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鳴:瑞典「清零」孔子學院 引人思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十五年前在歐洲建立了第一個孔子學院瑞典,如今成為歐洲第一個將孔子學院在境內「清零」的國家。與此同時,瑞典一百多個城市,解除了與中共對應城市的「友好」關係。瑞典隔離中共,引發了很多的關注。孔子學院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只是一個模糊的符號,因為它在中國沒有校園、沒有公開的信息;但是在全世界,已有500多家孔子學院,為什麼這個所謂的「孔子學院」中國人不甚了解,卻在世界各地紛紛落足?

這個「孔子學院」的真面目到底是什麼?原中共中央常委李長春曾公開發言:「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的重要組成部分。」孔子學院隸屬中共教育部的國際漢語協會辦公室(簡稱漢辦)。漢辦由來自中共外交部、宣傳部等成員組成。

實際上,很多孔子學院就是類似「六一零」的多部門聯合超級機構。「六一零」專門負責推動迫害法輪功,孔子學院則負責在海外(特別是教育系統中)推動中共意識形態宣傳。

在對外的合約中,孔子學院明文規定,在境外其他國家遵守中共法律,而有關孔子學院的公開信息披露要儘可能少。如果其他國家校方泄露課程信息,合同和資金就將被收回。一些課堂中高懸毛澤東語錄,時時提醒孔子學校的黨宗旨,對師生進行潛移默化的洗腦。

也就是說,孔子學院和課堂表面上打著交流文化、教授中文的幌子,實則為輸出中共意識形態的場所。

為什麼孔子學院要保密呢?

蒙上文化的面紗、穿著孔子的外衣,孔子學院的宗旨並非轉播中國傳統文化。

一是人權歧視,漢辦(也稱孔子學院總部)在招聘所有孔子學院外派人員的聘用合同中有歧視性條款:不得參加法輪功;二是學術審查,漢辦要求開辦孔子學院的外國大學(或中小學及其它機構、組織)在孔子學院裡不得討論西藏、台灣、天安門事件和法輪功等中共禁忌的話題。

除了假孔子之名宣傳中共政治立場、混淆普世價值之外,孔子學院還在充當中共間諜機構。

去年10月,在比利時安全部門指控布魯塞爾孔子學院院長宋新寧(Xinning Song)為北京進行間諜活動之後,宋被禁入境。

孔子學院是披著孔子外衣的共產黨傳媒系統和間諜機構。

疫情中瑞典清零」孔子學院

4月21日,十五年前在歐洲建立了第一個孔子學院的瑞典,如今成為歐洲第一個將孔子學院在境內「清零」的國家。

自從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以來,瑞典是歐洲最後一個不禁足的國家,政府並不強制限制民眾活動,16歲以下的學生不停課,餐廳和公共娛樂場所仍然營業。儘管有人質疑這種抗疫方式,但是,瑞典社會的安全、穩定驗證了順其自然之法的可行性。

中共官媒多次攻擊瑞典處理疫情的做法,稱其為「投降」、對其它國家構成威脅。

而越來越多的瑞典人在這段時間也認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並對中共媒體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虛假言論非常反感。

近日,包括林雪平市和厄勒布魯市在內的很多瑞典城市,都先後宣布解除與中方城市的友好合作關係。瑞典曾經有116個城市與中國大陸的城市建立了友好關係,現在已經有近百個城市解除了這種合作關係。

「孔子學院」的魔咒

近40年來,中共在海外一直以經濟利益為誘餌,用全球化、孔子學院、「一帶一路」等計劃為遮掩,通過各種渠道向各國腐蝕滲透,散播共產意識形態。

孔子學院是中共一帶一路的「火車頭」,哪一個地方想獲得中共的大筆投資,那麼這個地方必須開設孔子學院。憑藉「第二大經濟體」、「14億人消費市場」的說辭,中共以利益為誘餌,以孔子學院的滲透、傳播為前提,把「共產意識形態」在世界悄然布局。

到目前為止,全球已有162個國家和地區設立了541所孔子學院。其中,歐洲開設數量第一,孔子學院187所,總數居世界之首;排歐洲之後的是美國112所。

那麼在歐洲,又是哪些國家開設孔子學院的數量最多呢?英國29所,德國20所,法國18,意大利12所,西班牙8所,人口僅1000萬的比利時已合作開辦了6所。

可以說,孔子學院開設的數量,與中共在這個國家投入的資金、一帶一路的深入程度,有著明顯的關聯。

意大利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成為歐洲首個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西班牙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後,在歐盟中第一個訪問北京;在西班牙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判反人類罪這後,此後屈從中共撤銷對江澤民的通緝令;去年,在中共施壓之下,取消神韻晚會演出;西班牙王室及政要對一帶一路大唱頌歌。

