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一位大陸95後為何拒絕洗腦短片《後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每年的五四青年節,中共的宣傳機器都不會忘記給大陸青年洗腦,為此可以說煞費苦心!

今年的看點是一條由大陸著名演員何冰講演,官方與B站聯合推出,號稱獻給年青一代的青春宣言短片——《後浪》。5月3日晚,這部短片被特意安排在央視黃金時段播出,隨後引發刷屏。

與許多粗製濫造的宣傳品不同,《後浪》沒有赤裸裸的正面歌頌中共和中國的現行體制,而是以一種近乎諂媚與吹捧式的刻意迎合年青人的心理,通過讚美他們進而美化當下的中國,讓年青人在暈暈然中不知不覺的被洗腦,被收買。

短片以何冰這樣一位中年有為者的視角和口吻,表達了對新一代青年的羨慕與讚美:「那些抱怨一代不如一代的人,應該看看你們。一個國家最好看的風景,就是這個國家的年輕人。你們有幸遇見這樣的時代,時代更有幸遇見這樣的你們。」

在《後浪》登錄央視的當晚,《人民日報》官方微博也轉發了這部洗腦短片。截止5月4日晚10點,這條微博下共有5597條評論,其中雖不乏認同點贊者,但也有不少不同的聲音,顯示了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年青人對中共洗腦宣傳的嘲諷與抵制:

@溫語煮茶:可是這個國家的年輕人卻被綁在了一座座房子上,15年,30年……不敢去做想做的事,不敢再奢談曾經的理想,朝朝暮暮,循環往復,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Fanskizz:年輕人話都說不出來得用各種縮寫 年輕人唱歌上節目都得改歌詞 年輕人想創作想談論但都被緘默 年輕人學會了在這樣的文化裡自我閹割 奔涌? 是在你們劃好的渠裡苟且差不多

@梵人不修仙:中國的高房價,毀滅了年輕人的愛情,也毀滅了年輕人的想像力。他們本可以吟誦詩歌、結伴旅行、開讀書會。但現在,年輕人大學一畢業就成為中年人,像中年人那樣為了柴米油鹽精打細算。他們的生活,從一開始就是物質的、世故的,而不能體驗一段浪漫的人生,一種面向心靈的生活方式。

@chenglehu:網信詐騙集團不立案,17萬人750億財產化為烏有,年輕一代如何相信這個國家,年輕人辛勤勞動積累的財富灰飛煙滅,那麼奮鬥還有何意義?

@自由人jass:看電影的自由何時能有?

@Going巴黎賺美金:這個雞湯真的可以,後輩連房都買不起呢,還理想,理想就是買房

@蟈蟈wmzhe:如果我是剛畢業我一定聽得熱血沸騰,然而現在我29了內心波瀾不驚的看完了,你們沸騰完了嗎,建議看看房價冷靜下

@南李北萬粉絲後援會:狗屁為我們專門準備的「禮物」,我們這一代人?什麼是我們這一代人?難道除了年輕人其他的都死了嗎?現在還活著的人都可以稱之謂這一代人!總覺得我們年輕人是活著幸福裡,那不過是你們想當然的以為而已?我們可沒有這樣認同!

@其實想用一隻貓作頭像:漏洞百出的邏輯,算了沒空反駁

@馬馬丁er:天啊,好嚇人。這是資本主義中產階級的生活,或者體制內、富二代的生活。這就和去時代廣場打廣告厲害了我的國一樣,和你的生活,你周圍的生活一毛錢關係都沒有。你買得起房嗎?下個月的房租湊得出來嗎?

@保證十小時睡眠:片中所展現的根本不是後浪的完整形態,裡面的青年一代實現自我自由的前提是一出生家境優渥,有條件喜歡什麼討厭什麼。但這種人在中國只是一部分,生活中多的是沒有這種先天條件努力奮鬥的我們。

特別值得推薦的是一篇題為「我是95後,但我不喜歡B站獻給年輕人的《後浪》」的文章。

文章說:「短片裡,上一代人羨慕年輕人坐擁前所未有的科技繁榮、文化繁茂、城市繁華,能夠自由學習一門語言、一門手藝,能夠欣賞一部電影、去遙遠的地方旅行;羨慕年輕人擁有了上一代人曾夢寐以求的選擇的權利。

「但事實是這樣嗎?

「我們能夠自由學習一門語言,一門手藝,什麼時候我們可以自由欣賞一部電影?我們確實擁有更多選擇的權利,但僅僅是在消費和娛樂領域。

「我們能消費自己喜歡的衣服喜歡的手辦喜歡的食物,我們能選擇上抖音還是上快手,選擇關注小哥哥小姐姐還是東北老鐵。

「除此之外的呢?在更高的層面,我們還能選擇什麼?

「大部分的我們,成了去政治化去思想化的主體,以為選擇消費選擇娛樂就等同於擁有全部的選擇的權利。

「更進一步,我們或許連選擇娛樂的權利都沒有。

「徐佳瑩在《歌手當打之年》演唱的《我還年輕 我還年輕》,其中一句歌詞『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支煙』,字幕卻改成了『給我一瓶酒/再給我一隻眼』。華晨宇演唱的《神樹》,『拆碎這座萬籟的牢房』,『牢房』被字幕改成了『老房』。

「喜歡的韓劇可能突然下架,喜歡日劇的年輕人慶幸,還好下架的不是日劇,喜歡的日劇突然下架,喜歡美劇的年輕人慶幸,還好沒有輪到美劇。等都下架了,又安慰自己『總有辦法能看到。』這也算一種選擇的權利嗎?

「我們以為自己擁有選擇的權利,但我們能選的東西,有多少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有多少是別人幫我們選好以後,告訴我們——你們只能在這些當中選。」

文章還說:「短片裡,上一代人對年輕人的自信致敬。

「我們確實比以往更加自信,但這些自信,是建立在對自己的清晰認知之上,還是建立在狂妄自大之上?

「如果是前者,那固然值得致敬。如果是後者,以為國強少年強,就化身戰狼到外網屠戮四方,罵泰國人『窮逼』,讓『cnmb』、『sb』、『nmsl』這些污言穢語成為代表中國年輕人形象的『名言』,那恐怕還需要冷靜冷靜。

「中國人均每月可支配收入的中位數僅有三千多元,本科受教育僅有4%,這些是年輕人化身戰狼屠戮四方的資本嗎?

「B站推出的這條短片,還有很多年輕人看不到,畫面裡的那些高樓大廈,那些人工智能,那些遊戲那些動漫,他們可能都沒聽說過。我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但他們確確實實存在。

「為這條短片歡呼的年輕人,我想我們在歡呼之餘,還應該想到他們看不到短片的年輕人,我們能看到,只是因為我們比他們幸運了一些。」

作為長輩,讀過這篇文章後我感到很欣慰,在這位95後的身上我看到了大陸新一代青年的希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