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將病毒與珍珠港和911並列 川普要出重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當地時間5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說了這樣一番話:「我們國家遭受了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襲擊(attack),這是美國歷史上遭受的最嚴重的攻擊。這比珍珠港突襲更糟糕,比『911』世界貿易中心恐怖襲擊更慘重。我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攻擊,而它根本就不應該發生。它本應該在源頭就被控制住,本可以被控制在中國境內。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有記者隨即問川普這是否在暗示中共病毒實際上是一次戰爭性行為?川普的回答是:「我認為它是一場與隱形敵人的戰爭,我對它是如何傳播到美國的感到不滿,因為它原本是可以控制住的。……看,它造成的死亡人數超過了珍珠港事件,超過了『911』。『911』恐襲造成的死亡人數將近3千,不幸的是,此次病毒造成的死亡人數是它的許多倍。因此,我們認為這就是一場戰爭。」

川普首次將傳播到美國的中共病毒視為「攻擊」,且與二戰時期的珍珠港襲擊和世貿空襲相提並論,這絕對是重磅信息。在英文中,attack雖然有疾病侵襲的意思,但以川普將其與珍珠港和「911」並提看,其使用的attack是攻擊之意,而且是有敵意的攻擊。

正如美國白宮前戰略策略師班農隨後在其作戰室點評川普的言論時所言:「中共病毒、珍珠港和911的共同之處都是『偷襲』,而這正是美國三軍總司令、美國總統所表達的」,「歷史上當總統說美國『遭受襲擊』的時候,我們已經處於戰爭狀態了」,「媒體必須明白的是,當美國三軍總司令說這樣的話時,代表著這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結合此前川普以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等高官對病毒來源和中共隱瞞疫情的批評以及美國國內愈來愈高的追責聲音看,川普明確將中共病毒視為對美國的「攻擊」,意味著美國掌握了中共藉由病毒對美國進行攻擊的證據,意味著美國業已將中共的行為視為敵對行為,並將會對中共進行一系列的反擊,就如同當年美國在珍珠港和911襲擊後所做的一樣。如果說歷史上這兩起事件在改變美國歷史,乃至世界歷史都發揮著轉折點的作用的話,那麼川普正式將中共病毒視為「攻擊」也將成為歷史的拐點,而美國的所為將再次改變世界。

不妨先看看珍珠港和911襲擊後,美國的所為怎樣改變了世界。

珍珠港事件說的是1941年12月7日,日本為掃除南進障礙,防止美國干涉,在沒有宣戰的情況下,突然發動了針對美國海軍夏威夷珍珠港海軍基地的襲擊,造成美軍8艘戰列艦、3艘巡洋艦、3艘驅逐艦沉沒,188架戰機被摧毀,2402人殉職,1282人受傷。日軍的攻擊行動,令美國上下憤怒不已,進而激發了同仇敵愾的情緒。

就在偷襲次日,美國對日宣戰,隨後日本的盟友德、意也向美國宣戰,美國亦向德、意宣戰。美國正式介入歐洲、亞洲戰場。美國的參戰極大的影響了二戰的進程,因為其強大的工業實力和雄厚的資本給予英國、蘇聯、中國等國以源源不斷的支持,熱情高漲的美國人將不斷造出的運送物資的商船、艦船、各式武器,輸送到歐洲、亞洲戰場。

可以說,沒有美國的參戰,二戰不會在1945年結束。這也就難怪時任英國首相的邱吉爾在得知美國參戰的消息後,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就是:「好了!我們總算贏了!」因為他很清楚,只要美國參戰,戰爭的結局就已經再沒有懸念,剩下的只不過是戰爭打得長短的問題了。

而世貿恐襲發生在2001年9月11日。當天,19名基地組織恐怖分子劫持4架民航客機,實施了自殺式恐怖襲擊。其中兩架飛機分別撞上了紐約世界貿易中心雙塔,導致兩座建築均在兩小時內倒塌,並造成飛機上的所有人員和在建築物中許多人死亡。第三架飛機撞上五角大樓,第四架飛機因乘客和機組人員的阻撓,在賓夕法尼亞州的鄉村墜毀。兩架飛機同樣無人生還。這次又被稱為「911」的恐襲事件造成2749人死亡或失蹤,紐約市在事件後一個月的經濟損失高達1050億美元。

「911」使美國布什政府做出了重大戰略調整,改變了其全球戰略,戰略重點不再是亞洲的中國,不再是一度被美國視為最大潛在敵人的中共,而是把反恐作為國際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因此,美國重新參與中東和平進程,在中東的阿富汗、伊拉克等進行了反恐戰爭,並展開全球合作打擊恐怖主義,把軍事觸角伸展到過去從來沒有到過的地區。最終在2011年5月,由美國特種部隊在巴基斯坦西北邊境擊斃了「911」主謀、基地組織領導人本·拉登,美國的反恐才算告一段落。

然而,在美國將注意力集中在全球反恐之際,中共卻利用這十年時間,迅速發展軍事、科技實力,從政治、經濟、科技等全方位向美歐等國和全世界滲透、收買、擴張,用金錢向世界推銷自己的價值觀,以實現稱霸世界的野心。美國直到2017年川普上台後,才意識到自己養肥了中共,才感覺到面臨的來自中共的滲透和挑戰是何其巨大。川普政府2018年重新調整國家安全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人,也就勢在必行。

近一年多來,從川普在貿易等問題上的逐漸對中共的強硬態度看,尤其是中共病毒傳播世界後,美國政府加快了與中共在關鍵領域脫鉤的步伐,不僅敦促美國公民和公司離開中國,而且進一步加強對中共高科技產品的出口,美軍還加強在南海的戒備,防止中共武力進犯台灣,等等。

日前,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黑利在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明確提到「美國應以對待蘇聯的方式對待中共」並再次闡述中共的惡行,應該就是替美國政府對外釋放信號,那就是美國已將中共視如蘇聯一樣的邪惡,而為了美國的國家安全,美國尋求的一定是像解體蘇聯那樣解體中共的目標。

美國的戰略調整、對中共的認知以及決策,對中美絕對是大事,對世界也是大事。因為其結果同樣將改變世界。而在這場明面上是與中共病毒、實則是與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的較量中,作為擁有調動世界上最強大軍事和經濟的權力的川普總統,為了贏得反擊的勝利,將可以採用任何合理的手段對中共進行反擊。

曾有分析指出,決定一個國家在一場全面戰爭中的綜合戰鬥能力的因素,有四項能力,即國家綜合科技水平、工業水平以及綜合國力;武器裝備;軍人素質,包括戰鬥經驗、文化水平、科學知識、軍事訓練水平等;軍隊以及全民的戰鬥意志。從目前來看,中國沒有一項可以超過美國的,而且相當多方面差距不是一般的大。美國反擊的結果將亦如珍珠港事件和「911」後。

此時的北京當局,難道以為歇斯底里的罵罵美國高官,繼續利用國內外媒體顛倒黑白,就可以讓正在覺醒的美國和世界放棄反擊嗎?在川普將中共病毒將珍珠港和「911」並提後,中南海的高官們還是想想自己有沒有後路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