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瘟疫大流行下 居危思危

約翰·羅布森(John Robson)撰文/青荷翻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6日訊】現在很多地方開始撤銷隔離令,調查和清理損失。我們最好儘快採取行動,因為這次疫情帶來了廣泛的損害,使我們措不及防,包括為下一次大瘟疫做好準備。

聽到這些,你可能要哭了。但是,現在不要,來聽一個關於亞伯拉罕·林肯的著名故事。

那是在美國內戰期間,當時(林肯)總統在他主持的一場關於英國海軍政策的風暴式內閣會議上,最後對他憤怒的同事們說:「先生們,一次只打一場仗。」(我沒有設法核實這個軼事的細節,但這顯然是他的政策,而且很有林肯腔調。)的確,在私有經濟和政府財政的特殊狀態之間,我們真的無力開啟另一條戰線。

不幸的是,雖然時機不成熟,但並不意味著什麼都不會發生。當美國海軍發布「不明航空現象」的鏡頭時,《國家郵報》編輯發布推文說「外星人,現在不要出現」。我很贊同。但是,無論命運如何,我們都必須做好準備,不要以為我們不想面對那些困境,事情就不會像想像的那麼糟糕。

可以肯定,雖然我們已經很脆弱,但也肯定會迎來第二波SARS-CoV-2疫情高潮。另一個噩夢般的假設是當政府已經廣泛破產,GDP赤字接近高達30%,創紀錄的破產和失業,假如此時發生比SARS-CoV-2更致命性的大瘟疫,我們該如何應對?

其實我們對於下一次瘟疫真的無能為力。生活本就如此,不需要為還未到來的麻煩而苦惱。即使中國沒有處在無能而狡猾的共產政權統治下——腐敗滲透於包括執行公共衛生條例等經濟活動中,現代世界已然是病毒的培養皿,而人類就是傳播媒介。

幸運的是,我們可以對前者有所防備。有很多事情我們可以有所作為。在加拿大,就像其它地方,政府需要減少對私營部門的干預,除了執行必要的合理的公共衛生條例,如在髮廊和爵士音樂節等。

正如我最近在《國家郵報》上所寫,隔離檢疫已對企業,特別是小型企業產生了巨大影響,稅收和借貸的沉重負擔突然使公共部門債務膨脹,我們必須取消毫無意義的監管系統、歧視性稅收及其它創造財富的障礙,包括在公共衛生系統。

說到這,尤其是在加拿大,第二個至關重要的任務是讓新鮮空氣進入我們令人窒息的衛生系統。我們錯誤地認為自己是世界的榜樣。但除美國外,其它經合組織(OECD)國家都擁有綜合的公共體系,每個國家都可以提供相應的私人看護,但沒有一個國家會考慮採用我們極其嚴格而又不公平的法令。

我們需要私人診所、醫院和保險,以增加系統的容量和靈活性。即使在休整期間,沒有任何壞事發生,但在大瘟疫流行之前,我們的公共衛生系統已經超負荷運轉,不斷增長的等待名單甚至超過30年,並在疫情期間不斷惡化。我們嘲笑他人日復一日地做同一件事但期盼不同的結果,但不要笑,事實會嘲弄我們的。

第三,我們需要集中精力做好防疫工作。在4月不斷出現在新聞中的消息之一是聯邦政府在2019年銷毀了數百萬隻手套和口罩,當被問責時,衛生部長勉強給出的理由是大家都在這麼做。(可是她有道理的一面是:2003年SARS流行後,安省政府儲存了補給品,但之後由於口罩鬆緊帶鬆了等原因而系統地銷毀了這些防護品。)

顯然,我們需要個人防護品。儘管私營部門迅速轉型去製造這些產品的速度令人驚歎,但我們還是首先需要制定計劃,確定由哪些公司接軌製造哪些產品。如果我們要丟棄損壞的個人防護品,請考慮下一步的替換。正如生活常識,我們都應該確保廚房裡有一些罐頭湯和飲用水。

我們還需要認真考慮養老院的問題。我並不是說將它們國有化,讓老弱病殘者在生命的最後歲月感受政府的關心和效率。想想看,年長患病的人都已經不年輕,不健康,最可能在大瘟疫中大量死亡。即使沒有大瘟疫,我們也應該在防疫防控方面做得更好。正如我們在醫院所能做到的那樣,抗病毒和抗生素已經成為當務之急。

最後,如果我們不能以強烈的懷疑去對待中共政府提供的說法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那麼這二者下一次可能還會表現得如此糟糕和不誠實,到時候,我們就只好自吞苦果了。

當我們在清除因中共病毒和隔離帶來的損失,並修補漏洞時,所有這些措施都是必要的。同時應徹查各公共機構的表現,而非想當然地隨機改變某些條例和處理步驟。因為這次瘟疫決不會是最後一次。

在較早的專欄中,我問過這是否是我們一直在等待的那場眾所周知的「大災難」。老實說不是。與西班牙流感不同,它沒有針對年輕人和健康人群。到今年年底,尚不確定會有大量的「過度死亡」。(在新西蘭,電腦預測會導致14,000人死亡,現在他們有19例死亡。)但是這次瘟疫沒那麼致命並不意味著下一次瘟疫也是如此,很可能,再來的是這一次的變異版。

這種流行病從很多方面來說都是一次演習。我們體驗錯誤,也是一件好事。但我們承擔不起一錯再錯,尤其是考慮到這次造成了多少傷害,或造成了多少自我傷害。

假設你知道一種新的瘟疫將在9月發生,你將在醫療保健和經濟政策方面做什麼?我會說,儘管去做吧,我們必須有所防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不過,有時,你會做出明智的猜測,這肯定比自滿而愚蠢要強。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