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遠快評】倒習保習公開信唱雙簧?國際社會追責5連擊

中共面臨六四以來最嚴峻國際形勢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觀眾朋友大家好,今天是5月5號星期二,很高興又和大家見面了。在上次的節目中,我們概括性的討論了一下習近平上任以後的施政走向,以及他重蹈幾個末日王朝覆轍的重大失策,其實都圍繞著一個中心話題,就是中共當局現在面臨一個什麼樣的形勢,以及這個政權還能撐多久等等。

現在一週過去了,我們看到形勢的發展變化非常快,在外部,以川普、蓬佩奧和五眼聯盟為代表的西方主流社會聲音,連續就病毒來源問題和中共隱瞞疫情的追責問題在高調表態,這一系列相互協同的動作顯然在釋放極為清晰的信號,就是西方追責聯盟正在迅速形成一個大致的雛形。對北京當局來說,目前的時間差已經所剩無幾,因為美國和歐洲的整體疫情高峰已經在開始緩慢回落,像意大利昨天已經部分解封,而美國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州長庫默昨天也公布了按4階段重啟的計劃。

也就是說,歐美已經熬過了最黑暗的時期,雖然還有一段距離,但現在已經可以看到隧道盡頭的亮光了。這個態勢對中共有重要意義,就是各國政府逐漸開始痛定思痛,開始有時間和精力來認真對待後爆發時期的很多事情,而首當其衝的就是追責。

在這個問題上美國毫無疑問仍然是當之無愧的老大,從國會議員到國務卿,再到總統川普,對追責問題一直緊追不放,最具代表性的當然就是在5月3號同一天,蓬佩奧關於有大量證據證明病毒源自武漢實驗室的講話,以及川普在林肯紀念堂接受福克斯專訪的講話。而媒體也在這一天報道了美國國土安全部的一份分析報告。

稍早時候,我們還看到五眼聯盟在2號被爆出有一份15頁的調查報告。如果再加上英國國防大臣華萊士也在5月4號明確表示,在控制住疫情和撐過危機,英國將要求中共就分享疫情信息的問題上回答諸多疑點。

我們看到,僅僅3天之內,歐美重量級的政治人物和機構,先後發出了類似檄文一樣的東西,羅列中共罪狀,曆數其造成的種種惡果等等,就等著下一步誰出面登高一呼,天下雲集,然後很可能就要大舉弔民伐罪了。

當然,這五連擊中分量最重的要數蓬佩奧和川普的講話。我們先簡單討論一下蓬佩奧的講話。他講話最重要的信息,其實用一句話就可以概括:「大量證據」表明,中共病毒的爆發始於中國武漢的一個實驗室。

首先一點我覺得需要說明一下,病毒源自實驗室,和病毒源自人工合成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泄露不等於人造。大陸和海外的很多媒體報道明顯在混淆這兩個概念。

蓬佩奧的說法當然和川普總統的說法是一致的,這其中包含幾個重點信息:1、美方已經掌握關鍵證據,可以證實中共病毒最初的來源是武漢實驗室,雖然沒有說明是哪個實驗室,但武漢病毒所的可能性最大。2、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剛剛確認了病毒不是人造,那只能說明病毒是研究人員從自然界採集帶入實驗室並發生了泄露。誰採集的?石正麗團隊當然是頭號嫌疑。3、病毒泄露是源於一次意外事故還是人為故意,美方並未給出明確說法,蓬佩奧也只是不予置評,這說明美方仍然在繼續調查,並且沒有完全排除中共故意泄露的可能性。

至於川普的講話則凸顯了兩個重點:1、病毒源自實驗室;2、他要對中共實施制裁,絕不下跳棋。

第一點不用說,和蓬佩奧一致,它們看到的證據應該是同一份。對於第二點,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信息。因為他在此前才公開表態說,相對於北京處理病毒的方式,貿易協議已經是次要問題。現在他又說我們絕不會下跳棋,這說明什麼?

我們幾乎每個人可能都玩過跳棋遊戲,都知道跳棋的規則特點就是遇到障礙了要跳著走,要避開。他說我們絕不下跳棋,說白了就是一句話,我們已經準備好硬碰硬,不會繞道走。

很多人會覺得,川普一向說話不靠譜,隨口放點狠話用不著當真。我覺得他不是隨便說的。他說這話是特意挑選了非常正式的場合,挑選了林肯紀念堂這個地點來發表這番言論。這背後當然有政治含義在裡面。林肯被譽為美國最偉大總統之一,他最大的功績就是用一場戰爭拯救了美國。

