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美國「中國通」高官 以流利中文發演講告誡北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今日點擊】(3765-2)

提要
美國「中國通」高官 以流利中文發演講告誡北京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上期節目中提到說這個崔永元,拿出了姜文的邪不壓正。我後來多少搞明白一點,是因為有一位大學的教師叫劉艷麗,給判了四年,原因呢,判她四年的理由就是嘲諷領導人。嘲諷領導人,所以就給社會帶來了不安,滋事,擾亂社會治安,從而給判了四年。評論當中說這像文革啦,文字獄啦,等等都在其中。我個人覺得就是,這不僅僅是文革、文字獄,不是這麼概念,這概念就是我以為是超過那個了,我的意思是超過那個。生性秉性的那種狹隘自卑,跟齷齪的這種垃圾的齷齪的概念全在其中了。因為人家,你可以心裡是這個,你不可能給人家明確治這麼一個罪,說你嘲諷了領導人,所以我就把你給判刑了。你怎麼說,這都說,他不可能人去這麼定位。

所以當你這麼去定位的話呢,就是任志強那個,你光著屁股也要做皇帝的小丑。是啊,你就是光著屁股,所有人看著你光著屁股,你不能說,你說我不行,這是我的時尚、我的風格。那你也不能髒了別人的眼睛啊,對不對,他還強迫別人看,你髒了別人的眼睛。人說你穿上個衣服,給你個尿不濕你戴上。誒!你汙辱我,誒!你這事就難辦了。所以我才明白過來,為什麼崔永元在這個時候去貼邪不壓正,邪不壓正裡面是這麼嘲諷,是嘲諷習近平的。

朱潛龍那個角色是第五代領導人,說從朱元璋那兒算起的,畫了28幅畫。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好像是28幅畫,是不是中共曾經從最一開始有這麼多人,等最後就剩了五個,從毛澤東、江澤民、胡耀邦吧,胡錦濤到他這兒,大概是這麼算法,所以通常說他是第五代領導人。唱戲唱歪了,把嘴唱歪了,那個朱潛龍跟這個,留下來的那個相,照了張相,把嘴唱歪了。朱潛龍殺了自己的父親,把中國出賣給了日本,出賣給了日本用來種鴉片,對吧,他意思就是共產黨。今天的共產黨的領導人出賣了祖宗,出賣了祖宗、殺了祖宗,然後把馬克思引進來,把馬克思引進來種鴉片,來害掉所有中國人。

然後他這些人又唱個叫假經,那日本人學這個孔老夫子的什麼,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然後那個日本人給他們講,說你知道小人是什麼嗎,小人就是僕人,女人是甚麼呢,女人是小三,小老婆,所以這是孔老夫子講的唯小人與女人難養也。這不把嘴唱歪了嗎,姜文就嘲諷今天的習近平。然後依法治國,親自執法。他殺了洋人,他把洋人的心肝肺都給弄走了,然後他在外面抓了普通的人,蓋上黃帽,帽子是黃的,那是要由他親自殺,邦邦邦,殺了五個,那也是開槍也殺了五個,那黃帽子呢是今天要做皇帝嘛,真的,他就雙隱喻。姜文裡面有很多是這種雙隱喻的。

依法治國,親自執法,執法完之後那個周邊的人就開始說朱潛龍是英雄,當代的英雄、當代的豪傑,就差說朱潛龍萬歲了。那潛龍的意思呢,他就把自己當成,還沒做皇帝嘛,他要做皇帝,他習近平也要做皇帝。所以那個朱潛龍是他去講的習近平,是裡面最惡的,但是是出賣民族的,出賣祖國的,專門殺虐、淫蕩的、可恥的、齷齪的。那如果這個老師說那麼兩句話,在網上推那麼個文,那邪不壓正你都看不出來,就明顯2018年罵的他。2018年電影出來的時候習近平已經改完憲法了,所以這是今天現實的環境。我以為也就代表著民間很多人同樣是覺醒的,那也有著覺醒的過程。現在的差距就是,問題的差距就在於生命的認知。但是從反共的角度來講,和習近平今天在國內所扮演的角色,在這些人眼睛裡面他是甚麼。

美國「中國通」高官 以流利中文發表演講警告北京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美國中國通高官,用流利的中文發表演講警告中共。那這個人呢是現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助理,他原來在華盛頓郵報做記者。他的背景很有趣,他曾經被北京的警察給堵在了旅館的這個廁所,要求把他所有拍攝的東西都給砸掉,就是這麼個人,就是他,做過記者、當過兵。我們原來講他叫馬修,現在他們翻他叫做博明,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內部演講稿,它是中文來的,在推特上流傳 流傳的時間滿長的。因為是5月4日,五四青年節,從那講述的。演講中,他談到了五四展現的民主,展現的核心的人的尊嚴的價值,但絕不是所謂的愛國等等共產黨所講的那些。

他在演講中說:少一些民族主義,多一些平民主義。民族主義其實很大是欺騙,民族主義是,我以為又是曲解了在真正信仰中的生命之間的關聯。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神明一方天地,對吧。這裡面的關鍵是人對神之間的相互關聯,是有一個歸屬的概念,那中共把它切斷,把神的這一面切斷,就使得人們失去了善良的根本、道德的基礎,就變成了一堆肉,占據在這塊地方。說這地方是我的,就成了野蠻人,民族主義就是野蠻人。當他沒有神,生命的道德的自我約束的時候,因為他沒有自我道德約束,自我道德約束就是人對神明的尊重。他認為台灣是華人社會民主實踐最鮮活的一個例證,它來自於中國的傳統的思想。其實你到台灣你看看,各種廟宇有多少有多少,它一定是有著信仰的基礎,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是一個界線的問題。

博明被認為白宮少有的中國問題專家,他的中文非常好,而目前的一切就是目前對華的強硬政策,大都出自於他。之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現年46歲。他在馬薩諸塞州大學學習中文跟中國研究。98年到05年,是路透跟華爾街日報的記者,所以他是大通訊社的記者。大通訊社的獨立記者都是獨往獨來的,有他鮮明的特點。在西方的媒體中,他一定多少都要允許記者有他個人的觀點,這樣的東西才會有人看對不對,它沒有中宣部。7年的記者之後又從軍,去了軍隊。2010年退役之後又到了紐約一家對沖基金公司,還創辦過一家調查中國企業的商業調查公司。那就滿有趣了,又到華爾街去,然後又去專門調查中共國,所以你看到他的思路、他的生涯走向,跟班農類似,跨行業,相互不搭嘎,但是他都可以在那個環境中,找到他的位置、發揮他的才智。

所以這樣的人是有使命的,就是講他的運作、他的做人的態度,很多來自於他的靈魂,才會有可能這種跨越的做法。美國政府推出多項對中共當局的政策,包括停飛、包括有關武漢病毒的稱呼,包括切斷對WHO的贊助,包括終止美國和平隊的中國項目,下令中共官媒駐美國的機構減少人員,都出自於博明之手。所以這是滿有趣的。然後就談到了他在北京工作的時候,曾經被人打了。這裡他講說當時被打的,是在北京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館被打的,然後給他弄到咖啡館的廁所裡頭,毀掉他當時採訪的時候所有的東西。所以我相信這一份他親身的經歷,在北京長時間他看到的一切,奠定了他今天的基礎。中共國被定為美國社會的戰略敵人,就是出自於博明之手。那好這一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