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首季收入暴跌50% 黨媒:國庫沒錢發工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9日訊】隨着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中共經濟更是雪上加霜,一些地方政府今年首季收入暴跌50%以上,國庫裡的錢甚至不夠發工資。專家分析,疫情最嚴峻時,一些政府財政收入可能接近零,財政危機已成為全國問題。

中共財政部網站4月20日公布一季度財政收支情況,數據顯示,今年1-3月份,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45984億元,同比下降14.3%。

其中,中央一般公共預算收入21157億元,同比下降16.5%;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本級收入24827億元,同比下降12.3%。全國稅收收入39029億元,同比下降16.4%。

新華社旗下《瞭望》新聞週刊5月6日披露,受疫情衝擊,中部省份一些縣市財政收入大跌50%以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縣長反映,有的縣國庫真實餘額安全已亮起「紅燈」,可用的錢不足3成,甚至不足以支付該縣一個月的工資支出。

該縣長相信這並非個別例子,認為基層財政運行風險比地方債務風險更嚴重、更緊迫。

事實上,中共地方財政入不敷出的問題去年已開始出現,加上今年疫情爆發,為應對各項「必不可少」的抗疫支出,使地方政府的負擔百上加斤。

財政部社會保障司長符金陵早前曾說過,疫情對財政收支的影響「可控」。但經濟評論員金山卻沒有那麼樂觀,他估計,疫情最嚴峻的時候,政府的財政收入很可能接近零。

金山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經濟活動的停止預示着財政歸零,就業歸零,消費僅僅是為了滿足群眾活着的需求,財政收入大幅度減少,接近於零,疫情防治防控各種開支都得增加,就是你不掙錢還得花錢。」

不過,該省財政廳回覆稱,當前縣財省管,省財政廳監測數據顯示縣政府國庫款「正常」。記者調查發現,縣級財政部門為了避免被省領導約談,會把一些政府基金暫時轉移到庫房,不過這些錢其實「能看不能用」。

中共官媒5月6日披露,一些地方政府今年首季收入暴跌50%以上。(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金山表示,地方政府政績造假和數據造假是長期存在的,「我們設想,它可以讓各個部門的錢堆在一塊,讓上面領導一看覺得錢很多,這樣就可以應付過去了。」

金山估計,中部省份的情況還不是最嚴重的,西部和東北地區情況可能更嚴峻。「西部是中國傳統經濟落後地區,東北地區完全可以說是慘不忍睹。」

他相信,財政危機已成為全國問題。

自去年貿易戰開打後,中國經濟已開始直線下滑,中共總理李克強已多次要求地方政府必須「勒緊腰帶」,過「緊日子」。

今年隨着疫情爆發,中共經濟遭受滅頂性衝擊,今年首季度經濟一度陷入癱瘓,政府財政收入銳減。除了財政危機,地方債務危機也已火燒眉毛。

中共地方政府債台高筑,已成為令全球擔憂的「灰犀牛」。此前,中共官方一直嘴硬說,「中國地方債總體風險可控」,但沒想到這麼快就揭不開鍋了。

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2018年5月在一個論壇曾披露,中國的地方債大概是40萬億元。

賀鏗還說,目前地方政府的處境是,吃飯、生存都難以為繼,更別提付息還債了。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政府信用比企業信用還差。

大陸經濟學者指出,這種「只管借,不管還」的地方債風險積累到一定程度,地區性風險就可能演變為全局性風險,最終拖累經濟,影響社會穩定。「中國特色的明斯基時刻已經到來。」

金山表示,「在2009年經濟危機到來的時候,中國就大規模開始了政府舉債,一直大舉擴張,而且政府債務在大量的到期。大量毀約的狀況之下,很多地方都舊債還不了發新債,還不了舊的,債務危機就要爆發,這種泡沫非常可怕。」

北京大學經濟學者蘇劍也表示,部分基層政府揹負了一大筆地方債,即使全面復工復產,也沒有可能填補全國近幾個月的財政虧損,情況持續的話後果非常嚴重。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