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疫期打虎「唐山一哥」倒台 後台不妙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繼福建副省長張志南、公安副部長孫力軍後,河北原副省長張和4月29日落馬,成為疫情階段第三位被查的「大老虎」。

與前面二「虎」在任上落馬有所不同,張和退休近十年後被查,若要經得起這麼長時間的反腐「回頭看」,他當年的問題似乎不能不夠大。而張和有一個公開履歷不顯示卻份量很重的職務,而這也應該是張和去職副省長之後至2014年7月,仍出任省政府黨組副書記、顧問、特邀諮詢等職務的主要原因。

據唐山曹妃甸開發建設大事記,2003年時任省委書記白克明推動「河北一號工程」,成立了省曹妃甸工業區建設領導小組,組長是郭庚茂(時任副省長),副組長暨實際執行者,是時任唐山市委書記張和。

據該大事記,2005年4月8日,黃菊視察曹妃甸,這是考察曹妃甸的第一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在這之後一年多時間裡,有六位政治局常委相繼來到曹妃甸視察,其中,給予曹妃甸最高評價的是曾慶紅。2006年6月16日,曾慶紅視察曹妃甸,並考察落戶於此的首鋼京唐鋼鐵聯合公司,時任省委書記白克明、省長季允石、唐山市委書記張和陪同在側。首鋼京唐是曹妃甸的龍頭專案,是由北京首鋼與河北唐鋼合資組建,是首鋼集團整體搬遷的載體。曾慶紅在當時稱,「再經過十多年發展,曹妃甸肯定會取得驚人成績」。

但在曹妃甸立項進行建設了十年後,2013年7月,上海律師鄭恩寵撰文《曹妃甸:暴發式敗局典型》指出,河北一號工程,十年投資三千億,如今面臨償債、爛尾,玩不下去的敗局。同年,陸媒多篇調查報導亦揭露,曹妃甸背負巨額利息、千億級債務滾雪球確切負債不明、首鋼曹妃甸項目4年虧損上百億等。

更加令人注意的是,去年忽然出現舊聞翻新的相關報導,如《南方週末》2019年11月28日發文「鋼鐵企業大挪移」,傳遞的核心信息是,2005年,首鋼啟動搬遷,搬到三百公里外的河北曹妃甸;在首鋼搬遷曹妃甸之後,中國很多的城市鋼廠也一陣跟風大挪移;但搬遷之後也是大多水土不服,有的陷入僵局,有的財務爆雷,有的紛紛破產重組,首鋼也曾因巨虧超百億而陷入困境。

除了曹妃甸往事,還有一則老掉牙的唐山新聞也被重播。騰訊網2019年11月13日刊文「唐山涉黑公司老總,靠恐嚇敲詐資產上億!」指的是一度轟動全國的楊樹寬黑社會團夥犯罪案。楊樹寬公開身分是唐山民營企業家、市政協委員,2002年以來危害地方,2007年涉黑被捕,因曾擁有裝甲車等重武器被指「裝甲車黑幫」、「史上最牛黑社會」。

那麼到底誰是楊樹寬涉黑團夥的「保護傘」?直至該案走完法律程式,只是公布了唐山市公安局治安支隊原副支隊長戴雲龍一人。如當年輿論所言,戴雲龍充其量只能算是「保護傘」上的一根「傘骨」。不過,目前在獄中服無期徒刑的楊樹寬,似乎可隨時提供線索換取減刑。

還有值得一提,若按當年唐山老百姓的話,張和是「唐山一哥」,意謂的不只是他縱橫唐山官場三十多年,同時也是唐山黑白兩道通吃的老大。此外,楊樹寬曾被河北省當局肯定其為地方經濟發展做出貢獻。楊樹寬2007年3月被捕。5個月後,2007年8月,中共中央決定,白克明不再擔任河北省委書記。此後,白克明退居人大二線。

白克明後來在2013年卸任11屆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徹底退休。隔年2014年,張和也正式卸下河北省政府顧問、特邀諮詢等職務。

張和升職曲線峰值落在白克明任內,彼此臭味相投的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白克明的父親曾任第一機械工業部副部長,是江澤民的老上司。白克明自己是曾慶紅在北京101中學時的同學,曾慶紅則是白克明的深交以及真正的官場「貴人」。

張和一手打理的曹妃甸開發區,標誌當年京冀大合作。據該大事記,與之互動的北京市官員包括市委書記劉淇、市委祕書長孫政才等人。而曹妃甸若成案,相關巨額開發資金流向不明、巨量國資流失等問題,隨便一查,都可以橫向延燒當時的京冀兩地官員,不論目前仍高居官場還是已經退休的。

而2007年楊樹寬案的深層問題,是「地方黑幫」勾結軍警威脅那時候胡溫當政的首都安全。

時至今日,北京在疫情時期高調查辦已退休十年的張和,反腐前例說明通常不是為了單一經濟腐敗,很大成分有示警其後台勢力的用意。這既是標誌著中共黨內權鬥再度白熱化,同時也牽出張和等三虎跟隨江澤民腐敗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問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