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共嚴控武漢逝者家屬 5人互相聯繫就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8日訊】武漢到底有多少人因中共病毒死亡,至今依然是謎。為防止逝者家屬追責,中共不但全程控制喪葬事宜,還嚴密監控逝者家屬,封殺家屬微信群,訓斥威脅群主。公安更警告,如果維權召集超過5個人,就會被抓。

據《紐約時報》5月6號報導,湖北宜昌的公務員譚軍,是中國公開就疫情提告中共當局的第一人。

網上流傳他的一份起訴書,他指責政府隱瞞掩蓋病毒的真實情況,導致民眾「忽視了病毒的危險,放鬆了警惕,疏忽對自己的防護」。他說,1月初病毒已經開始流竄,湖北官員仍在武漢舉辦了約4萬個家庭的萬家宴,他呼籲政府向人民道歉。

不過,對逝者家屬來說,道歉是遠遠不夠的。武漢市民張海希望為父親追討賠償,並希望有關官員受到更嚴厲的懲罰。

張海76歲的父親因中共病毒併發症,2月1號在武漢一家醫院病逝。他憤懣之下註冊了微博,並取名「血在手中」,因驗證沒通過,又改為「雪在手中」,提醒自己莫忘喪父之痛。

3個多月以來,他通過微博、微信和媒體發聲、公開籌款設立遇難者紀念碑、撥打武漢市長熱線,換來的只是警察對他的無盡騷擾和全面監控。

武漢市民呂先生表示,在中國,逝者家屬向當局追責的前景非常不樂觀。

武漢市民 呂先生:「因為我們見過太多這樣的,作為一個受害者,不僅是疫情,其他受害者受到政府的迫害,然後他去找律師或者去上訪,在我們這個並不是法律社會來說,你找政府打任何官司,他贏的可能性很小,這種小,可以小到忽略不計的。」

呂先生說,你找政府維權,他們會用盡手段把你所有的渠道全部堵死。

呂先生:「你去靜坐也好,去政府門口示威也好,這麼多年,實際上,政府最強大的就是維穩、捂蓋子,把黑暗給掩蓋住,這是它們一貫所做的,我們朋友聚會的時候就說,政府它並不是真正去解決問題,它是掩蓋問題。」

呂先生說,病毒爆發時,政府就應該公開信息和資訊,但它一昧的隱瞞,造成了天量損失,和惡性蔓延,但它並沒有感到歉意。就像文革發生那麼大事,它也沒有懺悔,也沒人敢提出賠償。

呂先生:「更何況現在疫情這種政府一味地甩鍋、推卸責任,然後攪混水,所以它是絕對不可能(賠償),如果它賠償你,就間接地等於承認,這個事是它自己所造成的。」

為了推卸責任,中共還禁止家屬抱團取暖。張海曾見證100人的家屬微信群被封,群主被警察上門訓斥。他現在所在的家屬群,也很難討論維權策略,公安威脅,如果維權召集超過5個人,就會被抓。

和張海有著相似經歷的劉沛恩,3月底,在武漢官員的陪同下埋葬了父親的骨灰。他在網上討論疫情,並接受外媒採訪,他說,地方官員寸步不離地跟著他領骨灰。他因此遭到全面監控,警察還上門威脅,要他考慮11歲女兒的求學和生計。

他4月9號在視頻中說:一個月內不再發聲,被抓就沒法抗爭了,他深知起訴政府,可能令自己消失,關於如何有效地維權?他說,政府早期瞞報信息是最關鍵的突破口,是鐵證。他已醞釀好下一步計劃。

目前在紐約的陳建剛律師,3月初和其他律師和公益人士組成律師顧問團,幫助家屬索賠。但是現在的情況非常艱難。

原大陸維權律師 陳建剛:「我所得到的信息確確實實讓我做律師的很悲觀,現在只能是一個接觸的階段,而且即便是在接觸的階段,這些人所遭受的壓力都非常的大,很讓人難過,他們的確是家破人亡,不僅得不到政府公正的對待,而且現在面臨著二次傷害。」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說,在中國,起訴政府是不可能在維權層面解決的,一定要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

加拿大華裔作家 盛雪:「中共病毒整個事情,從它的發生、發展到目前的局面,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清晰的線索,就是中共它一手造成了這次疫情,而且它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去掩蓋、去歪曲、去消滅證據,然後,這當中造成了這麼多的死難,所以你去找一個劊子手去給自己維權,這真的是不可能。」

盛雪提醒,要討公道不應該用維權的手段,而是站起推翻中共專制,這樣,所有的問題才能真正得到解決。

採訪/陳漢 編輯/李韻 後製/陳建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