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炪:從司徒雷登到蓬佩奧,中共謾罵有用嗎?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中共開動官宣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展開輪番謾罵。謾罵有別於批判,後者需要邏輯與證據,而前者只需要與文明相敵對的無恥與流氓精神即可。說謊有時還是需要智商的,但謾罵全憑放大音量耍潑罵街。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司徒雷登是大陸幾乎家喻戶曉的人物。這源於毛澤東1949年八九月間連續發表五篇攻擊美國政府的文章,其中一篇的標題叫《別了,司徒雷登》。毛黨魁在這五篇新華社社論裡把當時的美國駐中華民國大使司徒雷等罵成「滾蛋大使」。從此,司徒雷登在中國人的眼裡就成了美帝侵略中國的爪牙、中國人民的敵人。

真相卻截然相反。

司徒雷登:共產主義是一種惡魔的制度

司徒雷登1876年出生於中國杭州,父母是傳教士。他在中國生活的時間超過半個世紀,他曾描述自己:「我更像一個中國人而不是美國人。」

在中國年長者們的記憶中,司徒雷登是一位傑出的教育家。1918年他受邀國民政府,成為燕京大學首任校長。這位中西合璧的教育家的理想,是要把燕京大學打造成中國的哈佛耶魯。在燕京大學33年的校史中,培養出了許多大師級的學術人物,如錢穆、楊絳、費孝通等。1952年,隨著燕京大學被中共拆解合併到北大、清華、中財大等院校,其「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的校訓亦魂散未名湖。

司徒雷登本是基督徒,但他從小熟讀四書五經,對中國傳統神傳文化有著獨到的認識,他在《司徒雷登回憶錄——在華五十年》曾這樣描述:「中國傳統的文學的核心指出了人要與宇宙道德秩序的相互和諧,長期的閱讀除了加深我對中華文化的敬重外,也陶冶了我的性格,並讓我對神的信仰更加堅定。」

對於神的篤信,使他對共產主義有著比同時代的人更為清醒的認識。他在回憶錄中有著極為精闢的論斷:「共產主義是一種惡魔的制度,它們否定神的存在,也否定人有靈魂。它們宣布一切事物都是物質,一切的行動都是唯物主義。它們強迫全人類接受它們,並運用武力及欺騙手段達成其目的。共產主義要吞噬一切以達成自己的生存,它的慾望永無滿足之日,任何善意與溫情都不可能改變它的態度,對於這個擾亂世界的惡魔我們必須全力阻止。」

司徒雷登對於中共非中國,竊政後的中共奴役中國人的惡行,同樣有著驚人的認知:「中共政權是蘇俄共產集團的一部分,它們將中國的民眾關押在鐵幕中並將之成為赤化世界的幫凶,以侵略者的姿態侵犯了一個個鄰國。」

對於二戰後雅爾達會談與波茨坦公告中美國政府向共產主義妥協而達成的對中華民國不利的結果,司徒雷登十分失望。他曾建議美國對華外交政策是要堅持對中華民國政府的承認,而不是對中共的承認,並警告美國政府,「任何外交政策切莫受到利益交換以及虛偽不實的承諾,一切政策應當建立在我們的立國基礎及精神」,因為「這是神給我們國家的使命」。

司徒雷登對中共清醒的認識,影響了美國國務卿艾奇遜主導編寫的《美國與中國的關係——關於1944~1949年時期》(簡稱《美中關係白皮書》)觀點基調,艾奇遜說:「今後美國必將不再支持大陸上的政權。」

這就是為什麼毛澤東要親筆連寫五篇反美檄文,且把謾罵司徒雷登為「滾蛋大使」的真正原因。《別了,司徒雷登》後來成為大陸中學語文教材的重點教學內容。一代傑出的教育家、外交家,神的信徒在整個半個世紀的中國人眼裡變成了反動典型、人民公敵

中共的謾罵是為了煽動仇恨,是黨的鬥爭方式

通常罵人是出於氣憤,但中共罵人是為了挑起氣憤,煽動仇恨。中共的罵從來都是只有文革式的口號與標語,沒有原因與理由,只有扣帽子、打棍子的定論,沒有任何站得住腳的邏輯與推導。因為它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明白被批判者的錯誤與荒謬,而是要讓人服從批判者——黨的意志,因為中共就是真正的謊言、錯誤與荒謬的製造者,仇恨的煽動者。

所謂咬住仇、咬住恨,仇恨發芽要生根。誰跟著中共罵的最潑最狠,最痛哭流涕與咬牙切齒,誰就最革命、最愛黨愛國。

這種舉國體制性的罵戲、哭戲,中共演了幾十年了。罵反動派蔣介石,也罵革命功臣劉少奇,罵敵對勢力美國,也罵蘇修共產國際。罵今人,也罵古聖賢,罵孔子、罵武訓。罵天罵地罵神佛,罵完爹後又罵娘,黨把誰放在了眼裡?什麼「發動派」、「萬惡的資本主義」、「萬惡的舊社會」、「資產階級的孝子賢孫」、「臭老九」、「工賊」、「黑五類」、「反黨反社會主義」、「大毒草」、「人民公敵」、「暴徒」、「邪教分子」、「人類公敵」,五花八門,應有盡有。

