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與中共】澳洲堅查真相 有效阻病毒蔓延

作者:凌曉輝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澳大利亞新州首席衛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今年3月12日曾預計,按照當時的爆發趨勢,僅在新州就將有150萬人感染中共病毒新冠病毒)。按照這個數據模型全澳將有340萬人感染。顯然目前的數字與查安特的預測相去甚遠。截止到5月3日下午5點30,全澳的累計確診病例為6799例,全澳共有94人死於中共肺炎。

中共病毒感染人數與預估數據相差整整500倍。

一、阻止中共病毒的有效途徑

在4月29日的一個疫情研討會上,墨爾本大學教授卡普爾(Shitij Kapur)用加拿大和澳洲的疫情做對比。他表示:「一開始,兩國的確診病例都不到10人。但在3月下旬,情況發生了變化。一個月前,加拿大和澳洲的確診病例都在4000左右。現如今,加拿大的確診病例超過4.5萬,我們只有6000。很顯然,若非抗疫舉措得當,情況會快速發生變化。」澳洲傳染病學專家莎朗·萊文(Sharon Lewin)教授表示,這個抗疫舉措得當便是:莫里森政府及時頒布對華旅行禁令才是避免大量澳人死亡的關鍵。……專家們的結論談到的這些,也說對了部分的表面現象,不過似乎很難說透本質的原因。

其實真正的根本原因是:中共病毒是因為中共隱瞞疫情導致的全球蔓延,瘟疫是針對共產黨而來,因此,與中共脫鉤、揭開中共病毒來源真相,是躲避瘟疫最為切實有效的途徑。

澳洲政府和媒體揭露中共滲透與禍害澳洲,使廣大民眾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切實阻止中共在澳洲的惡行,特別是最近澳洲政府堅持主張和呼籲全球調查病毒來源的真相,這是人類面對這場瘟疫必走的一步,可謂是真正抓住了瘟疫大流行是因為中共一直隱瞞疫情、而導致全球蔓延的要害。

二、呼籲和推動中共病毒來源的獨立調查

澳大利亞總理打算建立一個支持這一調查的國際聯盟,其目的有兩個:第一,更好地了解大流行的起源和蔓延;其次,迫使世界衛生組織進行變革,因為澳大利亞政府認為該組織在疫情爆發的初期舉措遲緩無效。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在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的談話中推動了這個想法。

他堅信,進行一項調查是適當的、必要的和不需要多想的常識。畢竟,該病毒於去年12月31日首次向世衛組織報告後,迄今已感染了超過350萬人,官方數字顯示已有約25萬人因此喪生。

根據《南華早報》看到的中共政府數據,湖北省一名55歲男子於11月17日感染該病毒,他可能是第一個感染此病的人。

全世界都想知道中共病毒(COVID-19)的起源,但是中共對此的反應近乎妄想偏執。中共駐澳洲大使成競業日前警告,若澳洲堅持獨立調查,中共將對澳洲產品和旅遊業進行抵制。

澳大利亞貿易丶旅遊暨投資部部長伯明罕(Simon Birmingham)對中方言論表示失望,並重申澳洲政府立場不變。

伯明罕說:「澳洲並不會因為經濟脅迫或恐嚇,而改變我們的國家安全政策立場,更加不會改變我們對重大公共衛生政策的立場。」他證實,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祕書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已就此事致電成競業。

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4月27日也發表聲明強調,提出獨立調查是「原則性呼籲」,告誡中方不要試圖「經濟脅迫」。澳州衞生部長亨特(Greg Hunt)則指,新冠疫情(中共病毒)是全球性災難,不進行調查反而相當奇怪,「這(調查)不僅符合澳洲利益,而且關乎全人類的福祉」。

反對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佩妮(Penny Wong)也表示,如果中共確信自己沒有責任,就不應該害怕獨立調查。中共大使不想有「懷疑和分裂」,更應該讓國際社會放心調查,釋除疑慮。她說,「為了我們自己和國際社會,我們必須發布正確的、我們認為是正確的意見,讓人類了解這種病毒的起源,這是做正確的事情。」

澳大利亞工黨領袖、聯邦反對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亦表示,同意伯明翰的評論,並支持政府要求進行調查的呼籲。他強調,「澳大利亞希望與中國建立積極的關係,但必須建立在信任和透明的基礎上,而透明度是評估這種病毒及其發生的必要條件。」

最近,「五眼聯盟」情報機構的一份研究報告指出,中共故意隱藏或銷毀了中共病毒爆發的證據,導致全世界成千上萬人喪生。這份長達15頁的研究報告指出,中共對疫情的保密,相當於「對國際透明度的侵犯」。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接受美國CNBC電視台專訪時,首度表態支持追查病毒起源,認為將有助於改善預警系統,並呼籲中國配合調查。

