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鞋企面臨倒閉 6元一雙賠錢甩賣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中共病毒不但嚴重打擊了大陸鞋業市場,也衝擊了世界的鞋業市場,令大陸的制鞋企業陷入窘境,損失慘重。很多鞋企的鞋無法售出,訂單被取消,只得賠本甩賣,有的鞋廠甚至將價格下降到一雙6元人民幣。

據中共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一季度鞋服類銷售額為2252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下降32.2%;3月份鞋服類銷售額為689億元,同比下降34.8%。從居民支出來看,一季度城鎮和鄉村居民鞋服類支出分別下降20.1%和11.5%。

據陸媒報導,張強(化名)經營一家制鞋廠,現在每天在社交平台上推銷自己的鞋:批發「100雙起10元一雙,300雙起8元一雙,500雙起6元一雙!」

他表示,鞋賣不出去,銀行貸款還不上,鞋廠面臨倒閉,現在就想把積壓的幾十萬雙鞋賠錢處理掉。

4月27日,在天津經營了十五年代工鞋廠的楊潔(化名)也表示,整整四個月,工廠沒有接到訂單,還接連六七次遭遇退單,歐美客戶給出的理由均為:零售店都沒有開張,不要這個東西了。原來500多人的工廠現在只剩下幾十個人,因是計件結算,不開工,工人自己就離開了。現在她只能撐一天是一天,真不行了就破產。

紡織服裝品牌管理專家、上海良棲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創始人程偉雄4月28日表示:「從今年來看,一整個年度影響已經存在了,連鎖反應從消費端傳導到生產供應端,國內外訂單的減少和取消,庫存壓力陡增,導致生產供應端的壓力比任何時候都大。」

Wind數據統計,星期六(002291.SZ)、奧康國際(603001.SH)、紅蜻蜓(603116.SH)以及天創時尚(603608.SH)在今年一季度淨利潤同比均在下滑。其中,「星期六」下降330.15%;而其它三家老牌鞋企淨利潤下滑佔比分別為96.77%、75.8%、114.77%。

「星期六」董秘何建鋒在解釋業績下滑原因時表示:「2月份基本上沒有生意;3月份逐步開店恢復,但實際上情況也不是特別理想;到了4月份稍微好一些,但同比還是沒有穩定過來。」

奧康國際宣傳策劃部負責人也說:「在不可控情況下,門店必須關閉,但固定支出成本不會改變,房租照常支付,而奧康經營收入卻在大幅下降。」

為了加速銷售,各家鞋廠不得不通過線上渠道和直播招攬顧客。奧康國際和紅蜻蜓的董事長就親自上陣直播間。安踏等運動品牌也在推動全員零售、上線微信商城等方式,試圖將線下流量引入線上渠道。但從整體來看,線上渠道的銷售效果並不理想。

據公開數據統計,天貓3月份運動鞋品類統計中,大陸運動品牌銷售均出現下滑。安踏品牌運動鞋銷售同比下降27.1%,李寧的運動鞋銷售下降30.1%。另外兩個國產品牌特步和361度銷售下降幅度都在40%以上。

報導表示,很多老牌鞋企在瘟疫爆發之前就已經面臨庫存高窘境,瘟疫爆發後加大了去庫存難度。

中共當局雖妄想全力復產復工,以重啟停擺數月的中國經濟,但許多工廠陸續復工後面臨更嚴峻的問題。由於中共病毒全球大流行,海外需求降至冰點,訂單被取消或延遲,工廠無工可做。

《自由亞洲電臺》5月1日報導,幾位中國工廠老闆表示,2月的煩惱是沒工人,3月開始逐漸復工以後,他們遇到的新煩惱是,沒訂單。

中國「五一」小長假開始前,幾家深圳的鞋業工廠告訴工人們,他們可能會放一個長假,時間可能持續兩個月,甚至更久。

李先生在深圳有兩家鞋材工廠,他說,「3、4月就開始取消單,有的要求延後出貨,有的直接說貨不要了。因為歐美店面都關、倉庫也關了不能收貨,就叫我們不要出(貨)了。」

李先生表示,往年的這個時候,是接收歐美秋冬馬靴零件訂單的旺季。「不下訂單,我們就不會生產,周圍一些鞋廠,就直接讓工人放假了,5月、6月都沒班上。」

在鄭州經營三家手機零部件工廠的羅先生表示,他算是蘋果公司的下游廠商,3月訂單比去年同期下滑了至少7成。他說,3月就直接請廠裡通知那些還困在家鄉的工人,別回來了。

李先生表示,「不加班對農民工收入的影響非常大,基本月收入可能只剩下2000多人民幣。」在這種情況下,很多人會選擇離職。

瑞銀集團在四月發布的報告曾預估,中國正在面臨20多年來最糟糕的就業市場。至今年3月末,中國的服務、製造和建築業中約失去了8000萬個工作崗位。

《經濟學人》智庫分析認為,2020年中國有2.5億工人將面臨收入減少10%至50%。

中國券商中泰證券上週報告估計,中國失業率為20.5%,約有新增7000萬人失業,這個數字是中共官方數字的3倍以上。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