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爸爸媽媽」貴州12歲男孩哭喊中淒慘離世

一貴州家庭的悲慘遭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5日訊】「我要爸爸、媽媽!」在淒慘的呼喊聲中,12歲的徐定國離開了人世,臨終前也沒能見上父母最後一面。

聽到噩耗的師生和鄉鄰無不悲痛,他的4個兄妹更是哭成了淚人。

2008年3月11日,在開學的第二天,為省錢(學校每份飯要3元),貴州盤水市盤縣柏果鎮12歲的徐定國跑回舊學校門口,買了兩元錢的食物吃,當晚嘔吐、發燒,次日全身長紅斑,淒慘離世。

徐定國的父母、大伯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到中共殘酷的迫害,他的爺爺奶奶、兄弟姊妹飽受痛苦,而他自己永遠地離開了親人。

徐定國的媽媽陳玉梅於2007年2月被非法抓捕,後被送到貴州中八勞教所勞教;爸爸徐啟華於2007年9月被貴陽國安特務綁架,後被關押在百花山看守所,被法院祕密庭審,被非法判刑4年。徐定國的大伯徐廣道,2001年在進京上訪時被北京公安毒打而死,留下三個孩子,由徐啟華撫養。

在徐定國下葬前,貴州女子勞教所仍舊不讓其媽媽陳玉梅回家看一眼。貴陽國安特務和市公安警察及其雲岩區檢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關人員同樣也不讓其父親徐啟華回家看兒子的遺體一眼。

徐定國自幼就在不斷的驚嚇、恐怖,苦難中掙扎,兄妹倆和三個堂兄妹自幼與爺爺、奶奶相依為命。2000年1月,徐定國隨爸爸、媽媽等9人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大伯徐廣道被北京公安毒打致死,大伯母迫於中共株連政策,拋下5歲兒子、3歲及1歲的兩個女兒,離家出走。

他的爺爺、奶奶被非法關押,接著爸爸、媽媽被抓,姑父又被綁架勞教;還要隨時遭到沒完沒了的騷擾、監控、抄家、被欺侮……

大伯徐廣道在北京看守所被打死

貴州許多地方原本貧困,許多被中共迫害得一貧如洗的法輪功學員,出於善良,依法上訪,紛紛去北京,想把自己因為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情況反映給政府,多次從貴州步行到北京上訪,數不清走爛了多少雙鞋,磨破了多少雙腳,餓了揀路邊被人丟棄的食物,累了睡在大山上,然而面臨他們的卻是關押迫害。

2000年初,徐廣道、徐啟華及其親友11人(還帶上兩個才五六歲的孩子)到北京說明法輪大法好。徐廣道後被北京警察迫害致死,其餘人員身無分文,從北京步行回到家。

徐廣道生前照片。(明慧網)

據一名知情者在明慧網披露:徐廣道因為法輪功鳴冤,被抓進東城區看守所,後因絕食抗議迫害、煉功,被多次毒打、扎電針。

一次毒打後,他被犯人抬回,即不能翻身、上便所,並且開始吐血,晚上去世,時間是2001年2月。東城看守所為掩蓋真相,對同所犯人統一口徑,並給各所牢頭開會,把徐廣道之死定為病死。

有人當時就懷疑,後來聽到一牢頭說漏了嘴才知道真情:徐廣道被打死,凶手為東城看守所政委、郭副所長及另一管教3人。

徐廣道、徐啟華的父親進京尋找兒子徐廣道,被北京警察用不明藥物毒害,回來後就間斷性失憶,意識朦朧、精神恍惚,後來出門不知歸路,要專人照顧。

迫於共產黨的株連迫害,徐廣道的妻子拋下3個年幼的女兒,離家出走。徐廣道的3名小遺孤由其弟弟徐啟華一家照顧撫養。

從此徐啟華挑起了三個家庭的重擔,既要撫養自己的兩個小孩和哥哥留下的三個小孩,還要照顧年邁的老人。

媽媽被勞教 爸爸被迫流離失所

對於這樣一個承受著巨大痛苦和壓力的苦難家庭,中共人員仍然不放過。2007年1月,在當地的大抓捕迫害中,徐定國的爸爸徐啟華被迫流離失所,媽媽陳玉梅被綁架勞教。家中5個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邁的祖父母相依為命。

