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維州被紅色資本滲透(2)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接上文:【瘟疫與中共】維吉尼亞州的紅色資本(1)

里士滿市:泛海收購美最大長期護理保險公司

維吉尼亞州首府里士滿市(Richmond)座落在維州中部,被亨里科郡(Henrico)和切斯特菲爾德郡(Chesterfield)環繞,這三地組成了維州的第二片重災區。截至5月4日,共有1984人確診感染中共病毒,145人死亡。其中,亨里科郡的坎特伯雷護理中心(Canterbury Rehabilitation and Healthcare Center)是疫情死亡最為嚴重的養老院之一,165名居民中有130人感染中共病毒,50人死亡。

在距離坎特伯雷護理中心車程十多分鐘的地方,有一家上百年歷史的世界五百強保險公司——珍沃斯金融(Genworth Financial),它是美國最大的長期護理保險公司,產品還包括住房按揭保險、壽險和年金險,該公司的住房按揭保險業務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商業保險公司中排名第一。

2016年10月,中國泛海集團宣布斥資27億美元收購珍沃斯的全部已發行股份,若交易成功,珍沃斯將成為泛海的全資子公司。泛海希望藉助收購,進入美國這一全球最大的保險市場。

因為涉及數據安全和敏感的金融領域,泛海對珍沃斯的收購並不順利。

有消息稱,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於2018年6月通過了審查,條件是珍沃斯掌握的美國客戶資料將交由一家美國第三方服務器設備供應商存儲。出於對信息安全的考量,加拿大政府遲疑良久,在2019年底批准了這一交易。三年多來,這筆收購的交易截止日期被推遲了十次以上,現在由於中共病毒的爆發,又被雙方公司推遲至2020年6月30日。

泛海以地產投資起家,坐擁京滬深黃金地段樓盤,雖然是民營企業,「泛海系」卻拿到了中國金融行業幾乎所有牌照,建立起完整的金融帝國。最出名的是泛海在1996年參與設立的民生銀行,民生銀行曾被爆出設有「官太太俱樂部」,包括令計劃之妻谷麗萍和蘇榮之妻于麗芳在內的中共高官夫人只掛名不上班,每人一年領走數百萬空餉。

似乎參照了與中共官員打交道的經驗,泛海在美國的經營也走了「上層路線」。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2018年底著手調查泛海等中資企業在洛杉磯的工程項目,這四家中資公司涉嫌通過行賄跳過競標、違規獲取政府財政補貼,被調查的行賄對象包括洛杉磯市長、市議會主席、多名市議員和建築安全部負責人。

切斯特菲爾德郡:泉林20億投資落空 拖欠州府數百萬美元

切斯特菲爾德郡交通便利,工業發達,有四十多家跨國公司。2014年,來自山東的泉林集團宣布要在當地投資20億美元建立環保造紙工廠,創造2000個就業崗位,在2020年投入生產。這是中國企業在美國最大的「綠地投資」項目,泉林更會一躍成為切斯特菲爾德郡的第二大私營雇主。

在前維吉尼亞州商務廳華裔廳長鄭叔霆(Jim Cheng)的介紹下,維吉尼亞州對泉林的項目表現出了極大誠意,從前後兩任州長到各級招商局、農林部門、港務部門、Dominion能源公司都極盡能事,配合泉林落戶。

為了歡迎泉林的到來,時任州長特里·麥考利夫(Terry McAuliffe)主動從「州長機遇基金」中抽出500萬美元,幫助泉林購買土地,還專門組織了一趟去山東的考察;州府從就業投資項目中撥款,輔助泉林培訓員工;泉林還獲得了免除許可費和五年生產設備免稅等優惠。據維吉尼亞州經濟發展局統計,泉林獲得的扶持政策,能幫助該公司節省3100萬美元。

雖然是民營企業,但中共政府的出資是泉林敢於布局海外的關鍵因素。泉林在2013年的總資產只有72億人民幣,在2014年3月,泉林以專利和註冊商標為質押,獲得了國家開發銀行牽頭的79億元銀團貸款。

這項商業投資,對於中共和維州政府都有一定程度的政治意義。保爾森基金會(Paulson Institute)的案例研究報告中記錄,切斯特菲爾德郡經濟發展局負責人威爾·戴維斯曾說,「泉林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因此也希望看到我們州政府和當地政府都同樣支持該項目。這不是普通的商業往來,而是政府批准的商業往來。」

然而,在2015年10月舉辦開工儀式之後,泉林在切斯特菲爾德的項目一直沒有實質進展,並在2017年5月宣布該項目無限期推遲。維吉尼亞州政府採取法律行動,向泉林追討500萬美元的州長基金及利息,而泉林只付了首期的15萬美元。

實際上,泉林的資金鏈問題暴露已久,山東高密法院於2019年10月宣布泉林進入破產重整流程,這家昔日的明星企業早已官司纏身,甚至還拖欠了員工的工資。對於大洋彼岸的維吉尼亞政府來說,納稅人的五百萬美元恐怕是追討無望了。

