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正寬:中共大限已至 習近平面臨嚴峻選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過去5個多月的時間裡,武漢肺炎(中共病毒)重創了世界,截止2020年5月7日,暫且剔除中國大陸和伊朗,國際上報導出的確診人數已經超過了350萬,死亡人數超過了25萬,而疫情還在持續肆虐,傳播速度之快、波及範圍之廣堪稱史無前例。

從中共在疫情爆發初期掩蓋疫情導致病毒擴散,到疫情肆虐期間中共出於推責派出「戰狼」將病毒的源頭甩鍋他國,再到最近中共出於畏罪心理開始了「咒罵外交」,中共的所作所為讓世界越來越多的政府和人民看清了它的邪惡。從3月份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譴責和追責聲浪是一浪高過一浪。

五眼聯盟」啟動調查,歐盟強力支持

前不久,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開始了對中共病毒的獨立調查,並在近期推出了一份長達15頁的報告。報告指出,中共曾經隱藏或摧毀疫情爆發的證據,導致全球數以十萬計的人死於瘟疫。報告還指出,中共最初否認病毒人傳人,將知情醫生噤聲,破壞實驗室證據,拒絕向調查疫情的國際科學家提供病毒活樣本等等。

2020年4月30日,歐盟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罕見地公開發聲,支持追查中共病毒的源頭。她表示,這有助於改善預警系統,中共當局應該配合調查。這是由28個成員國組成的歐盟第一次公開表示支持追查病毒源頭。

馮德萊恩認為,應該釐清病毒來源和導致大流行的原因,「這對所有人都很重要,對整個世界都很重要,因為人們永遠不知道下一個病毒何時開始。這次得到的教訓,可以為下一次病毒到來建立一個預警系統」。

「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的鐵證報告」即將出爐

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日前在自媒體「War Room」上透露,有武漢P4實驗室資深研究員已經出逃,帶著大量驚人的內部資料,將揭露病毒起源於中共武漢實驗室的事實。

2020年5月3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做客美國廣播公司ABC的「This Week」節目時說,「我可以告訴你,有大量證據表明它(中共病毒)是來自武漢的實驗室」。人們「高度相信」病毒是來自武漢實驗室。

同一天(3日)晚上,美國總統川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晚間節目的採訪時,抨擊中共故意隱瞞疫情信息。川普指出:「我認為他們犯了一個可怕的錯誤,他們不願承認。」有關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一說,川普說:「我們將提供一份很有力的報告,來說明我們認為到底發生了什麼。」川普強調,「這份報告將非常有說服力」。

只要能證明病毒來自中共病毒實驗室的外泄,那麼無論是人工合成的還是自然產生的,在法律上都統一歸為「重大過失」。

一旦川普總統講的這份確鑿有力的證據被公布,可想而知,全世界追責中共就有據可依了。單單上百億美元的巨額國際索賠,對中共來說就已經是毀滅性的打擊。

除了疫情,壓垮中共的還有超過九大危機

近日,有人在網絡上詳細列出了擺在中共面前的十大危機。除了排在首位的各國疫情索賠危機外,另外九大危機是:「中國地方財務危機問題;外企撤離、民企倒閉;工人失業、大學生就業困境;糧荒危機;香港問題;台灣問題;美俄聯手抗中問題;「一帶一路」和雄安新區如何收場問題;中美貿易協議是否還要兌現問題。」此外,中國大陸的瘟疫出現連環爆,豬瘟、鼠疫、蘭州布魯氏菌、新疆口蹄病、甲殼病毒、非洲馬瘟……

各種危機引發民怨沸騰,中共黨內黨外都瀰漫著亡黨之音。中共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黨委書記房寧接受媒體專訪時,並不否認中共將滅亡。

中共這艘早已千瘡百孔的破船,正在遭遇更大的毀滅性的驚濤駭浪。中共真的氣數已盡,說倒就倒,到了解體的最後階段了。

習近平對目前的國際國內局勢是否知情?