由於中共從一開始就極力對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國隱瞞真相,致使這場瘟疫的大爆發。各國要求調查病毒來源,便是大勢所趨。澳大利亞政府號召對病毒來源的調查,中共十分清楚實質上就是對其邪惡罪行的調查。

三、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

目前,澳洲上至總理、內閣,下至普通民眾對中共的態度,都非常明顯,就是:拒絕中共。

4月28日,《悉尼晨鋒報》發表了彼得·哈特(Peter Hartcher)的評論文章稱,駐澳大使成競業為澳大利亞做出了「出色的貢獻」,向我們展示了中共政府對澳大利亞的「真情實感」。

該評論文章表示,儘管澳大利亞前ASIO局長、國家安全顧問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曾警告,多年來,中國共產黨一直在系統地破壞澳大利亞的主權,企圖「接管」我們的政治體系,但中共政權在我們面前始終擺出一副友好微笑的面具,中共當局在2014年告訴澳大利亞國會,「無論在好的時期還是不好的時期,兩國都應成為能守在一起的和諧鄰居」。如今中國(中共)製造的大流行病,令我們正處於艱難時期。中共駐堪培拉的成大使卻公開以貿易抵制來威脅澳大利亞,並強調稱,調查疫情來源的想法是「危險的」。

文章列舉了成競業的「三個愚蠢」:

首先,他愚蠢到暴露了北京對澳大利亞真正企圖。中共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尋求稱霸,這是中共當局長期以來的手段。但是,到目前為止,該黨只是採用私下威脅和施壓策略,從未公開宣稱。而現在我們都看到了真相——沒有善意,只有黑幫手段。

第二,這是戰狼外交中相當無能的一個表現,因為在房子已經倒塌之後,他還在進行威脅。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校長羅里·梅德卡爾夫(Rory Medcalf)說,「中國疫情對澳洲經濟的破壞程度已超過了其任何抵制行動。」

第三,成競業的評論是愚蠢的。因為對莫里森的公開恐嚇只會引發澳大利亞人對總理的群起支持。

澳洲外長佩恩27日冷靜地對成的言論做出回覆,「我們認為暗示經濟脅迫不是對此類調查要求的恰當回應,目前我們需要的是全球合作」。

澳大利亞財政部長弗萊登柏格(Josh Frydenberg)指則中共當局的言論「荒唐」,並強調澳洲政府不會向中共的經濟脅迫「低頭」。他表示會持續為澳洲的國家利益發聲,不會犧牲健康來換取經濟。

《悉尼晨鋒報》和墨爾本《時代報》之前披露,有中共軍方背景的人物,以及有上海巿政府背景的「綠地控股集團」澳洲分公司的成員,都大量搜刮澳洲醫療物資,然後運去中國。

是什麼措施使得澳洲扭轉了疫情?就是澳洲社會對中共的流氓行徑和本質的清醒與抵制。正如澳大利亞華裔學者李元華所言:在澳洲井噴式的爆發過程當中,澳洲的知識界、新聞界、各級的政府官員,其實就是全面地在反思,這個疫情為什麼在全世界爆發,尤其是為什麼來到了澳洲?他們找著了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撒謊。

禍莫大於無信。中共的謊言已經切實禍害和侵蝕到了澳大利亞。他們毫不避諱地在媒體中報導出來,讓澳洲人迅速地覺醒,應該說是一個全民的覺醒。

四、與中共脫鉤 便是與中共病毒脫鉤

「中共病毒」具有兩層含義,一方面說明了病毒的來源;更為重要的是明確告訴人類,中共就是危害和毀滅人類的真正病毒。因此與中共脫鉤,便是與中共病毒切割。

對普通中國人來說:只有退黨、退團和退隊,遠離中共,才能遠離瘟疫。病毒因報應中共的罪惡而來,也將終因中共的滅亡而去。這個過程必將伴隨著全球各界人士對中共的清醒認識,在善惡正邪面前擺對位置,以及問責、起訴、追究中共反人類罪惡的行動。

在西方,面對巨大經濟利益,一些國家政要和商業人士早已忘了「中共是魔鬼」這一歷史教訓。晉朝文學家和哲學家傅玄在《太子少傅箴》中指出:「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聲和則響清,身正則影直。」面對瘟疫的突襲措手不及,置身於中共和親共西方媒體的宣傳漩渦,很多國家,包括美國、意大利和其它一些歐洲國家,都表現出缺乏對中共的抵抗力,變相接受了「中共經驗」(中共五毛黨稱「抄作業」),因此,哪怕是再辛苦,國力再雄厚,對中共病毒的防疫卻顯得力不從心、無能為力。

這次病毒的傳播有個鮮明特徵,不太符合傳統醫學的認知邏輯,病毒似乎有針對性地集中在親近中共的國家或地區裡蔓延。這清楚地說明,今天的瘟疫就是針對共產黨而來的。

與中共脫鉤,便是與中共病毒脫鉤,各國聯合調查病毒來源的真相,是有效阻止中共病毒繼續蔓延的有效途徑。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