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吳明德:黃色經濟圈成新市場 港府打壓走錯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4日訊】香港疫情稍許受控,但危機尚未解除,今年五一黃金週假期,十幾年來首度沒有大陸遊客,壯大黃色經濟圈成為眾多香港業者與市民的共同願景,然而港府卻不時找藉口施以苛刻打壓。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席講座教授、時事評論員吳明德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當七八成的民眾因共同理念而匯聚成一股新興經濟活力,即形成了次文化,政府應該順勢提供幫助,讓這個經濟圈足以融化完整個香港經濟的活動。港府最該做的是改變思維,想要打擊八成民眾喜歡光顧的店鋪,表明政府走錯路了。

因疫情而延後的年度中共兩會定在5月22日舉行,吳明德認為兩會通常會定下今年的經濟指標,會議上的陳腔濫調不必理會,只需留意它發布的經濟增長目標是多少,儘管數據造假,但對比往年數據,仍有參考價值。

吳明德認為,眼下中共最擔心的是它吸引不了外資回來。4月22日,美國證交會主席警示投資者:不要投資中概股,「此外,美國的議員也在發動不允許聯邦僱員的退休基金去買這些中國概念股。一旦實行,將來中國的大機構,就不能去美國的股票市場集資。不允許集資,就是它吸收不到外匯回來。」

他還幫中共算了一筆失蹤鉅額的爛帳:「中國2001年加入WTO後,世界工廠平均一年大約賺4,000億美元。至今17、18年了,賺了7萬億至8萬億,卻只剩下3萬億外匯儲備。那其它的去了哪裡?加上世界各地的直接投資者和去中國設廠所賺的1萬億,合起來有近10萬億。這10萬億為什麼沒了?肯定是被它那些貪官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輾轉拿出去了。」

當美國提醒投資者遠離中概股,不讓它上市集資,香港的股票市場理應成為中國第二個目標地,守護好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能幫助它去吸錢。但深諳中共官僚運作的吳明德提醒投資者警惕,「從理性的想法,中共一定要保住香港。但它可以不理性的,當它要政治為先時,即你影響到它管治或統治中國的威信時,它先犧牲你。到時來說,它提前27年收回你而已。這個有十分之一的機會,我們要計算這個風險。」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記者:大家都很關注現在的經濟。今年黃金週假期,香港已經沒有大陸遊客。剛才我去看了一圈,他們說是要壯大黃色經濟圈。你覺得這個對香港的經濟影響會怎麼樣?

吳明德:我們香港有大陸遊客是2003年SARS之後,2004年開始的。誰得益呢?就那些地產界得益,即地產發展商。所有多賺的錢,那些商店賺的錢,也是付交了租金。所以,這次比如第一年回到沒有內地遊客的情況,那就是看香港人的消費能力。香港人的消費能力現在是受疫情的影響,即不上街,沒那麼多商業活動。但是,那些商舖說,他們可以繼續做,就是因為租金可以減低,比如減一半,或六、七成,他就能做下去。如果是這樣的話,只不過是,以前的10幾年,地產的投資者,或者地產發展商,它們賺的錢這麼多,那現在只有一、二年調整回來,也都很合理。就是說,不會每次都能贏的。

記者:所以,你覺得香港經濟還有希望,就是減少了租金,就可以繼續下去的,是不是?

吳明德:香港的經濟不單是減租就可以調節回來,另外一樣東西,就是重新建立我們自己的普世價值,使這些人繼續在這裡開心地生活。我們追求的生活方式,就好像台灣那樣。你只要看到有希望,那普世價值在那,有法治,有人權,有自由,有民主,那每個人都會留在這裡發展,就不會有下一波的移民潮,也不會使每個人想多省下錢以備移民或送子女出國讀書,所以就減少消費。這個才是重要。

黃色經濟圈成新市場 港府打擊是走錯路

記者:為什麼政府這麼怕黃色經濟圈,之前的限聚令被批評主要是打壓黃店,對他們特別多苛刻的要求。功能組別選舉快到了,黃色經濟圈對香港政治環境會有何影響?

吳明德:這個政府把自己塑造成被公眾打壓的一方,生了一種我們叫做「風土病」的病,動不動就覺得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在抵制他們。這樣的思維就好像在搞對抗。其實政府是一個無形的架構,處理公共的事務,這才是政府的功能。如果他當自己要和別人對抗,香港政府十幾萬人,加上醫管局、房協、房委啊,這些相關的機構,加起來有三、四十萬人,叫這些人去和其他那些人對抗,那就是走錯路了。應該想想,整個政府,一路走來處理公共政策、公共的錢財、公共的收支,所有這些都有行政、司法、立法分權去監管的。那如果當民眾說你不對時,你就想一下,好像夏禹治水那樣,去疏導一下,究竟有什麼不對,有錯就改,而不是用現在這種反方向的方法。

記者:那你覺得這個黃色經濟圈是否會讓香港經濟開始洗牌?