早在2019年年底,疫情爆發之前,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和中國問題專家林蔚透露,中共很清楚它已死到臨頭。一個習近平的高層幕僚說,我們已走投無路,踏錯一步就可能粉身碎骨。

2020年5月4日,路透社從中共安全部一下屬研究機構獲得了的一份內部報告。該報告提醒中共最高層:目前,由中共病毒大流行引發的國際社會對中共的敵意,已達到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的空前水平,對中共外交可能產生極其嚴重的後果。

該報告是4月上旬由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撰寫。據信,該報告在當時已經由國安部送達習近平案頭。無怪乎,在中共政治局常委4月8日召開的會議上,習近平罕見說,國際不確定因素增多,必須為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做好準備。可見,習對未來中共面臨的國際嚴峻局勢,有著很清楚的不祥預感。

對中國大陸內部來講,想必習近平或多或少都看到或聽到過:清華教授許章潤寫的那篇《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紅二代任志強寫的那篇《人民的生命被病毒和體制的重病共同傷害》中提到的「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以及與習有私交的紅二代陳平在微信轉發的《呼籲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討論習近平去留問題》等等。至少,習對任志強的案子應該不會不清楚。中共內部盛傳,習對任志強的炮轟表示震怒,並親自下令嚴辦任志強。4月下旬習近平在陝西考察時說:「決不能在歷史上留下罵名」。聽話聽音,習對來自外界的一片「罵聲」或早已有所耳聞。

面對這國際國內的重重壓力,習近平一定很想走出危局。可是進退失據的習,為何屢屢祭出錯棋?人們常說,思想指導行為。要想真正扭轉局面,首先得把自己的思想扭轉過來。

信神還是信魔?

2014年1月7日,習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說:「實際上那些錯誤執行者,他也是有一本帳的,這個帳是記在那兒的。一旦他出事了,這個帳全給你拉出來了。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不要幹這種事情。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從這番話可以看出,習還是相信惡有惡報,相信有「神明」的。這也是為何習執政的前五年,順天意「打虎」時如有神助的緣故吧。

然而,2017年年底,習近平卻在當今中南海第一奸臣小人王滬寧的忽悠下,去上海中共一大舊址,舉拳頭向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宣了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不知習在向馬克思發誓的時候,是否知道馬克思的真實身分?

據多個史料記載,馬克思早年曾是基督徒,但在18歲時突然加入了魔鬼撒旦教,成為撒旦教徒,不否定上帝的存在,只是站在了上帝的對立面,從此相信魔鬼。馬克思死後就葬在了撒旦教的活動中心——高門墓地。

在其18歲時寫的《奧蘭尼姆》劇本中記載著,馬克思為自己一生定下的計劃是毀滅這個世界,發誓要犯天主教教義中的7宗罪,並永不做好事。

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多次寫下了「讓人類下地獄」和「詛咒全人類」這樣的文字;這就是為什麼馬克思私生活放蕩淫亂,強迫僕人海倫充當其性奴並產下私生子,後來栽贓給恩格斯,讓他來扶養;馬克思還與女僕德穆斯私通;這也是為什麼馬克思曾是奧地利警方的一名領賞告密者,在「革命」隊伍裡告發與出賣同黨……

馬克思在《奧蘭尼姆》中寫道:「黑暗中,無底地獄的裂口對你我同時張開,你將墮入去,我將大笑著尾隨,並在你耳邊低語:下來陪我吧,同志!」。由此可見,很多人說的死後去見馬克思,那實實在在就是下地獄啊!

如果習知道這些的話,還會向馬克思宣誓嗎?或許,真要是知道馬克思真實身分的話,習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其在反腐中拿下的黨員幹部很普遍地都存在著淫亂、出賣、兩面三刀等等表現了。

習是否知道自己正在維護的是一個什麼黨?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開篇就講:「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用中國人的理解,幽靈就是魔鬼、邪靈。深信撒旦的馬克思並不是在形容,而是說的實質。也就是說,共產黨在另外空間的存在形式就是共產邪靈。而這個邪靈到哪,哪裡必然就有暴力、謊言和殺戮。

不妨看一看共產邪靈在過於一個世紀中給世界帶來了什麼災難:前東歐共產主義運動,就是一連串殺人的運動,其中單單前蘇聯斯大林的恐怖統治就導致超過千萬人死於非命;而紅色高棉柬埔寨共產黨,其政權一上台就屠殺了全國四分之一的人口。

共產邪靈附體中華大地後,中共更是大開殺戒殺害中國人,整風運動、土地改革、三反、五反、肅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哪次運動中共不整人、不殺人?就說文革吧,習近平和自己的家人又何嘗不是受害者?

