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風骨 堅守臣節 寧死不事二主的大丈夫

文/劉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風骨者,亦可以說有氣節。有風骨者,不僅是「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而且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還是「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的大丈夫。在中國漫長的歷史中,有「風骨」的大丈夫歷朝歷代都並不少見。本文就說說西漢末年兩位有風骨的人物。

追隨許由伯夷的志節 寧死不事二主的譙玄

漢朝末年巴郡閬中有個叫譙玄的人,頗有才學,在州郡做官。漢成帝永始二年,出現了日食這樣的異兆。成帝於是下詔要各州郡舉薦一名敦厚樸實而又謙讓、有品行有道義的人,前往京城。譙玄是被舉薦者之一,到了京城後,因為策問應對成績優異,被授予議郎的官職。

當時成帝喜歡微服出宮遊玩,還立善舞的趙飛燕為皇后。因為專寵皇后,導致其他妃嬪被冷落,一些皇子也夭折。譙玄就此上書勸諫,希望成帝可以愛惜自己的身體、關注自己的子嗣,以慰天下。當時天下災害頻繁,譙玄亦上書陳述災異背後的原因,但其諫議都不被成帝採納。後來,他任太常丞,因為為弟弟服喪辭掉官職。

漢成帝永始二年,出現了日食這樣的異兆。(Pixabay CC0 1.0)

成帝死後,平帝即位。平帝元始元年,出現日食現象,遂下令公卿大夫們推薦敦厚淳樸、敢言之人。譙玄再次被舉薦,又被授予議郎的官職,遷中散大夫。元始四年,朝廷要選拔八個通曉政治事務又能向民眾推行教化的人,譙玄被選中。他手持天子符節,與其他七人分別巡視各地,考察各地民風民情,實施賞罰的權力。

然而,還沒有巡視完,王莽就篡取了朝中大權。譙玄於是離開使者的車馬隊伍,改名換姓,暗地裡逃回家中,就此隱居起來。

後來,公孫述在蜀地僭越稱帝,他數次派人邀請譙玄出來做官,但每次都遭到了拒絕。最後一次,他派遣使者備了厚禮前往徵召,並告訴使者,如果譙玄不應召,就賜予他毒藥。

當地太守遂親自捧著徵召的文書來到譙玄的家中,並說道:「先生的高節已經彰顯於世,朝廷對您也非常重視,您實在不應該再次拒絕,免招殺身之禍。」

譙玄仰天長嘆說:「唐堯可以說是大聖人,但是許由還是恥於為官;周武王可謂是大德之人,但伯夷為了不做官寧願挨餓。他們是怎樣的人,我就是怎樣的人。為了保全我的志向和氣節,死而無憾。」遂接受了毒藥。

彼時譙玄的兒子泣血向太守叩頭道:「現在國家東面有厲害的敵人,軍隊四面出動,財政一定緊張。我願意拿出一千萬錢,來為父親贖去死罪。」太守隨後向公孫述求情,公孫述同意了拿錢換命的請求。此後,譙玄一直隱居在鄉間,直到公孫述死去。

周武王可謂是大德之人,但伯夷為了不做官寧願挨餓。圖為宋.李唐《采薇圖》,畫上的人為伯夷、叔齊。(公有領域)

不受高官利祿誘惑 寧願服毒也不屈服的李業

與譙玄一樣,西漢末年,拒絕公孫述邀請出仕的還有一個人,他叫李業。他從小就有志氣節操,不隨流俗。他曾拜博士許晃為師,學習《魯詩》(漢初魯人中公所傳)。平帝元始年間,因明經科目被推薦,李業被授予郎官之職。

期間,因不滿王莽攝政,李業便以生病為藉口離職,不接受任何任命。其後為躲避紛亂的時局,隱居在山谷中,直到王莽一朝結束。

在公孫述僭越稱帝後,因素聞李業賢能,就召其任博士。李業仍以生病多年為由數年不去赴任。公孫述十分惱怒,就派大鴻臚尹融帶著毒酒和詔書來威脅李業。意思是如果能來,就授予其公侯之高位;如果不能來,就賜毒酒給他。

尹融根據公孫述的旨意勸李業說:「現在今天下分崩,是是非非誰又說得清?您卻以一己之軀挑戰不測的深淵。朝廷貪慕您的名聲和德行,將官位空了七年了,四季進貢的美食,都沒有忘記送給您。您應該上奉知己,下為子孫考慮,如此身名俱全,不是很好嗎?您現今數年不去赴任,有人猜疑您有賊心,只會引來殺身之禍。」

示意圖。圖為元 吳鎮《墨竹譜‧懸崖竹》。(公有領域)

李業嘆息道:「有危險的國家不要進去,有禍亂的國家不要居住。自己親身做不善的事情,這是道義所不允許的。君子遇到危險會獻出生命,豈能受高官利祿誘惑?」

尹融見李業態度堅決,就提醒他要與家人商量一下。李業則道:「大丈夫心意已決,叫妻子兒女來做什麼?」遂飲毒而死。

公孫述聽說李業寧可喝毒藥也不出仕的消息後,大為震驚,因恥於背負殺賢人之名,就派使者去弔唁祭祀,還贈送了一百匹布。李業的兒子李暈逃避沒有接受。蜀郡平定後,東漢光武帝下詔書在李業家門口建造了碑坊,《益部紀》記述了他高尚的節操,並為他畫了像。

老子曾曰:「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而人若想成為「大」人,風骨顯然是不能缺少的。

參考資料:
《後漢書‧譙玄傳》
《後漢書‧獨行列傳第七十一》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