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強:陝西公安疫情期勾結黑社會入民宅搶劫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5日訊】2020.4.30日中午13:10左右,轄區陝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區渭城街道辦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劍波和另一名民警帶着三名穿便衣的陌生男人來我家,蔡劍波指着其中兩名男子介紹說是陝西省公安廳刑偵局的警察,另外一男子自稱是陝西省信訪局的工作人員。
這三人對我和我女兒王小琴說,他們是奉陝西省公安廳領導的命令下訪群眾,來了解一下我家的案發經過和訴求。
我和女兒王小琴信以為真,帶着這三人一起到社區會議室談話,談了不到一小時,一名自稱姓王的省公安廳便衣警察就開始不停的對我們說:“在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剛才聯繫了一個附近的辦案點,那裡有攝像頭可以音視頻同步到省上,咱們到那裡去,我們給你家做個筆錄,你把案子和訴求談一下,弄個正式材料,我拿回去交給省上領導,儘快研究解決你家的案子。”
我父女二人再次信以為真,被他們三人開車帶到西咸新區秦漢新城管委會公安分局地下室辦案中心。剛進門他們就把防盜門反鎖了,他們沒收了王小琴的手機和隨身物品,又給她過安檢、錄了雙手指紋和掌紋、量身高、稱體重、量鞋碼、要求她朗讀一段提前準備好的範文等程序走完後,才允許我父女二人進入辦案室接受談話。
從當天下午三點半開始到晚上八點多,他們分別給我女兒王小琴做了兩份筆錄。
第一份筆錄開頭一段話顯示他們的身份是秦漢公安分局的警察,王小琴反覆詢問他們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不是陝西省公安廳的民警?這兩名便衣又改口說他們是西咸新區公安局的警察,受省公安廳領導指示下來查案的。我們要求他們出示警官證,其中一名便衣把警官證在王小琴眼前晃了一下就收起來了,王小琴只看清上邊顯示人名叫王立。另一便衣從始至終未出示過任何證件。
這份筆錄只簡單的記錄了一下當年案發經過,有關因該案上訪被長年暴力維穩造成的全家一死二殘後果的事發經歷他們不給記錄,問原因,他們說凡事要先理出個頭緒才能進行下一步,他們今天來的主要目地是找繩子頭的。
緊接着王立警官又反覆催促叫抓緊說訴求,並提前警告我們不允許提出什麼終身追責之類的訴求,他們辦不到,就這樣,在他們的連哄帶騙下,王小琴稀里糊塗做完第一份筆錄。
接着,他們又開始給王小琴做第二份筆錄,問我父女二人這些年都到哪些部門上過訪,具體上訪時間,去北京上訪多少次?每次坐什麼交通工具去北京?有沒有在國內外媒體上披露過?如何聯繫媒體的?王小琴有幾個微信號?幾個手機?家裡有沒有電腦和無線網?和其他訪民是否有聯繫?咋聯繫上的?等等問題。
兩份筆錄做完己經晚上八點多了。他們借口要叫領導看完筆錄後決定咋辦為由仍不允許我們回家。一直等到晚上十點左右還不放人,我因有嚴重心臟病,不按時服藥隨時有生命危險,在我多次要求要回家吃藥的情況下他們於當晚十點多才把我們送回家。
回家不到十分鐘,火電四公司小區保衛科長吳斌又帶着四五名自稱是陝西省公安廳警察的便衣上門,借口要找王小琴再了解個其它情況,約需二個小時為由要強行帶走王小琴。王小琴叫他們第二天再來,他們不同意,衝上來兩名便衣打算把王小琴強行架走,被我兒王小剛擋住,未得逞,暫時離去。
隨後,王小剛向我講述了4.30下午13:10至晚上22:30我父女不在家期間,家中發生的被一夥便衣強闖民宅,非法搶劫的遭遇。
當天下午13:40左右,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劍波和小區保衛科長吳斌帶着三男一女自稱是陝西省公安廳警察的便衣一起上門,以要解決我家生活困難為由騙精神病人王小剛開了門,進屋後,在沒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這四名便衣開始在家裡亂翻亂整一陣,蔡劍波和吳斌全程在場未加阻止。
下午18:00左右,四男一女共計五名自稱是陝西省公安廳警察的便衣戴膠皮手套再次上門,謊稱要請精神病人王小剛吃飯把門騙開,在不出示警官證和搜查證的情況下,這五名來歷不名的歹徒把我家所有的桌子抽屜、柜子、箱子等傢具的鎖都撬開翻了個底朝天,然後又鎖好偽裝,接着又把所有床上的鋪蓋等生活用品翻的滿地都是,把我家上訪的一些案子原始證據及部份上訪材料、通訊錄、別人寄存的兩部手機、幾本上訪日記和一些電子產品等物品統統打劫走了。歹徒作案期間,王小剛多次反抗,被其中兩名歹徒強行架住並威脅,失去自由。
從始至終,這五名由金旭路派出所民警蔡劍波帶來的自稱陝西省公安廳警察的四男一女,未穿警服、未開警車、未出示警官證和搜查證及物品扣壓清單。
報警至今未見金旭路派出所出警民警有任何回復,也未給我家出具書面接警回執單。
舉報人:王英強
電話:02933711064,18064379278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