2006年底、2007年初,六盤水市副市長葉文幫(音)到盤縣柏果鎮視察,看到鎮內到處都懸掛著真相條幅,惱怒,找到他的叔叔,盤縣柏果鎮東升村村長葉尤柏(音),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

2007年1月10日,貴陽國安公安、貴州省「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等中共不法人員突然竄到盤縣土城(即柏果鎮),與六盤水市、盤縣公安、國安、「610」相互勾結,駐紮在柏果大酒店,對當地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視、跟蹤、布控。

1月22日晚11點後,在盤縣土城(即柏果鎮)、松河、三腳樹、月亮田等地,警察按照預謀,利用蹲坑、跟蹤、電話監控等手段,前後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30多人,其中還有一個16歲的孩子和一個不修煉的家屬。

參與綁架的除省、市「610」人員外,有盤縣公安局副局長黃河松、盤縣公安局一科(政保科、國保大隊)科長駱金序(音)、柏果鎮派出所所長張洪等。陳玉梅於1月29日被綁架,徐啟華的妹夫譚廣萬雖未修煉法輪功,也被綁架。

由於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堅持要人,部分學員被放出,其餘人員被非法送往盤縣(現為城關鎮)公安局洗腦班非法關押迫害,後被非法關押在盤縣看守所、紅果看守所。陳玉梅也在其中。

徐定國的媽媽陳玉梅被非法勞教,從看守所劫持到貴州女子勞教所;徐啟華的妹夫譚廣萬原本不是法輪功修煉者,只因為不配合惡人,也被非法勞教2年,送貴州中八勞教所五大隊。

在貴州農村,只有安「鍋蓋」才接收到電視,盤縣派出所警察到徐家將線拔掉,使老人、小孩無法看電視。警察還在其住房前安有兩個監控器,同時盤縣土城派出所警察僱用徐啟華家附近的住戶敖成恭、楊龍祥、李學成等監視徐家。

孩子離世前的絕望

徐家大兒子被迫害致死,二兒子被迫流離失所,二兒媳被勞教迫害,祖孫7口人的生活,僅靠白髮蒼蒼的爺爺和奶奶種點玉米換大米、種點小菜維持,還得供5個孫子上學。

本來就貧寒的家庭還遭受當地政府部門的無理盤剝:徐家種水稻的田,被當地政府強行徵用建火車站,原定的微薄的補償費 23,000多元被盤縣柏果鎮東升村政府非法扣壓未給。兩家的長孫,已轉居民人口,應享受國家「低保」,但因家長修煉法輪功而被扣。

徐家5個孩子,常常背著大人偷偷哭泣,尤其是,每當看見同學拉著爸媽的手歡跳時、每當有人問起「你想不想爸媽」時,孩子幾乎是呼喊著回答:「做夢都想、想得不得了!」

這樣苦的環境使孩子們從小也養成吃苦耐勞、勤儉樸實的性格,也特別懂事,尊老愛幼。

徐定國在學校裡,每當看見別的同學無錢買飯吃,就毫不猶豫,把奶奶給的兩元飯錢,送給同學買飯充飢,情願自己餓著;有時姑姑給點零花錢,也拿去資助比自己困難的同學;放學後,三步並兩步,跑回家,趕快把作業完成,如爺爺奶奶在地裡幹活未回,就先把飯煮好,然後背著小籮筐,到菜地裡,折回白菜,煮好菜湯,等大人回來吃飯。

2008年3月11日,在開學的第二天,因嫌新學校飯貴(每份飯要3元),為省錢,徐定國買了兩元錢的食物,食後中毒,當晚嘔吐、發燒,次日還硬挺著上學,但已撐不住,全身長紅斑;在送往醫院途中,在淒慘地「我要爸爸、媽媽」的呼喊聲中離世,死時全身發黑。

噩耗傳出,全家上下,一片慘狀。學校師生、鄉里鄉鄰紛紛登門看望、慰問。

徐家要求讓被非法關押的徐定國的父母回家看一眼兒子的遺體,被拒。甚至死訊都不讓徐啟華夫婦知道。

爸爸被綁架 非法判刑4年

徐定國的媽媽被綁架後,爸爸徐啟華被迫害流離失所。2007年9月下旬,徐啟華被貴陽國安懷疑為他人安裝「鍋蓋」(可接收海外新唐人電視台)而綁架。國安為了邀功,對徐啟華和同時被綁架的幾個法輪功學員李東洪、賈立安實施了酷刑折磨,猖狂迫害。徐啟華被國安折磨得不成人樣。

