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四家公司獲批疫苗臨床試驗 兩家曾涉疫苗醜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8日訊】目前全球都在加緊研發中共病毒疫苗,而中共迫切希望搶佔到先機。不過目前獲批進入臨床試驗的四家中國公司中,就有兩家有疫苗醜聞。中國產疫苗是否能贏回民眾信心?

《紐約時報》5月6號的報導說,中共已將疫苗開發列為國家優先任務,它削減了繁瑣的手續,並在資源上傾向藥企。目前四家中國公司已經開始了候選疫苗的人體測試,超過了美國和英國的總和。

不過這四家藥廠中有兩家,「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與「北京科興生物科技」都曾涉及過疫苗醜聞

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是國企。2017年11月3號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曝光,「武漢生物」生產的40多萬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批号:201607050-2,规格:0.5ml),被注射到數十萬嬰兒體內。早在2010年,武漢生物的狂犬病疫苗也出現過問題,僅召回了20%就不了了之。

「武漢生物」曾因接種疫苗產品的不良反應遭多人起訴。法院文件還顯示,「武漢生物」員工多次被判在銷售疫苗過程中賄賂地方疾控中心官員。但直到2018年爆發的「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假疫苗醜聞中,「武漢生物」才引發公眾關注。公司被罰款,幾名官員受到處罰。

另一家「北京科興生物科技」也曾被曝光腐敗醜聞。根據北京市第一中院的判決書,從2002年到2014年,時任北京科興總經理尹衛東為讓公司獲得藥品審批,向國家藥監局藥品註冊司生物製品處處長、國家藥品審評中心(CDE)原副主任尹紅章和妻子行賄。但科興沒有受到指控,尹衛東現在是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

這只是中國疫苗行業黑幕的冰山一角,雖然中國民眾急切盼望疫苗問世,但是對中國製造的疫苗,民眾有信心嗎?

疫苗受害兒童家長楊女士:「在我們的可信度的話就是零。那你想想看我們的孩子,殘疾是百分之百的。他的殘缺是百分之百,那疫苗的可信度就是零。因為中國現在疫苗沒有保障法,前段時間建立的疫苗立法也只是疫苗的管理法而已,不是對疫苗受害者的一個保障法。」

楊女士的孩子在2008年打了百白破疫苗後致殘,但沒能得到賠償。她維權多年深感艱難,認為中共連「人禍」都處理不好,更不會有能力對應「天災」。

楊女士:「疫苗這個病毒是人禍,他們把這個責任推得乾乾淨淨。然後發生天災的時候,新冠肺炎是天災,他們完全沒有能力去承擔。他們慣性把這個事情給抹殺掉,真相給抹殺掉。這個是體制出了問題。衛健委、疾控,包括整個國務院、疫苗的廠家、還包括醫院的醫生,這個利益鏈出了問題。」

在中國藥廠贏回信任以前,另一些醫療用品生產廠家已經喪失了信用。之前中國出口給捷克、義大利,荷蘭等多個國家的醫療物資都被曝光是劣質產品。

美國某制藥公司醫學總監朱偉:「如果中國民眾有機會和能力獲得不是國產的疫苗的話,這些老百姓還是會更願意選擇非國產的疫苗。另外國際社會在領教了這些劣質中國產的口罩、呼吸機、防護衣這些產品以後,我自己是不覺得中國產的疫苗會有真正意義上的國際市場。」

《紐約時報》說,中共還希望藉率先開發出疫苗,轉移因壓制早期預警而導致全球大流行的指控,並提升所謂科學和醫療強國的地位。一位高級官員說,供緊急情況下使用的疫苗可能在9月就緒。

前美陸軍研究所病毒學研究員蕭恩博士:「臨床實驗,藥物的開發,疫苗的開發,如果是有政治目的在背後,有政治壓力在背後,那麼這樣做出來的疫苗的實驗數據結果,我覺得世人也應該打個問號。」

另外獲批臨床試驗的還有陳薇院士團隊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已經進入II期人體臨床試驗。第四款是中國生物北京生物製品研究所的滅活疫苗。

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丁胜之前對媒體表示,為提升疫苗研發進度,在臨床前研究階段,科研人員已經採取了一些非常規的方法。他警告「從科學上看,再急也不能降低標準」。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李沛灵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