罵變成了向黨表忠、站隊表態的一種方式,罵講階級性,不講倫理與人性。罵甚至成為入不入罪的標準。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信仰的過程中,很多地方的派出所警察、610官員強迫法輪功學員罵師父、罵法輪大法,不罵就判刑。在勞教所和監獄中不罵法輪大法的就加刑。法輪功學員無論男女老少都遵循「真善忍」,說話禮貌,待人和藹,洗腦班因此而逼學員們講髒話、罵人,否則就是沒有達到洗腦標準,要送進監獄繼續改造。

戳穿中共魔鬼畫皮的蓬佩奧與班農

中共近期在央視三次用野蠻的攻擊性語言謾罵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背負四宗罪」,「突破做人底線」,並定義他為「人類公敵」。法廣認為,自中美八零年代建交以來,蓬佩奧可能是第一個如此遭遇「文革模式」抨擊的美國國務卿,為何?有分析認為這與這位國務卿毫不猶豫地擔當特朗普總統的鷹派,揭露北京隱瞞病毒疫情真相一馬當先有重大關係。」

4月29日,蓬佩奧在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中國共產黨現在有義務向世界說明,這一大流行病如何從中國蔓延到全世界的,對全球性經濟造成破壞」。中共現在仍在「繼續進行掩飾和迷惑。它們持續向世界發出威脅,而我們要把事實查個水落石出,不僅僅是為了當前(疫情),還是為了將來這種事情不再發生」。

5月3日,蓬佩奧在接受ABC的「This Week」節目採訪時說,「我可以告訴你,有大量證據表明這(病毒)來自武漢的實驗室。」蓬佩奧還向該媒體揭露了中共掩蓋疫情的手法:「我們已經看到他們把記者趕出去的事實。我們還看到這樣一個事實,就是那些試圖報導此事的人,中國的醫療專業人士,被噤聲……這些威權政權所做的一切事情,共產黨的運作方式。這是一個經典的共產主義虛假宣傳。」

無獨有偶,5月3日,中共央視銳評又向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開火謾罵,稱班農為「頑固反華分子」。中共的手法還是那一套,只公布「罪名」,不敢向國內展示「罪證」。

中共不敢向國內民眾公布的是,蓬佩奧與班農都是能正確區分中共與中國的人,他們的觀點代表了美國的精英階層。美國無論左右兩派目前在反共的問題上是一致的。就連親共的基辛格早在2019年也不得不沮喪的告訴中共:「中美關係再也回不到從前了。」

班農近日在America’s Voice News Network直播節目「War Room」中,凍結中共領導人在美國的數百億資產,用以賠償這場全球瘟疫的死難者。

班農說:「我一直都在說,中共才是我們的敵人。中國人民不是(敵人),中國也不是(敵人),而是中國共產黨!它們就是一個黑社會,儘管看起來精明。」

中共附體了中國人和中華民族,借掩蓋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疫情而禍害了全世界,卻被蓬佩奧與班農公開揭露,剝了畫皮,中共能不急嗎?

謾罵外交能逃避追責,保黨不倒嗎

七十年前,毛黨魁寫完《別了,司徒雷登》之後,又提筆寫下了《丟掉幻想,準備鬥爭》。謾罵是為戰鬥埋伏筆,一直鬥了七十年,八千萬中國人為此而喪生。如今,中共從「厲害了我的國」到「大國戰疫」,再到戰狼外交和近期的一路謾罵,中共的流氓匪態驚醒了世界。

美國之音5月4日發表《面對國際追責壓力 中國實行咒罵外交》一文指出,「在世界許多國家有意就中國共產黨當局隱瞞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導致疫情在中國大爆發禍害全世界的問題追究中共當局責任並尋求賠償之際,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近幾個星期來展開咒罵外交。」

文章同時揭露中共新華社製作《病毒往事》(Once Upon a Virus)短動畫視頻,洗白中共當局對疫情的隱瞞,同時指責美國政府無能造成疫情嚴重。但文章最後指出:「中共當局推出的疫情敘事在國際間大都起到適得其反的效果,當局以文藝方式推出的敘事則成為笑話。」

在國際社會,有學者據此次武漢疫情所造成的損失與給全球政治經濟帶來的混亂與重創,將全球疫情比作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目前世界各國正在對中共掩瞞疫情而造成的全球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爆發啟動追責程序。

中共百年惡貫滿盈,中共肺炎(武漢肺炎)添新債,天滅中共無懸念。謾罵外交能保黨不倒嗎?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