文革剛開始,剛滿13歲的習近平只是說了幾句反對文革的話,就被中共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關押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中央黨校召開批判6個「走資派」的大會,前5個都是大人,最後一個是習近平,戴著鐵制的高帽子,不堪重壓的習近平只好用兩隻手托著鐵帽子。習的母親齊心就坐在台下,當台上喊「打倒習近平」時,齊心被迫也要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批鬥結束後,近在咫尺的母子卻不能相見。

一天晚上下著大雨,習近平趁看守不注意跳窗戶逃回家,把母親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媽媽,我餓。」習哆哆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習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飢腸轆轆的習,當著姐姐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

這得是什麼樣的一個邪惡政權,能逼著母子成仇呢?習一家的遭遇只是冰山之一角。在飽受了中共邪靈摧殘迫害後的習,是否切身體會到這個體制之惡了呢?

那麼,餓死了幾千萬中國人的三年大饑荒呢?到今天,還有哪個人不知道那是人禍?「六四」大屠殺呢?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呢?當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交給美國政府的資料中,就有大量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證。習在十八大之前訪美時,美方應該已經給習看了材料了。這麼大一件事,習不能說自己不知道活摘器官吧。中共竟然在和平時期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相當於在中國發生了250次的南京大屠殺……

而中共對傳統文化的破壞,宣揚「無神論」、用「鬥爭哲學」給民眾洗腦,更是直接導致了中國社會道德的急速下滑,貪官遍地、黃賭毒泛濫,假酒、地溝油、毒奶粉、毒大米等等,而毒疫苗,甚至性侵犯兒童這種道德淪喪的事情在中國大陸普遍發生著……

黨國不分的誤區

至少截止到4月下旬,習仿佛還沒有從保黨的幻想中解脫出來。習在陝西考察的時候,說過這麼一句話:「深刻領會什麼是黨和國家最重要的利益」。對此,大紀元評論員程曉容表示,習的這句話是個悖論。程曉容說:「因為中共和國家的利益沒有交集。黨的最大利益是維持權力,由權力衍生財富。維持黨的生存是第一考量,國家和人民的事務靠邊站。中共在攫取和保持權力的過程中,以黨性壓倒人性,以謊言和暴力治國,滋生出龐大的貪官群體,發展了富可敵國的權貴集團。中共的維穩與維持社會安定是兩碼事,它不惜犧牲領土和善良民眾的健康生命。……現實的例子就在眼前。武漢疫情爆發後,武漢、湖北和中央三級政府部門共同隱瞞真相,打壓披露真實訊息的市民,最後導致疫情失控,人民健康、生命和國家經濟損失慘重。中共為了黨的利益而草菅人命,誤國誤民,坑害全世界。」

中共大限將至,習近平將何去何從?

習近平能在歷史的今天成為中國的當權者,應該也是有他的特殊歷史責任和使命。比方說,本來天意安排2017年中共解體,習若順天意而為,解體中共,則可成為功德無量的千古一帝。而習保黨,那麼每拖延一天,中共所犯下的罪惡和所有血債,是不是習就得承擔一份責任呢?因為中共的命是習給延續來的。特別是,活摘器官這樣的罪惡到今天還在中國大陸發生著,如此滅絕人性的罪惡都不制止,不作為,到時候能說自己沒有責任嗎?

歷史上中國的當權者都懂得「順天者昌,逆天者亡」的道理。翻開歷史,逆天意而行的君王到最後都成了小丑。那麼目前的天意是什麼?相信很多老百姓都能看明白。

大紀元特稿《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已經點明大疫有眼直奔中共的昭昭天意。武漢肺炎向世界擴散的路徑,總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攀沿。在這場瘟疫中染疾或不幸喪生的個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而疫情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過去數年明顯都是親共者,沒有例外,凸顯瘟疫有眼,選擇性極強——直指各國與中共的關係,以及個人與中共的關係。

所以,天意就是:天滅中共!習若宣布解體中共,那麼成就的是自己;習若不做,中共也必亡。共產黨絕不是習的權力來源,相反,它是要把他拖入深淵。

一旦病毒來源的鐵證報告被公布出來,那麼習將會更被動。記得2019年網絡上流傳著一句話:「早一步戈爾巴喬夫,晚一步齊奧塞斯庫」。而今天呢,這個時間真的是更為緊迫了。真心希望習近平能夠抓住這稍縱即逝的良機,主動解體中共,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