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曾助中共建武漢P4實驗室 法國疫情嚴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中共肺炎橫掃全球,法國疫情名列第七名,成為重災區。美國總統川普此前表示,要徹查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是否發生洩漏,從而引發全球疫情大流行。而該實驗室正是在法國幫助下建造的。

截至5月5號,法國的中共肺炎確診病例超過17萬例,死亡案例已破2萬5千例,死亡率高達14.97%。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在電視講話中,曾多次強調法國正處於戰爭時期,病毒是看不見的敵人。

法國政壇也有多位重要人物確診感染,包括內閣部長、國務祕書、國會議員、市長等。

3月,曾任三屆內閣部長的政壇大佬,國會議員德維讓(Patrick Devedjian),宣布確診三天後就驚傳去世,成為首位因感染中共肺炎死亡的法國政要。

《大紀元》特稿指出,這次病毒衝著共產黨而來。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

法中建交50多年,雖然雙方關係經歷高低起伏,但如今在多個層面仍來往頻繁。

這次成為全球輿論風暴眼的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當年正是在法國的全力協助下建設完成。

法國記者伊桑巴德(Antoine Izambard),曾出書《法國-中國之間的危險關係》,披露武漢P4實驗室是按照法國里昂P4實驗室「盒中盒」的模板幫助建設的。法國《挑戰網站》刊登了有關內容。

法國在全球高危病毒研究領域處於領先地位。1999年,法國里昂設立了全歐洲規模最大的P4級別實驗室。

2003年,中國科學院向法國政府請求,協助在武漢建立一所P4實驗室。

這引發法國病毒專家的擔心。情報部門多次向法國政府提出嚴正警告,他們極度懷疑中共有開發生物武器的計劃。

儘管多方反對,但法國政客們還是執意前行。

在時任法國總理拉法蘭(Jean-Pierre Raffarin)的支持下,法國終於在時任總統希拉克(Jacques Chirac)2004年訪華期間,和中共簽署了政府合作協議。希拉克是著名的親共派。他曾呼籲歐盟解除對中共武器禁運等。

美國獨立學者 戈壁東:「當時這個(法國)總理(卡澤納夫)特別強調,我每年要出一百萬歐元幫助它,我現在給它的是歐洲最好的尖端技術,它把最好的尖端技術交給了一個魔鬼,結果魔鬼就在那裡生產了一個危害全世界的病毒。它在磨刀霍霍的時候,你還把你最好的技術交給它,到最後它來殺你。所以你看現在法國的感染就非常嚴重。」

這個合作項目,從一開始就充滿了爭議和疑問。

法國對外安全總局表示,武漢P4實驗室工程,原定由里昂一家建築設計所負責,但2005年中共選擇武漢當地IPPR設計所負責工程,而這個設計所與中共軍隊下屬部門有緊密聯繫,它們是美國中央情報部門的監控對象。

還有法國政府官員向媒體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例如當初承諾只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但如今中方已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其中一些十分可疑。

雖然武漢P4實驗室的誕生得益於法國技術,但最終是中共取得了實驗室的控制權。

法國廣播電臺(Radio France)的調查報導指出,15家非常專業的法國中小型企業為建立武漢P4實驗室提供了支持,但法國卻逐漸被邊緣化。原本計劃要去武漢P4實驗室工作5年的50名法國研究人員,從未啟程。法國《費加羅報》將這一情況形容為「失控」。

也就是說,在武漢實驗室,只有中方研究員,沒有法國研究員。這違反了法中締結合同的初衷。當初雙方同意攜手共抗傳染病。

法方的阿蘭.梅里埃,2015年放棄了負責監督該項目的聯合委員會主席資格,並指稱武漢P4成為「非常中國化的工具」。

而法國因為和中共還有其它談判在進行,所以接受了這種毀約安排。他們擔心停止武漢P4實驗室計劃,會招來中共的經濟報復。

另外,當年非典(SARS)疫情後,由法國拉法蘭政府資助的幾個P3實驗室,去向不明。中共一直拒絕清楚說明這些實驗室的用途。這也讓更多人擔心,中共將來會用類似方式來使用P4實驗室。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特別指出,那些曾參與過武漢P4實驗室計劃的法國高層領導,包括被稱為中國「好朋友」的前總理拉法蘭,和參加過剪綵儀式的前總理卡澤納夫(Bernard Cazeneuve),目前都沒有發表任何相關言論。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