重複上演的投資騙局

無獨有偶,這不是維吉尼亞州政府第一次在中國公司身上栽跟頭。

2013年夏天,幾個華裔商人找到維吉尼亞州經濟發展局,他們有意在阿波馬托克斯郡(Appomattox County)投資1.13億美元開辦一家「林登堡工業」(Lindenburg Industry)公司,生產廢氣排放零件,為這個只有15000人的落寞小鎮帶來349個工作崗位。

就在前州長麥考利夫2014年去中國參觀泉林總部的那次考察時,麥考利夫專程會見了林登堡公司負責人李雲珊(Yunshan “Stella” Li,音譯),敲定合作。從中國回來一個月後,麥考利夫親自出席林登堡公司剪綵儀式,送去了140萬美元的州長基金支票。

如同泉林一樣,除了一個盛大的儀式,林登堡也沒有任何實質進展。一年之後,由於項目停滯,維吉尼亞州要求林登堡公司立即退還140萬美元政府基金,繳清拖欠承包商45萬美元的裝修費和水費,卻也不了了之。

當地媒體《羅阿諾克時報》(Roanoke Times)在2016年的調查發現,這幾個商人之前曾用同樣的手法找到北卡羅來納州,但是因為審查嚴格,他們又轉向維吉尼亞州,使用虛假信息申報資料。調查發現,維吉尼亞州商務部門在審核過程中有一些疏漏。

根據這篇報導,維吉尼亞州長機遇基金從1992年設立以來,為629家公司提供了2.3億美元補助,其中4%沒能履行合約,使政府基金損失了587萬美元。

如今再算上泉林的500萬和林登堡的140萬,損失金額恐怕要大幅提高了。

麥考利夫接受中國獻金 涉嫌詐騙被告

在這兩起名不符實的中國投資項目中,麥考利夫的作用都不容忽視。麥考利夫是民主黨重量級人物,也是克林頓夫婦的密友,希拉里2016年競選美國總統時,麥考利夫是她的頂級籌款人。

就在2016年,聯邦政府調查麥考利夫與大陸紅頂商人王文良的密切關係,發現王文良控制的一家新澤西州建築公司曾在2013年為麥考利夫競選捐獻12萬美元,而與王文良有關的另一家公司則向克林頓基金會捐獻了200萬美元。

王文良是日林集團董事長,他的公司在美國有很多業務,也包括維吉尼亞州。日林集團曾承建中共駐美國大使館新館和駐紐約總領事館工程。為了酬謝李肇星等外交高官,王文良採取曲線賄賂,向哈佛大學和紐約大學捐款換取推薦入學名額,再把名額轉送給中共外交部。

王文良在2017年因人大代表賄選案被中共法院判緩刑一年,至今下落不明,他擔任董事長的丹東港集團因為巨額負債,正面臨著破產的可能。

同樣在2017年,麥考利夫也被告上了美國法庭。32名中國投資者指控麥考利夫和希拉里的弟弟安東尼‧羅德姆(Anthony Rodham)提供虛假信息,導致中國投資者的EB-5簽證失效,投資者每人被騙56萬美元。

在競選州長之前,麥考利夫和羅德姆於2012年創辦了一家「綠色科技」(Greentech)電動汽車公司,他們多次訪問中國尋找投資人,由於二人的特殊身分,獲得了投資者的信賴。美國國土安全部2015年的監管報告顯示,前移民局局長亞歷杭德羅·馬約爾卡斯(Alejandro Mayorkas)涉嫌為麥考利夫和羅德姆在EB-5項目上提供便利。然而,這家公司從創立起就陷入經營困境,生產進程一推再推,僱用的員工數量遠低於項目要求,因此被移民局取消了發放投資簽證的資格。

綠色科技及其相關公司在2018年宣布了破產。根據破產請願書,綠色科技從283名申請EB-5簽證的投資者身上吸納了1.41億美元,這些投資者幾乎都是中國人。但是,這筆巨額資金的去向找不到合理解釋,綠色科技從沒建起投入生產的廠房,更沒有賣出一輛汽車。

儘管麥考利夫在2014年就職州長前賣出了綠色科技的股份,但這樁醜聞仍對他造成了一定的影響,他本打算考慮競選2020年美國總統,最終沒能如願。

結語

上世紀九十年代,克林頓推動給予中國永久最惠國待遇,將貿易與人權脫鉤,當時的說辭是經濟發展能夠推動中國的民主化進程,帶來人權和自由。今天,回顧美中兩國關係之時,人們發現被改變的不是中共,而是美國。

二十多年來,西方大型財團源源不斷地「輸血」,保障了中共執政合法性僅剩的經濟基礎,為紅色權貴聚斂財富,對中國民眾承受的迫害視而不見。另一方面,在中共統治下成長起來的畸形企業出征海外,間諜滲透,無視商業社會的秩序規範,輸出極權體制下滋養的腐敗和欺詐。

重新審視滲透到維吉尼亞州的紅色資本,這些企業如今大都陷入破產、欺詐和行賄醜聞,紅頂商人自身難保。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的關鍵時刻,那些曾為利益開懷接納中共的美國商人和政客,也許需要深刻的反思了。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