所以,川普最近一系列的講話,包括他說對習近平的看法有極大改變等等,都說明他對中共的戰略在開始發生轉變。我們都知道,從貿易戰開始,川普對中共的戰略是一種漸進式的,通過關稅和其他手段來促使中共逐步達成結構性改變,同時保持對習近平的個人友誼,這是他維持中美斗而不破的一個關鍵,也是他定位中共為戰略競爭對手而非國家敵人的基點。

但現在我們看到事情正在發生變化,這個漸進式戰略正在開始往突變,或促成突變的方向轉變,其最大的因素當然就是美國嚴重的疫情。

這次疫情殺死的美國人已經超過在越戰中死亡的人數,其對經濟的打擊超過當年大蕭條時期也已經成為公論。也就是說,先不談病毒來源如何,僅僅因為中共惡意的隱瞞導致疫情擴散,事實上已經讓美國遭受了一次生化戰爭的重創。

只要大概瀏覽一下當前美國主流精英們的各種講話、採訪或社交媒體言論,你就能看到大量出現的都是「不能接受」、「國家安全」、「最大威脅」這一類用詞。共和黨參議院克魯茲昨天公開說,中共是美國在今後一個世紀的最大威脅——大家有沒有覺得這話聽起來似曾相識?因為當初中共和朝鮮都曾經這麼說日本,叫做「百年宿敵」,克魯茲只是表達方式不同,但這個意思非常清楚。甚至就連拜登這種和中共淵源極深的知名親共派,都開始在競選廣告中攻擊川普對中共太軟弱。

所以,這個戰略環境變化的最大後果,就是川普政府已經在認真準備一個促成中共體制迅速終結的方案。這個方案主要是經濟、外交和科技的全面脫鉤與制裁,而且不排除爆發局部軍事衝突的可能。美國《國家利益》最近一篇報道提到,美國太平洋空軍(負責亞太區域防務)正在進行新部署,讓F22猛禽戰機具備不依賴GPS導航的獨立作戰能力,而且毫不隱諱目標就是中共。這是為了防止中共干擾GPS衛星信號量身打造的新技術。

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不多列舉了,就是說習近平當局現在面臨的外部環境和壓力,可以說是空前的。路透社昨天報道說中共國安部向高層提交了一份內部報告,認為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敵意已經上升到六四屠殺以來的最高水平。

但實際上,這次中共的處境比六四之後還要糟糕。上次六四鎮壓後,還有朝鮮、巴基斯坦、古巴、東德、羅馬尼亞等國家表態支持中共。這次瘟疫大爆發,支持中共的國家可以說一個都沒有,連中共視為關係最好的朝鮮和俄羅斯都一聲不吭。

說到俄羅斯,我們順便提一下,最近俄羅斯有兩點值得注意的動向:一個是4月25日,川普和兩國發表聯合聲明,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美蘇軍隊易北河會師。另一個是俄羅斯現在進入高速爆發期,已經連續3天出現每日新增病例超萬例。

也就是說,如果俄羅斯的疫情惡化下去,普京在貿易戰時期「坐山觀虎鬥」的戰略,一定會向美國傾斜,因為疫情的打擊事實上已經斷送了普京的經濟振興計劃,俄羅斯很可能採取隱形、變相方式對北京提出索賠,比如提高出口的石油和天然氣價格等等。

外部環境的急速惡化,實際上已經宣告習近平的開疆拓土的擴張之路徹底終結。而另一方面,他在國內的環境同樣絲毫不能樂觀。

對習近平在國內的處境,我們此前有過討論,就我個人來看,換人的可能性非常低,習近平的地位短期內不會有什麼實質性動搖。但這不等於說,他沒有內部壓力。他現在依然能夠坐穩大位,一方面是依靠了對體制內外都採取了高壓維穩手段,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現在沒有合適的人來接他的爛攤子,都在等著他手裡抱著的定時炸彈炸響,然後再相機行事。

在這樣的背景下,習近平是沒有什麼盟友的,他現在已經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所以他只能自救。我們看到的一個明顯的跡象,就是最近網絡流傳的兩封信。

這兩封信,一個據稱是鄧朴方寫的,另一個據稱是習遠平寫的。

在落款鄧朴方的這封信中,提出了對習近平的15點質疑,看上去內容很多,其實濃縮起來就是兩個字:追責,要對習近平上任以來一系列大左的行為追責。而號稱習遠平寫的公開信,其核心信息濃縮起來也是兩個字:卸責。用大左才能大右的說法,以及政法系對他高級黑來切割自己的責任。

這兩封信,無論從內容到用詞,都不太像其本人所寫,在我看來,應該都是他人偽托鄧朴方和習遠平之名,都是假的。因為他們這個級別的政治人物,如果要發聲向公眾喊話,有的是像上次北大樊立勤貼大字報這種更為轟動有效,而且讓人可信的方式,而不會用這種不知來源的網絡圖片流傳,這種方式太低端,他們這個級別的紅二代根本不屑使用。

