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緊褲帶過日子」 中國人回歸貧民生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受疫情影響,中國經濟蕭條,民眾收入驟降,失業人口暴增,「勒緊褲帶過日子」正在成為中國人的新常態。年輕人開始流行在網上出售個人物品;有錢人也在縮減開支、謹慎地花錢;解封後的武漢人生活得像貧民,而近日疫情嚴重的黑龍江人則哭訴:「我們快撐不下去了。」

年輕人從狂買變成狂賣

中共病毒疫情使大陸下滑的經濟雪上加霜,民眾除了削減開支外,還通過網上平台「甩賣」自己的閒置物品,阿里巴巴旗下的交易平台「閒魚」成為眾多賣家的首選。

遭受休假和減薪等衝擊,27歲的桂林教師唐悅(音譯)消費觀念發生反轉,她開始熱衷於在網上出售她的個人物品。

唐悅說,「疫情無異於叫醒電話。我意識到一旦出現意外,自己在經濟上毫無緩衝餘地。」

在過去兩個月以來,唐悅已在線上二手市場出售價值近5000元人民幣的個人物品。

「我以前經常過多購物且很容易被打折吸引」,在北京某中藥企業任職的蔣卓月(音譯)說,但疫情改變了她的消費觀念,近來她已售出近50件個人服裝。

圖為武漢一家商場內,一名戴口罩的女士獨自坐在椅子上。(Getty Images)

有錢人縮減開支

即使是有錢人也開始選擇多存錢、少消費的生活。《華爾街日報》5月4日報導,上海一家中國民營企業集團的40歲高管Wu Yun表示,現在要更謹慎地花錢。

Wu的收入並沒有受到疫情影響,但他還是開始控制支出,取消了出國度假和購買一套新房產的計劃。

在上海一家投資基金工作的Wang Haitian本打算今年把他的日產(Nissan)換成一輛特斯拉Model 3,但中共病毒疫情的爆發讓他改變了想法。

31歲的Wang說,當你聽到從經濟到股市的各種負面消息,就很難想增加支出,持有現金才更有安全感。

Lynn Zhou就職的上海教育初創企業於2月關閉,她失去了一半收入,從此她改變了此前的優先支出事項。

33歲的Lynn Zhou表示,中共病毒疫情迫使她開始思考生活中真正重要的東西。她說,擁有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手袋並不能使人免受疫情衝擊。

路透社引述國際知名諮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有20%至30%在中國的受訪者表示將減少消費支出。

即使是有錢人也開始選擇多存錢、少消費的生活。(Getty Images)

回歸貧民生活

在疫情衝擊下,很多中國人失去了工作和收入,生活陷入窘境。不願透露全名的楊女士擔心自己找不到工作,「打算省吃儉用」。

武漢居民王先生感嘆說,疫情的爆發導致他公司業務急劇萎縮。目前他已處於失業邊緣,不得不緊衣縮食,節省現金。

「現在是能少花錢就不會多花錢。以前我們會跟朋友們經常出去聚餐和消費,現在基本都減少或者取消了。買東西也是,之前是先考慮喜歡不喜歡,現在更多的考慮價格是否合適。」

疫情爆發以來,一直以公民記者身份滯留武漢的上海維權律師張展對大紀元表示,解封後的武漢物價高,生活水準下降,「人們開始一種貧民的生活。」

她看到很多武漢人一碗簡單的麵就打發了一餐,「裡面沒有任何菜,弄個雞蛋炒一炒10塊錢一份,這是一頓午飯。」不管是年輕人或工人都這樣,與過去有菜有肉吃米飯的正常日子已大不相同。

有一名清掃工人跟她說,現在是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大家都想盡辦法來節約支出,「人們在慢慢回歸到貧民的狀態。」

很多中國人失去了工作和收入,開始貧民生活。(Getty Images)

張展還講述了一個醫院的女工因為感染中共病毒失去勞動能力,而她所在的醫院根本不管,她完全沒有生活保障,但又不敢維權,害怕得罪政府與醫院,只能自謀生路「就是壓縮自己生活的成本,消費的需求壓到最低,開始適應一種貧民的生活」。

除了武漢人,近日疫情嚴重的黑龍江人日子也不好過。一位牡丹江女士自拍了一段視頻在網上熱傳,她含着淚說,「我們真的快撐不下去了」。

這位女士說,我們現在來店裡,大多數都是不開張的。商場裡面也是沒有人,這是五個月,太艱難了。老百姓幾乎都沒有存款了,個體老闆也幾乎都失去了生意,很多打工的員工也都失去了工作。

「我們身上有太多的標籤,房貸車貸,老婆孩子老人。我不知道別人啊,就是說我上超市的時候,我是幾乎都不買貴的,專挑便宜的,或者是特價的去買。因為我的花銷是只出不進的。但是真的不知道我們還能支撐多久。」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