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知名政治家:中共是紅色病毒 危害全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7日訊】 隨著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國家開始認清中共隱瞞疫情的謊言,更多的國家政要站出來譴責和追責中共。

近日,瑞士知名政界人物,曾任瑞士第一大黨––瑞士人民黨副主席的奧斯卡·弗雷辛格(Oskar Freysinger)接受新唐人專訪, 他精闢地剖析了共產主義對世界的威脅,指出「中共是附著在中國文化上的病毒,劫持了中華(五)千年文化」。

弗雷辛格自1997年投身政界,2003年至2015年曾任瑞士國民議會議員,現任瑞士人民黨(UDC)副主席、榮譽國家顧問,他同時又是作家,自2004年至今出版了十幾本著作,曾獲瑞士Festival Rilke de Sierre詩歌獎和Savièse文化獎。

以下是對弗雷辛格的採訪(經過編輯和刪改):

與台灣處理疫情方法相比 中共原型畢露

當記者問到中共處理疫情危機的態度時, 弗雷辛格認為,相比台灣冷靜而當機立斷,中共在這場危機中原形畢露,同樣「露餡」的也包括世界衛生組織(WHO)。

記者: 今天和您談的主題是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中共政府從一開始是怎樣處理危機的?

奧斯卡·弗雷辛格: 「這太可怕了。因為事實上從12月份開始,中共政府就得到了消息,但有人(中共)讓吹哨的醫生噤聲了,他們試圖隱藏這些信息。」

「世衛組織在全球健康問題上扮演可疑角色,他們幫助中共降低病毒的嚴重性。那位埃塞俄比亞裔總幹事——他在中共的支持下被任命到這個職位——他必定受益於中共,所以基本照搬中共所說的,以至當澳洲和美國暫停所有與中國往來的航班時,世衛卻譴責美國和澳洲,說這是民族主義、醜聞等等。然而美澳做得對,就應該馬上有效地關閉邊境。我們看到那樣做的國家在這場大瘟疫中遭受的損失最小。 」

「而台灣行動非常非常快,根據十多年前經歷SARS的經驗,他們馬上關閉邊境,發出警告。並通知了世衛。但因為中共政權排斥台灣在世衛組織的觀察員身分,所以世衛就當台灣什麼也沒說,根本不聽。

「台灣那時的警告是完全正確的。如果我們一開始就認真對待,如果我們當時立即管控,建立隔離區、準備應有的防護措施,顯然能避免很多死亡。 如今當人們開始冷靜分析的時候,所有的國家都意識到了中共和世衛做了災難性的決定。」

「中共不是中國 而是附在中國身上的病毒」

奧斯卡·弗雷辛格認為五千年中華文明與中共無關, 中共是正統中國文化和中華民族身上累贅的一顆毒瘤。

奧斯卡·弗雷辛格: 「中國並非一個本質上咄咄逼人的國家, 回顧歷史,我們發現這個曾經的中土之國有史以來都是和平而寬容。 然而自從中國共產黨取得了政權之後,這個國家開始充滿侵略性, 因而千萬不要把千年古國——擁有數千年的偉大中華文化的中國,擁有老子、莊子和孔子智慧的中國與中共相提並論。 中國共產黨是附著在中國身上的病毒,挾持了擁有數千年文化的中國。」

弗雷辛格指出,中共與曾經的蘇聯一樣,企圖稱霸世界,然而當前美國仍是實力雄厚的第一強國,中共一直嘗試一切手段去征服美國和世界,於是軟實力成了中共的手段。

奧斯卡·弗雷辛格: 「中共(與美國相比)並沒有那樣的實力,他們並不真想與美國正面開戰,但是他們一直在使用軟實力, 也就是說他們把他們的人安排在越來越多的國際組織領導位置上。 比如當前WHO的這位總幹事正是中共放到WHO中的。 埃塞俄比亞是經濟上非常依賴中共的國家,通過這樣經濟的關係,中共就掌控了世衛組織的這位總幹事。 」

「將正常社會變成蟻穴 中共威脅全世界」

弗雷辛格認為中共以資產主義的經濟理論做包裝,迷惑了全世界自由國家和西方民主國家,正是西方世界通過貿易,養大了中共這個怪胎。中共將中國的國民轉變成了蟻穴的螻蟻, 每一隻只顧埋頭覓食,卻迷失了真正的航向。 他表示中共畸形的意識型態是對全世界的威脅。

記者:您是否認為中共是對世界的威脅?

