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的傳奇人生(組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諾查丹瑪斯,法國籍猶太裔預言家,留下以四行體詩寫成的預言集一部。研究者從這些短詩中發現對不少歷史事件(如法國大革命、希特勒之崛起)及重要發明(如飛機、原子彈)的預言。諾查丹瑪斯的預言,無論他在生前還是死後,都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崇拜者。

諾查丹瑪斯於1503年12月14日出生在法國普羅旺斯。他是長子,有四個弟弟。諾查丹瑪斯一家原本奉信猶太教,當諾查丹瑪斯9歲時,全家皈依天主教,不久諾查丹瑪斯的父母改信基督教,並加入了新基督教教會。諾查丹瑪斯從小就深深地受到了猶太神秘文學的影響。這也是在解讀他的預言時有必要注意的一個因素。

諾查丹瑪斯幼小的時候,就因他非凡的才能而十分引人注目。他所受的教育主要來自於他的祖父,拉丁語、希臘語、希伯來語、數學,以及被稱之為天體學的占星術等,無所不學,無所不通。祖父去世後,他回到住在巴裡大街的父母身邊,繼續接受外祖父對他的教育。不久,諾查丹瑪斯被送到阿維尼翁去學習,與居住在當地的幾位表兄弟住在一起。

諾查丹瑪斯對占星術顯示出了極大的興趣,在同學們中間,有關占星術的討論時常發生。他支持地球圍繞著太陽旋轉的天體論學說,在當時,這使得他的父母常常擔懮他會不會被當成異端分子而受到鎮壓,因為他們畢竟曾經是猶太教的信徒。

1522年,諾查丹瑪斯19歲時,家裡人送他到了蒙彼利埃,為了讓他改學醫學。3年之後,他輕輕鬆鬆地獲得了學士學位,並拿到開業許可證。之後,他決定離開大學返回故里,全心全意地去救助可憐的傳染病的犧牲者。

諾查丹瑪斯所著《諸世紀》(《百詩集》)1672年英譯本,收藏於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安東尼奧健康科學中心的P.I.Nixon醫學歷史圖書館。(Zereshk/Wikimedia Commons)

16世紀,惡疫在法國南部地方肆虐,特別是炭疽病的流行,使得人們整天在驚恐不安中度日。諾查丹瑪斯走街串巷,並研治出若干種獨特的處方及治療方法,與各種病疫戰鬥。年僅22歲的他成了當地知名度頗高的好醫生。為救護疫病病人,他奔波於納爾榜、卡爾卡松、圖盧茲、波爾多、阿維尼翁等地。在諾查丹瑪斯的一生中,曾有過不少的中傷者或反對者,但對他面對疾病時的勇氣、人性、對患者傾注的愛心、對貧困者的寬容,無一人表現過異議。

1529年諾查丹瑪斯26歲時返回蒙彼利埃,當年10月23日再度就讀於醫學部,之後得到了博士學位。他選擇了在蒙彼利埃執教的道路。在一年多的教學期間,由於他的新的理論招致眾多的非議,他毅然辭職離去,繼續他飄泊不定的游醫生涯。

1534年前後,諾查丹瑪斯曾與一位「身份高貴而極富魅力的美女」結婚,可惜我們不知道這位的姓名和更多情況。他們婚後生下一男一女。然而,好景不長,惡疫肆虐,儘管他拚命與惡疫搏鬥,但無奈連妻子及兩個孩子都被無情地奪去了生命。

1538年,35歲時他被誤會觸犯教會,當局將他作為異端分子加以追究。為了逃避教會的糾纏,在其後的6年中,他在教會管轄不到的地區顛沛流離。

社會上流傳諾查丹瑪斯有著非凡的預言能力也正是在這一時期。在意大利滯留期間,他與曾經養過豬的年輕修道士有過交往。當時諾查丹瑪斯曾突然跪於地面喊道:「啊,尊敬的教主!」年輕的修道士佩里特終於在諾查丹瑪斯去世後成為塞克斯托恩五世教主。

另一個例子是他和一位叫做弗羅朗比爾的領主的故事。當與諾查丹瑪斯談到有關預言問題時,弗羅朗比爾隨意指著院子中的兩頭小豬仔說:「請你佔一佔它們的命運,讓我看看你的預言能力。」

