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籌款建疫情紀念碑 武漢市民遭傳喚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武漢市民張海的父親,在醫院動手術期間感染中共病毒,於今年2月去世。最近張海提出,要為武漢所有因中共病毒罹難的人們立碑紀念,並追究瞞報疫情者的責任,但他卻成了中共維穩打壓的對象。

5月4號,武漢市民張海在微博發起《籌款立碑紀念在武漢疫情遇難者的募捐公告》,希望能籌到十萬元建碑,紀念所有不幸感染中共病毒而病逝的武漢人。

武漢市民張海:「我籌款立碑是希望因為武漢這些去世人的家屬,能得到一個立碑,希望大家不要遺忘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對我們許多失去家人的家屬來說,是個人間悲劇。希望這段歷史大家能永記在心。同時也希望通過這個立碑,警示後人。我希望這種悲劇下一次不會再重演,這就是我的關於想立這個碑的意義在這個地方。」

張海向新唐人表示,他與76歲的父親一直長居在廣東。今年1月中旬,張海因父親骨折,帶他返回老家武漢治療。但父親在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住院期間,感染了中共肺炎,不到兩週就病逝,至今他也沒有領到父親的骨灰盒。

張海:「這件事對我的打擊是很大的,因為我父親骨折手術是很成功的,當時也恢復的挺好的,就是後期在醫院不幸被染上了新冠(中共肺炎),而導致我父親把命都搭上了,這個事在我心中一直是個很大的傷痛。我是不可能放下的。」

事後,當地政府只給他發了三千元的慰問金,沒給任何說法。

張海:「去世者家屬包括我,都是收到了政府的3千塊的慰問金,除了這,別的都沒有。武漢發生這個悲劇,作為一個家屬心情都是一樣的,希望追責,我目前是採用了發聲的方式,而別的家屬採用的是打官司的方式,共同的心願也還是要追責,也是希望有一個說法。」

如今,已回到廣東的張海,在網上發起募捐立碑紀念武漢死難者活動,但中共不僅將他網上所發的內容全部刪除、屏蔽。現實中,張海也遭到深圳公安的多次傳喚。

張海:「傳喚的就是我本人,我去了派出所去了兩次,他們說我在網上發表『不實言論』,我說我網上發的東西全部是真實的,因為這是我的親身經歷,所以說我並不怕任何人任何部門來調查我,因為我說的都是真實的,不存在裡面有假話。」

張海說,在微博發文的目的,就是為了追責那些隱瞞疫情的中共官員和所謂的「專家」。

張海:「我就盡我的個人力量吧,在微博上面我組織在發聲要求追責,對早期地方政府因為瞞報,加上謊言,所以才導致這場人間悲劇的發生,他們這些所作所為,我認為就是很典型的犯罪行為,所以我就一直在呼籲,希望這些人能得到懲罰。」

不過張海也擔心,幫死難者立碑這件事會遭遇重重阻礙。

張海:「我立碑肯定是希望碑立在武漢,但是因為這件事肯定是很困難的,我還是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希望立碑這件事能夠建立起來,但是如果實在是因為別的因素導致無法建立的話,我會把這些善款用在特別困難的家屬身上。因為每一筆善款我都是做了記載的。」

一直在關注和支持募捐立碑紀念活動的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楊占青認為,為武漢死難者立碑紀念非常有意義。

前大陸資深非政府組織人士 楊占青:「因為這些人真的是死的太冤了,和政府前期刻意的去隱瞞疫情有很大的關係,我覺得這個事件應當被記住。在這個事件中因此病逝的人,更應當被悼念。如果政府沒有去做,那民間去做,我是覺得非常有意義也非常支持。」

楊占青表示,中共打壓受難者家屬的目的,是不願意承擔賠償的責任,也擔心隱瞞的疫情真相被曝光。在這種情況下,他認為受害者家屬更應該向中共追責,講出真相,引起社會更多關注。

採訪/常春 編輯/孟心琪 後製/李沛靈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