而德國和法國,近年來兩國政府都很親共。在海外華為一直被質疑創辦人原身分和解放軍背景。而德國和法國卻雙雙決定允許「華為」參與本國的5G網絡建設。2019年3月26日,德國總理在巴黎記者會上大讚「一帶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計劃」、「我們歐洲人想要參與」。法國總統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報》採訪時,自稱是「毛澤東主義者」。

比利時王國從王室到政要都在推崇「一帶一路」,聯邦政府加入「一帶一路」框架協議的討論已經擺上了議事日程。

對於孔子學院,西方一直是睜一眼閉一眼的態度。美國參議院委員會在其報告中說:「在過去的15年,當中共在美國開設了100多所孔子學院時,(美國)教育部保持了沉默。」

中共對世界第一都市紐約,下足了功夫,為中共大外宣提供場所與陣地;華爾街精英、大公司與中共沆瀣一氣,為中共經濟輸送利益。中共高度重視華盛頓州和西雅圖,四代黨魁訪美均首選西雅圖,成為必經之地。

中共「孔子學院」像魔咒一樣,給親近它的人帶來災難。

到現在為止,一個越來越清楚的現象,歐洲的孔子學院最多,對於中共的「一帶一路」投懷送抱,而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歐洲也最為嚴重,西班牙、意大利、英國、法國、德國、比利時等國家,基本上都排在疫情數字的前列。

亞洲國家也開設有孔子學院,然而由於亞洲國家不具備美國、歐洲的實力,因此大多處於被中共欺凌、威脅的狀態,在過去數十年與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們大多一面與中共打交道,一面心懷戒備,早已對中共謊言與暴力心知肚明。正是這樣的「不相信中共」,讓他們在疫情中不願沿襲中共的做法,而是採用適當、順其自然的做法,使得疫情被有效控制。

歷史的先聲

在著名的預言書《聖經·啟示錄》中,對於人類社會墮落的程度曾經寫道,「地上諸王都跟那大淫婦行過淫,世上的人也喝醉了她淫亂的酒。」

凡是開設孔子學院的國家或地區,在與中共簽下合約,同意遵守中共法律,教師不准聘用法輪功學員,不能談論法輪功的話題。難道他們不知道法輪功是什麼嗎?他們不知道中共對於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嗎?

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弘傳的以「真、善、忍」為最高法理的法輪大法,自1992年以來,在短短幾年裡中國有上億人修煉法輪大法,並迅速擴展到世界各地。

可是靠暴力、謊言和收買維持生存的中共邪黨,極其仇視「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前黨魁江澤民出自於妒嫉,自1999年7月20日開始,利用他手中竊取的權力,開動整個國家機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著群體滅絕式的迫害,直至20年後的現在仍每日每時在發生著。

為了堵住來自國際社會的人權指責,中共一方面利用其外交將迫害法輪功的栽贓謊言傳播,毒害世界各國,另一方面中共把中國龐大的人口消費市場,作為其要挾他國的工具,選擇與中共站在一起的,中共就大開綠燈、大把撒幣。各國眼裡的這個中共金主,實際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用迷酒灌醉貪圖利益者的「大淫婦」。

就像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中所說的:黃金、金銀的光芒遮住了貪圖名譽的雙眼,處處可見被慾望熏昏頭腦的男女。對於修道之人的迫害,終將給世人帶來可怕的瘟疫與災難。歷史上羅馬經歷三次大瘟疫,苦難中的人們才在基督徒的義行中清醒。今天呢?

不敬神明,為利益所驅使,殘害佛煉佛法之人,上天怎麼會坐視不管?隋朝步虛大師的預言詩中寫道:「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滿崗陵」——在四海之內,共產紅魔的邪說把所到之處都染成了紅色;當天懲降臨時,無數的人死去,白骨成堆遍布山崗。

此次中共病毒的擴散趨勢,清晰地勾勒出各國被中共滲透的程度。擁抱孔子學院的意大利,和拒絕孔子學院的瑞典在疫情中的境況對比鮮明。現實正在為世界敲響警鐘,利誘和原則之間,選擇哪個,直接關係到生死。

隨著西方社會的覺醒,世界各地開始紛紛關閉「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州(New South Wales)2019年關閉了所有的「孔子課堂」。美國目前已關閉26所「孔子學院」,還有數十所,美國如何選擇?

在近期明慧網刊發的《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寫道:「很多國家政府、大公司、商人可能表面上或在一時從中共那獲得所謂的『好處』,但犧牲道德原則終究讓他們得不償失。那些表面的利益其實都是毒藥,只有不貪圖眼前利益,才會有光明的未來。」

「中共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黨或政權,它不代表中國人民,而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與中共交往就是與魔共舞,與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惡為虐,把人類推向絕路。反過來講,對中共的反擊就是一場正與邪的較量,這不是單純的國家利益之爭,更是為了人類的未來。」

關閉孔子學院(學堂)就是遠離中共。遠離中共,就會遠離病毒;拒絕中共,就是自救自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