奧斯卡·弗雷辛格: 「是的,(中共)和危險,因為就像我說的,中國是一回事,而中國共產黨是另一回事。中共把中國人變成螻蟻堆, 中共是嫁接在中國身上的一種病毒,挾持了這個古老文化。

「這個(共產主義)制度採用了對個人的系統控制,這是一種極度暴力的極權主義。要知道自由世界對中國當前的經濟實力負有責任,因為我們都往中國投入資源,我們總想要產品更便宜、市場更興旺等等。我們還把例如口罩、手套的生產投放到中國,那麼突然發生這樣一個危機時,我們發現自己得完全依賴中國。」

他表示如果自由世界將經濟未來依託在中共身上, 這才是全世界的真正危險。

「依賴一個怪異的政黨,人們只能在一個輾壓他們的系統中充當一隻螻蟻。所以很危險!只要看它如何對待自己境內的少數民族就知道了,我關心西藏的自由,我在議會時曾就此提出許多議題;我也關心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整個(法輪法反迫害的)事情絕不尋常,涉及活體摘取人器官的醜聞;然後是維吾爾族等(問題)。我們看到(中共)對少數群體根本不尊重。所以,這種把人非人化的政權威脅了我們。 正是這個原因,(世界)必須清醒,不能妥協於中共這塊壞疽。 」

「中共是紅色病毒 是導致危機的元凶 」

弗雷辛格認為,當前的疫情肆虐著全世界,而中共才是導致這個病毒危機的真正病毒。

記者:新唐人電視台和大紀元時報提議不稱冠狀病毒,改稱中共病毒,您怎麼看這個名字?

弗雷辛格:「中共正是紅色病毒!坦率講,這個毒瘤、這個極端集體主義病毒在中國和所有共產主義國家作祟,柬埔寨的波爾·布特的制度也一樣。這(共產主義)是一種病毒,一種存在於社會機體中的病毒。

「現在(中共)輸出給我們的病毒,是侵害人體的生物病毒,而我認為政治病毒就算不是更危險,也是同樣危險,這兩者息息相關。如果不是因為有(中共)這種政治病毒,我們不會有如此快速的生物機體的病毒傳播。 實際上中國所有人都怕受到上級打壓,所以不敢公布消息而『保持緘默』,媒體完全受到控制,數字完全受到控制。」

「世界各國應該吸取教訓」

奧斯卡·弗雷辛格認為,西方的民主國家必須吸取教訓,他們為利益驅使而將中共養大。

奧斯卡·弗雷辛格: 「爲了商業利益,他們(西方民主國家)都跟中國做生意,那些億萬富翁做的交易巨大,因爲中國國土之大,市場巨大,那些人不希望得罪中共。 西方自由國家在中國大陸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力量,西方負有責任,因為縱容了中共,賦予了它擁有不可思議的經濟力量。當我們審視這次瘟疫危機,就會發現那些緊密的經濟聯係。 我想說,自由世界的決策者們在縱容了中共。」

「我們必須停止當前的一切! 經濟要為人服務, 就如同政治要為人服務一樣,而不是反過來,人淪為政治的奴隸,而人絕不是蟻穴中淪為奴隸的螻蟻。」

奧斯卡·弗雷辛格認為:「(西方)需要撤回其在中國的生產綫,重振國內經濟。 拿法國來説,法國現在幾乎已經全面去工業化了,這無疑是可怕地削弱了一個國家的實力,因此必須要重塑經濟自主權,因爲你根本無法掌控中國那裡會發生什麽。 企圖期待中共政權聽從國際的聲音,那只能是幻想。」

「我會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

弗雷辛格表示這場疫情危機正為世界各國敲響警鐘, 各國要重塑主權,遠離中共。

記者:您認為這次疫情是上天的一種警告嗎?

弗雷辛格: 「我當然也懷有信仰,我知道,在這個可見世界(物質世界、現實世界)中發生的一切,總是源於不可見世界。我絕對相信,在可見的現實背後必有真相。人違反這些永恆的規律就必須得買單。人可以做,但是要償還,必須付出代價。人不可為所欲為。」

記者:身為政界人物,您能做什麼來改變狀況?同時身為作家的您,會在文章中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嗎?

弗雷辛格: 「我為一家報紙寫專欄,每週固定發表關於中國的情況,明天早上將出版。必須為人提供信息,信息至關重要。我會在文章中使用中共病毒。中共不是老子和莊子的中國,它是病毒,它侵襲了中國社會的機體,並將其轉變為螻蟻窩。」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