諾查丹瑪斯當即回答道:「那隻黑色的豬仔將會成為你的盤中餐,而那隻白色的豬仔將會被狼吃掉」。弗羅朗比爾立即去廚房下命令殺掉白豬,用作晚餐。但是領主的家臣養的一隻小狼仔趁人不注意時,竟然將豬肉偷食一空。下人只好自作主張將黑豬仔殺了作成菜餚端上了餐桌。弗羅朗比爾十分得意地對諾查丹瑪斯說:「那頭白豬已經在餐桌上了!」可諾查丹瑪斯則堅持說:「那一定是頭黑豬」。雙方爭執不下,只好把下人叫來詢問,下人無奈,向主人道出了事情的原因。

在威嚴神聖的光彩中,神與我同在。(pixabay)

1544年11月諾查丹瑪斯回到薩朗。不久便與富翁的未亡人安努.蓬薩爾結婚。直到現在,我們仍可以在普拉斯.德.拉.普瓦索努利的一角見到他們婚後居住過的那幢房舍。

與安努.蓬薩爾結婚之後,諾查丹瑪斯過上了一段安穩的家庭生活。據推測,他對玄學的關心、預言性洞察力的產生正是在這一段時間。他把他的主要精力放在潛心鑽研玄學及著書上,很少顧及長期以來的行醫事業。

從1550年起,他每年要編制一套年曆,1554年以後,開始出版預言集。也許最初的成功給他增添了巨大的信心。他全身心地投入了他的預言工作。

諾查丹瑪斯將他在薩朗的住宅的最頂層改造成他的研究室,每到夜間,他總是與他那些神秘學的書籍為伴,在研究室中展開細緻的研究。據他本人後來的記述,他習慣於將他讀過的書籍讀一本燒一本。有人說這或許是因為他手中有當時被教會禁止的書籍,因此這樣說也有逃避教會糾纏的因素。也有人說他的靈感、幻想的源泉,來自於1547年里昂出版的《神秘埃及》,因為在他的預言集中多處引用了該書的段落。但是從預言集中所描述的情景,預言的產生並不是像一般學術研究。

作為開門之作,諾查丹瑪斯在這兩首詩中描繪自己工作的情景。諾查丹瑪斯在預測之時,也曾使用過類似西方古代占星術中用細手杖觸擊黃銅三角架,把水潑向自己長袍的下襬與腳面之上,以祈求神諭的方法。在這裡,預言家講出了自己看到未來時的狀態:在威嚴神聖的光彩中,神與我同在。從後世看他的預言的準確性和預言家所描述的工作情景,預言產生時的超常現象是完全正常的。

1555年,諾查丹瑪斯完成了他的第一部預言集。根據他寫給兒子的信中說,預言的時間跨度是從他所生活的時代直至3797年。

《諸世紀》這一題名與「百年」的概念沒有關係。而是因為每一部預言集由百首自由體詩或四行詩構成,故而得名,他打算寫一千首詩,編成十部預言集。但不知何故,第七部並未完稿(也就是說收入的預言詩未達到一千首)。當整理他的遺稿時發現,他曾經還想寫第十一部與第十二部,但未能實現便離開了人世。

詩是以晦澀難懂的文體寫成的,其中有法語、普羅旺斯方言、意大利語、希臘語以及拉丁語等,時間順序也故意被打亂。儘管如此,後人還是在他的預言中發現了諸如拿破崙、法國大革命、世界大戰、震驚世界的911事件等事情。有些事件的細節描述達到驚人程度,比如當時尚未出現的美國的名字和拿破崙的名字。

1566年,長期忍受痛風折磨,並逐步並發水腫的諾查丹瑪斯,意識到自己不會活得太久,於是在6月17日寫下了他的遺囑。他的全部財產達3444枚金市,在當時著實是一筆不小的數目。7月1日,他請當地的神父為他舉行了最後的儀式。

第二天早上,當人們發現他的遺體時,正如他本人所預言的那樣:「將會發現僵硬地躺在椅子與床之間」。他被葬在薩朗的方濟會派教會的牆壁中,妻子安努用最精美的大理石為他立下了碑。

在大革命時期,士兵們將他的墓掘開,把遺骨埋到薩朗的另外一個教會裡,這就是聖羅蘭教會。如今人們若是去那裡的話,仍可以看到諾查丹瑪斯的墓及其肖像。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