吳明德:這個黃色經濟圈,只不過是,你可以搞個藍色經濟圈,你也可以搞個橙色經濟圈的。只不過我在配合什麼叫板塊,什麼叫Market segment(市場區間)。那以前的Market segment,比如我們做銀行的,最富裕的5%的人,我們叫一組人;然後5~20%,叫高、中產;然後21~50%的叫中產;然後叫基層。那當然它一層層,只不過我們叫紅、黃、綠、藍,是不是?那這些都是針對不同的收入層,我們設計些產品、服務給他們。

黃色經濟圈,我知道這些人追求公義的、追求普世價值的,那我就設計些產品、服務去迎合它。如果這個經濟圈是可以大到整個香港都由它來帶動,那它就代表著客人是大多數,那大多數就成為一個次文化,即黃色經濟圈其實就是代表七、八成的人口,所以很多人就會加入做黃色經濟圈的生意。那很自然的,因為這個黃色經濟圈的需求那麼大。那麼反過來你可以搞個橙色經濟圈,如果橙色經濟圈只有2%的人口,那他就只是專門去服務那橙色經濟圈的2%。概念是,等於你去Maze買5萬元的手袋,可能整個香港那些闊太太只占1%。那我覺得沒問題的。

所以最主要看這個經濟圈是不是真的越來越大。如果是越來越大,那作為政府你何必去打擊它,你就順勢去幫它。你自己去改你的思維,而不是它是黃色經濟圈就不喜歡它,那如果八成的人都喜歡去光顧這些黃色經濟圈的店鋪,那就是說政府你走錯路了。是不是?你應該收納這些黃色經濟圈的人,然後扶持他們,是不是?讓這個經濟圈的人能多做生意,然後可以融化完整個香港經濟的活動。

中共外匯儲備數萬億失蹤?中企美上市集資不再

記者:中共兩會定在5月22日舉行。中共病毒疫情對中國的經濟到底造成什麼危機,其影響是否在這次兩會中有所反映?

吳明德:我想它不會反映出來的。通常兩會會定今年的經濟指標。他們講什麼呢,陳詞濫調的東西我們就不會去理它,最要緊的是告訴我們每年的經濟增長是多少。這才是中國的特色,市場經濟的特色。過去那麼多年由10、9、8、7、6的GDP增長,那看它今年會不會講。習主席3月底4月頭已經在浙江講了,要5到5.5,那就等那些人做事。那些人做事,是因為習主席講了出口,那你要先做好一份報告,預備怎麼計劃。以前是3月出台,現在遲了2個半月,但現在你還是要說的。這樣資源分配,最主要通過銀行系統來分配資源出來,去帶動經濟增長。

3月份全球的股票都下跌,下跌就看誰走得快。即比如你看美股,由29,000幾點下跌到19,000點,跌了10,000點。3月份因為全球的股票調整,債券調整,每個人都撲去美元、日元那裡,要來避險。每個人都拿著日元債券或美元債券,然後又把股票都沽了,預備到低位時才回購,把錢收回來,那所以要看多2、3個月。如果4月份走,5月份也走,那就確定了外資不會回來了。那如果它4月又兜回個底,比如說4月又升回去,把跌的升回一半。比如美股都去到24,000多了。那它由19,000升回24,000多,也就是說由29,000多跌到19,000多,又升回到24,000多,那看看它4月公布的數據,我們的外資持有國內的A股是否又反彈回來?這才行,不可以單看一個數字。

中共最擔心是什麼呢?最擔心就是它吸引不了外資回來。那外資來中國投資是要帶錢過來,換成人民幣投資。另外最擔心是美國證監處上週頭剛剛宣布了,證監主席和委員提醒國內的基金投資者,對中國概念股披露信息和年度財務報告的擔心和風險,這個才是重要。因為,如果他是證監會的主席,就像你看香港的證監會,可以罰你全世界四大投行,每人罰你8億、9億,即之前的大半年都是這樣,因為你做錯了一些什麼事。同樣,如果他說了話,就是代表美國證券市場的立場。就是說,我提醒你了。另外,議會的議員也在發動,不允許聯邦僱員的退休基金去買這些中國概念股。一旦實行,將來中國的大機構,就不能去美國的股票市場集資。現在他們的市值,大約是12,000億到1,500億美元。如果不允許它集資,就是它吸收不到外匯回來。

加上中國面對的是,2001年加入WTO後,世界工廠使我們平均一年大約賺4,000億美元。至今17、18年了,我們賺了7萬億至8萬億。這7至8萬億,現在剩下3萬億外匯儲備。那其它的去了哪裡?除了賺這些錢外,還有吸引世界各地的直接投資者,或者來中國設廠的人,這些可能接近1萬億。另外,他們在中國賺的錢,一直這麼多年,每年賺200至300億美元,存在這裡。合起來,就有近10萬億。這10萬億為什麼沒了?只有3萬億在這?肯定是被它那些貪官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輾轉拿出去了,是不是?所以,別人才會說,2012年、2013年加拿大和美國的信用機構去調查後,發現它單是拿出去的存款,不計買的物業,都有3、4萬億美元。那這些錢就是跑出去了。這反而是我們最擔心的。

中國面臨被印度取代 若提早收回香港將更慘

記者:那他們會不會回香港上市?你覺得香港這裡的情況如何?現在香港在兩制上發生衝突的情況下?

吳明德:美國不讓它上市,去年阿里巴巴回來,跟著回來的是百度、攜程、京東,這些。中共是否要香港變成第二個出口的地方,去吸資?因為它去不了美國,第二個想的地方就是這裡。這裡是世界各地都可以來投資的股票市場。所以,這是我們用公民社會去想,國內的領導不會蠢到這地步,連這個可以幫忙吸資的地方,也要把它毀掉,是不是?

全世界,現在除了印度之外,沒一個地方說,香港和中國是一樣的。因為根據50年不變,人家都是承認,尤其是美國、英國和歐洲那些經濟發達的國家,一直承認香港有特別關稅區的地位。那現在,第一槍是印度開的,就是當香港是中國。印度想替代中國做世界工廠的角色,所以它這樣做。

但真正來說,我們香港到現在來說都是叫做一國兩制,如果不保持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如何去吸錢?所以,當美國決定不讓中國概念股去那裡集資,因為影響他們國民的投資,那它唯一想法就是返回香港。

從理性的想法,中共一定要保住香港。但它可以不理性的,當它要政治為先時,即你影響到它管治或統治中國的威信時,它先犧牲你。到時來說,它提前27年收回你而已。這個有十分之一的機會,我們要計算這個風險。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