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死者家屬遭嚴密監控 5個以上互相聯繫就抓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武漢到底多少人死於中共病毒疫情,至今依然是謎。為防止死者家屬追究政府責任,中共不但全程控制喪葬事宜,還嚴密監控死者家屬。一名堅持維權的家屬引述警方說法指,如果5名家屬聯繫追責,就可能會被抓捕。

連日來,網名「雪在手中」的張海先生,堅持在網上為死於中共病毒的父親討還公道。

張先生在深圳工作。今年1月15日,76歲的父親不慎摔倒骨折,為了享受公費醫療,張先生把父親送回父親原來的工作所在地武漢,入住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由於當時中共政府隱瞞疫情,張先生不知道武漢已出現「人傳人」,甚至不知道父親入住的醫院已經設置了隔離病區。結果,父親入院幾天後就出現感染癥狀,1月30日確診,2月1日去世。

張先生告訴大紀元,父親走得很痛苦,臨死前還在說「爸爸不想死」。這讓張先生對把父親送回武漢感到終生的內疚。他說,如果不是中共隱瞞疫情,他絕不會讓父親回去送死。

迄今為止,張先生仍將父親的骨灰寄存在武漢的殯儀館。他堅決拒絕在父親原單位人員的「全程陪同」下領取骨灰和安葬父親。

他說,一定要讓父親走得有尊嚴,不讓外人參與。在父親去世時,他就堅持進入隔離病房,給父親穿上了壽衣,因此成為武漢疫情下最後一位目睹父親離開人世而且全程照相的家屬。

張先生透露,武漢還有很多家屬都和他一樣,拒絕由外人陪同領取骨灰,仍將骨灰盒寄放在殯儀館。

張海和父親生前的合影。(張海提供/自由亞洲)

因為張先生堅持不領骨灰並在網上維權,受到警方嚴密監視。深圳警察多次請他「喝茶」,讓他解散受害者家屬微信群。遭張先生拒絕後,深圳警察又讓他回武漢,「只要你人不在這裏,我們就沒事」。

張先生說,不論他人在哪裏,只要他堅持發聲,就會遭到警方全方位監控。武漢也有很多家屬被警察一天多次打電話、三天兩頭上門騷擾。警察說,這是上級一層層壓下來的政治任務,他們是簽了責任狀的,家屬監控不好,他們就會丟飯碗。

張先生堅持在網上揭露當局對他的非法騷擾和威脅。(網頁截圖)

武漢警方明確表示,家屬的微信都處於被監控狀態,如果5名家屬聯繫在一起追責政府,他們就會抓人。

張先生表示,官方嚴重隱瞞染疫死亡人數。很多未計入確診名單的死者的家屬都要討個說法,他們的親人或沒有獲得去醫院救治的機會,或到了醫院也沒得到及時檢測。他們正在為將家人列入確診名單而四處奔波追責。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張先生也還在繼續努力。5月4日,他在微博上發起募捐,爭取為死者建立大型紀念碑,讓世人銘記這場世紀疫癥帶來的傷痛。

不過,微博瀏覽人數遠遠低於預想,第一天才籌到1000元人民幣。張先生說,他後來知道了原因:他這篇博文自己看起來正常,其他網友往往只看到一塊「白板」,顯然是網絡監控所致。

他表示,自己不想讓遭受無妄之災的父親就這樣悄悄消逝,他計劃在公墓立碑,顯示武漢所有死亡確診者的名字和相片,讓世人能記住武漢那段可怕的歷史,同時也警示世人不要重演悲劇。

除了籌款遇阻外,本來說好可以提供立碑場地的墓地也臨時改變主意,打電話告訴張先生,只能提供墓地,不能再立碑。

張先生說,墓碑也可能最終很難建立起來,但是還會繼續努力,「怎麼說呢?我努力過了,無怨無悔吧」。

籌款的監督人楊占青認為,張先生的行動只是開始,要成功,必須有人接力。

楊占青表示:「在這場有很大成份人禍的災難中很多家庭因此破碎,武漢很多感染者都是在聽信政府的說法下才相信不會人傳人,沒有採取任何防護措施的正常工作,甚至參加萬人宴那樣的集體活動,這些不知情的感染者病逝後非常讓人痛心,除了家人的追悼紀念外,整個社會也應該記住這場無妄之災帶來的傷害,立碑紀念就是個很好的記錄方式。」

(記者鐘鼓笙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