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破空:面對全世界追責索賠 中共或以戰爭回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今年四月初的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說:「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這說明,習當局已經意識到,大瘟疫之後國際形勢大變,舊有的世界格局再也回不去了。這正是各國,尤其西方各國的聲音:大瘟疫之後,將重新定義與中國的關係。用「中國輸掉了世界,中國失去了歐洲」都遠不足以形容中外對立的嚴重程度,未來大趨勢:不可能是朋友,只可能是敵人。

四月下旬,在陝西,習近平稱秦嶺「是中華民族祖脈」、「保護好秦嶺生態環境,對確保中華民族長盛不衰,具有十分重大而深遠的意義。」說的是生態環境,其實指風水龍脈(中共的或習家的);說的是中華民族,其實指共產黨或習政權。習近平強烈暗示:闖下這場大禍之後,可能亡黨亡國。其實,不可能亡國,只可能亡黨。

但是,習近平一上任就在內部會議上說白了:不要只談發展經濟,如果共產黨的江山沒有了,發展經濟還有什麼意義?意思是,維持紅色江山才是共產黨人的最高目標和重中之重;相比之下,所謂發展經濟和國計民生都屬次要,僅僅服務於鞏固共產黨的政權。換言之,在習近平的頭腦裡,亡黨就等於亡國,因為共產黨亡了,這個國家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正如朝鮮金氏家族的觀念,如果金家世襲政權不保,朝鮮這個國家和民族還有什麼存在的意義?到那時,寧願把朝鮮半島變成一片火海,甚至,不惜用核武器與世界同歸於盡。這正是金家三代拼國力發展核武並用核武叫板美國和國際社會的由來,強求後者承認金家世襲政權,並保障這個政權的安全。從金正恩到習近平,他們頭腦中固執的,仍然是法國國王路易十五的名言:「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

中共製造並傳播大瘟疫之後,面對各國日益響亮的追責和索賠之聲,中共的宣傳機器亮出了口號:寧願當頭狼,決不當孤狼。中共毫不掩飾,承認自己是狼,是最壞的動物。由此也可以解釋為何那兩部中國電影以《戰狼》命名,中共在乎的只是不當孤狼,要當頭狼。其實,既是頭狼也是孤狼。因為,自稱頭狼卻並沒有其他狼們的跟隨。換言之,沒有狼群,只有孤狼。中國大瘟疫不僅禍害了西方各國,禍害了188個國家,就連俄羅斯、朝鮮、巴基斯坦、伊朗等這些被中共視為盟友、半盟友或准盟友的國家,都陷入史無前例的大災難,哪裡還有跟隨它的群狼?

中共自恃為核大國,手上握有核武器,不怕!比金正恩更有恃無恐。問題是,你有核武器,但你能用核武器阻止索賠嗎?能用核武器擋住追責嗎?能用核武器堵住天下悠悠之口嗎?

 

變態辣椒:習近平搶占南海

於是,習近平們思謀,如何挑起戰爭?國際社會驚訝地看到,全球疫情如此深重,中共卻趁機展開明目張胆的挑釁和擴張:不斷升高對港人的打壓和刺激,加快毀滅「一國兩制」;不斷用軍機軍艦襲擾台海、威脅台灣;不斷用假冒漁船的特工船挑起事端,針對台灣、日本、越南和印度尼西亞;派出海上龐然大物-海洋地質八號,並帶領10艘大型海警船,連闖越南和馬來西亞經濟專屬區;公然宣布建立「南沙區」和「西沙區」,企圖單方面把它霸占整個南海的圖謀「合法化」;悍然與確保航行自由、維護區域和平的美國軍艦對峙,動輒聲稱「包圍」和「驅逐」……。

這就是中共的回答,對世界各國追責和索賠之聲的回答。用槍炮回答質問,用核武威脅回答國際公道。正如中共在國內所為,用國家暴力回答民眾和平訴求,用國家恐怖主義碾碎國人民主夢想。以進攻代替防守,以主動進攻代替被動防守,正像毛澤東所總結的那樣:「因為像希特勒這樣法西斯國家的政治生命和軍事生命,從它出生的一天起,就是建立在進攻上面的,進攻一完結,它的生命也就完結了。」

中共從它出生之日起,就是納粹德國的靈魂翻版。當今中共,愈加酷似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納粹德國。當此之際,仍須重複筆者的老話:「對內鎮壓必然帶來對外威脅」,「沒有中國威脅,只有中共威脅,這是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面臨的共同威脅」。人類社會沒有任何時候比二十一世紀的二十年代,更能直接而緊迫地感受到紅色威脅、紅色劇毒、紅色禍害了!中共逼到了每個國家的家門口,中共深入到每個國家的後院。國際社會,全人類,退無可退。是可忍,孰不可忍!是還擊和清算的時候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責任編輯:李明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