徐啟華被非法關押在貴陽雲岩區百花山看守所。2008年3月,兒子食物中毒去世後,貴陽國安特務和市公安警察及雲岩區檢察院、百花山看守所等相關人員也不讓徐啟華回家看兒子的屍首一眼。

徐啟華的母親何美仙忍痛撇下不能自理的丈夫及4個需要她照顧的年幼孫子,懷著剛失去12歲孫子的痛苦,趕到省城貴陽,含淚向「610」辦及公檢法辦案人員訴說冤情,希望他們儘快把徐啟華放回家,全家生計靠他去操勞,不果。

2008年4月10日早上10點半至12點半左右,貴陽市雲岩區中共法院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李東洪、賈立安、徐啟華。賈立安已絕食半年,被非法關押在貴陽市司法警察醫院,身體被迫害得極其虛弱,他堅決抵制非法審判。貴陽市雲岩區法院將李東洪、徐啟華祕密轉移至貴陽市司法警察醫院進行非法開庭審判,不允許家屬旁聽。

徐啟華被非法迫害判刑4年,賈立安被非法迫害判刑7年,李東洪被非法迫害判刑5年。

2008年4月28日,徐啟華、李東洪的家人去貴陽市中級法院要人。中院有關人員躲避推脫,稱此事主要是區院主辦,說不上幾句話就跑掉。

徐啟華、李東洪、賈立安被劫持在都勻監獄。都勻監獄對外稱「都勻劍江水泥廠」,在監獄長侯立德、監獄政委趙貴平、原教育科科長王華川、獄警鐘山等的指使下,其他獄警和受其指使的犯人一直在凶殘地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他們竟然把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的手段編成「菜單」。例如,「夾心餅乾」:用雙肘猛擊被害人的背部,用膝蓋頂擊其胸口;「敲核桃」:手握半拳,遍敲受刑者的頭部;「拔韭菜」:用手捉住鬢角處的一小綹頭髮往上提。

奶奶遭綁架騷擾

徐定國的奶奶何美仙涉千山萬水,趕到省城貴陽訴說冤情,要求釋放兒子徐啟華。誰知,中共公檢法人員不但不放徐啟華,還陰毒謀劃跟蹤、蹲坑、綁架。

2008年5月8日,暫住在貴陽二橋菜場附近的何美仙被市公安局和頭橋派出所警察綁架、抄搶。和她同住的習水法輪功學員蘇雪莉來省城找工作也被公安瘋狂毒打後綁架。

8日和9日去看望何美仙老人的法輪功學員,包括宋幫福、李東紅的弟弟李洪宇、劉義安等至少8人,都被蹲坑綁架。

當時圍觀的百姓有上百名,據圍觀百姓說,這個小個子法輪功學員(宋幫福)當場就已經被打得臉都變了形,身上到處是傷。有的人指著警察說:「把人都打成這樣了還不放過,這麼小的個子,手還被他們捆著拖上警車,還不放過、還打。」

2015年10月29日下午,盤縣柏果派出所張紅(音)等三人闖入何美仙家,當天,柏果派出所的人打電話將法輪功學員謬祥志騙至柏果派出所;此前28日下午,張紅、蔣寧等7人闖入法輪功學員何素芳家。

惡人分別對3名法輪功學員審問:誰叫你們訴江(指控告江澤民)的,你為什麼要訴江,誰幫你寫的、打印的、寄的,遭到拒絕後,學員們又被要求抽血、滾指紋,並強迫按放棄法輪功修煉的手印後才離去。

2015年5月以來,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發起了控告江澤民的大潮,各地法輪功修煉者和家人紛紛把控告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郵寄給中國最高檢察院,要求最高檢察院向最高法院對江澤民提出公訴,把這個反人類的首惡繩之以法。

從2015年5月底到2015年12月31日,明慧網已收到逾20萬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控告狀來自地區涵蓋中國大陸所有33個省級行政區。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淨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