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習近平派人重返武漢 查疫還是查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8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央指導組赴疫區武漢工作,最近剛剛返京。但詭異的是,習近平又立即派員前往湖北武漢。並強調,當前疫情還有很大不確定性。外界猜測。習近平此舉目的有二:一是武漢疫情存隱患,二是有可能要查處相關責任人。

綜合陸媒8日報導,黑龍江省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指揮部疫情防控組日前發布消息,自6日0時起,下調哈爾濱南崗區、綏芬河市風險等級,由中風險調整至低風險區。自7日0時起,下調牡丹江林口縣風險等級,由中風險調整至低風險地區。

通知稱,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全力推進復工復產復商復市,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

在此之前,爆發群聚感染的哈爾濱市、綏芬河地區,以及廣州市越秀區及白雲區等,均於4月18日調升至「中風險地區」。北京市朝陽區則被列為中國唯一高風險地區。

按照中共國務院相關劃定標準,以縣市區為單位,無確診病例或連續14天無新增確診病例為低風險地區。

如今,全中國的疫情中高風險區域全部「清零」。

圖為習近平視察武漢時在掛有「火神山醫院」的建築前發表講話。(截圖)

值得關注的是,5月6日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仍在說中央決定向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派出指導組,督促貫徹落實黨中央關於疫情防控工作各項決策部署,並強調, 當前疫情還有很大不確定性。

習近平還表示,認同中央指導組在湖北的工作,並要求研究完善常態化疫情防控體制機制,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提升疫情監測預警能力等。

香港《明報》分析,其中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是否意味中央將要向被指在此次肺炎疫情中,有瞞報失職之嫌的中共疾控中心展開問責,值得觀察。

中共疾控中心在此次疫情爆發之初的角色問題,曾經備受質疑,特別是該中心管理的大陸傳染病直報系統未能發揮及早預警效用,有遲報、瞞報或漏報之嫌。

不少輿論將矛頭直指該中心主任高福,2月中旬,在武漢地方官員與北京對疫情進行「甩鍋大戰」之時,多家地方官媒報導,高福被中紀委調查的消息。不過,直到現在他仍在抗疫一線,中共內部不同勢力之間的爭鬥正趨於白熱化。

不過,5月6日,在政治局常委會上,習近平的講話來看,疾控體系顯然在改革的清單上。

圖為高福1月26日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 Getty Images)

武漢於1月23日封城後,中央指導小組1月27日進駐,4月底,官方稱武漢疫情告一段落,於4月27日撤回了該組。

但在指導組返京不足一週後,指導組中大員——中共國務院副祕書長丁向陽和中共衛健委副主任於學軍,於5月4日又率隊重返武漢。

官方消息顯示,丁向陽和於學軍兩人的身分有變,丁向陽身分為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聯絡組組長,於學軍則為聯絡組副組長。

分析認為,此次丁向陽和於學軍重返湖北,不排除湖北官場再次發生大震盪。

黑龍江省多地疫情告急,當地人反映疫情越發嚴重,大小醫院均進入了應急狀態。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另外,中共一邊把中高風險區清零,一邊又派出指導組前往疫情重災區,也引發外界對武漢疫情再次爆發的猜測。

雖然中共一再宣稱已穩控疫情,各地的感染數字也普遍被壓得很低,但目前,中國很多省市疫情相繼告急,不得不再次實施嚴格封閉管理。

據報導,目前整個黑龍江省實際處於封省狀態。綏芬河、佳木斯一帶全都封了。醫院進入了應急狀態,景點關門,賓館被徵用做隔離點。

哈爾濱市民於先生告訴新唐人說,哈爾濱現在市內很多小區都封得很嚴重了。門口幾乎達到24小時管控。它的警戒級別和警戒的緊張氣氛遠遠要高於疫情最初的反應。

于先生說:「疫情導致的個人經濟收入、生活方面,都已經出現了很多困難。如果再堅持上幾個月的話,有可能就沒吃沒喝了。我的朋友當中都說,別的不說,再過一階段的話,無法生存了,買糧錢都沒有了,買菜錢都沒有了,叫我們怎麼生活?」

于先生擔憂,如果疫情蔓延下去,黑龍江人將會重蹈當初武漢人、湖北人的遭遇,被各地排斥。據說是,黑龍江省的人出去,都已經很不招人待見了,就像當時的湖北人和武漢人到各個地方像瘟神一樣被人防著。

哈爾濱市民李先生也說,哈爾濱的疫情大爆發,許多醫院接連爆發群聚性感染,現在所有醫院把病人全清空了,只收治肺炎患者。

他說:這兩天每天都有消息傳來,越來越緊張越來越緊張,現在哈爾濱所有的大小醫院都住滿了患者,小區也都戒備森嚴。大批無感染者、非疑似病例及非密切接觸者也被隔離在家,不少家庭的家門直接被封死。

習近平4月底點名要求黑龍江加強防疫,中共國務院則派出督導組前往黑龍江,並通報列舉黑龍江多項大問題。中共「五一」期間,哈爾濱和牡丹江先後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全市餐飲服務單位暫停堂食。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