但信件內容是假的,不等於其沒作用,也不等於其沒價值。不知大家有否注意到,這兩封信雖然難以確認誰先誰後,但基本上是在同一個時間段內出來的。這就很不尋常,因為從內容看,這兩封信幾乎就是一個提出問題,一個在回答問題,一問一答,配合的非常及時巧妙。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種一方剛剛「冒死諫言」,另一方立馬就積極回應說,高層早有籌劃,正在下一盤大棋,先集權,後改革等等。這種場景在習近平上台8年的時間裡,已經反覆上演過至少3、4次了。所以,這一次的政治版漁樵問答,有很大概率同出一個源頭,很可能只是保習派左右互搏自問自答的又一次實戰演習而已。用老百姓慣用的一個說法,叫做唱雙簧。

不管怎樣,這兩封信的出現,至少說明,習近平在內部的壓力並不小,這個壓力主要的體現,還不是他集權搞定於一尊這一套,其實黨內對習近平反腐集權一直都是默許的。黨內最大的不滿,是他搞砸了和美國的關係,從而直接導致經濟斷崖式下跌,也直接影響到權貴家族的巨大利益。

現在習近平面臨的經濟局面有多糟糕呢?

我們都知道,瘟疫對歐美的打擊後果,已經遠超2008年的金融風暴,對美國甚至直逼192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而這些發達經濟體就是中國大量出口商品的主要買家。大陸有大約兩億的人口是靠這些買家上游的出口加工企業謀生。

現在大陸的一大尷尬就是,儘管政府強制復工了,但大批企業卻無法復產,因為沒有訂單。我們完全可以預期,只要歐美疫情沒有得到控制,其經濟在未來一兩季仍陷於嚴重蕭條狀態,那麼中共龐大的出口產業也必然因連鎖反應而大批出現破產、倒閉。而大規模的失業人口只會拖垮整個社會的消費力,中共經濟成長的所謂三駕馬車,出口和消費這兩匹馬已經基本接近於熄火狀態,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更糟的是,中共的全國債務和GDP的比率已經超過250%,早就越過警戒線了。這註定了中共無法像上次應對2008年金融危機一樣,以大規模舉債從事基建來拉動需求,所以到目前為止,中共提出的提振經濟的措施規模和歐美比可以說相當小,而且大部分都集中投入在許多根本不具有經濟效益的公共建設上,所以根本就無法指望剩下的最後一匹馬——投資,這次能將經濟拉出泥沼。

所以,如果中共用濫發貨幣來放水,就要面臨惡性通貨膨脹。如果不這樣做,則要面對房地產持續下跌與通貨緊縮的風險。因此光就經濟面來看,習近平現在處於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的死胡同。

我們此前討論過,習近平正在重蹈歷史上幾個王朝末日的覆轍,有人可能會說,無論秦朝隋朝還是大明,最終的滅亡都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國內戰爭直接導致了王朝管治系統的崩潰。現在看看大陸,似乎不太可能出現陳勝吳廣或者李自成這樣的人物。。

的確,從這個因素看,習近平現在的處境更像大清面對八國聯軍的時候,那時候慈禧太后還有義和團可以利用,現在習近平能夠利用誰來「扶黨滅洋」呢?沒有人。

但是有一點大家想過沒有,雖然大陸現在看不到農民軍戰爭的可能,但這場瘟疫對中共政權的打擊效果,和一場戰爭並沒有多大差別。而且,我們過去已經討論過,大陸疫情的第二波爆發可以説只是時間問題。

就在昨天,美國安德森癌症中心的華裔終身教授張玉蛟還在公開警告,說美國科學界普遍的看法認為,由於高達50%左右無癥狀感染者的存在,以及病毒高發地區特異性抗體檢測陽性數據正在從百分之几上升到百分之三十左右,這都在預示中國很可能在今年秋冬季迎來第二波爆發高峰,現在大陸的處境,不過只是短暫的中場休息而已。

我們接著剛才的話題說,如果第二波高峰爆發,大家就不難看到,瘟疫對中共管控體系的打擊效果一點不亞於一場大規模的國內戰爭,其烈度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共有沒有可能複製當初大清末年的時候,中央管控系統陷於癱瘓,各地形成事實上的割據狀態呢?畢竟,在武漢爆發的時期,已經有這樣跡象出現過。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好了,由於時間關係,我們今天暫時就討論到這裡。最後囉嗦一句,不少朋友發現我的推特賬號沒有了,是因為前段時間不知什麼原因被凍結了。現在我開通了新賬號,大家用繁體字搜索「唐靖遠」應該就可以看到。有一個用簡體字注冊的唐靖遠賬號,那個是冒牌的。歡迎大家關注,更多的時事討論,我們可以在推特上進行,謝謝各位,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