會。他們恰恰在指望著這個機會。中共、伊朗、俄羅斯、朝鮮、恐怖組織以及每一個對鄰國有企圖的第三世界國家,都將試圖從美國和我們的盟友處於癱瘓之中得到可怕的好處。

作為一名流行病學家,福奇的謹慎醫學直覺可能是希望讓在美國的每個人都自我隔離數個月,或者一直等到疫苗完全準備好並大規模分發。他是一名醫生,他只希望能夠徹底地阻止疫情感染。儘管這令人欽佩,但這與「重新開放」兩者之間存在著平衡點。正如川普總統所言:「我們不能讓治癒過程變得比問題本身更糟糕。」

希望,才正是美國人在這場危機中所需要的。當然還有治療方法。兩者都是川普總統所暗示的「儘快重新開放奇蹟」以及對氯喹和羥氯喹等潛在藥物療法的支持。這些藥物的推出可以使總統的希望,一個重新開放、健康和繁榮的美國成為現實。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阿特•哈曼(Art Harman)是拯救載人太空探索聯盟(Coalition to Save Manned Space Exploration)的主席。他是第113屆國會德克薩斯州共和黨眾議員斯托克曼(斯托克曼)的立法主任和外交政策顧問,是一位資深政策分析家和草根政治專家。

原文 On the Way to a Cure: The Exit Strategy for the CCP Virus and Our National Quarantine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