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週刊】中共病毒疫情民衆追責 中共被指是根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0日訊】近來,中共病毒疫情在大陸仍十分嚴峻。但是,部分地區强推復課,導致學生死亡。與此同時,在此次疫情中喪失親人的大陸民衆提出要追究中共的責任。不過,有評論指出,推翻中共專制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雖然中共病毒疫情在大陸遠未結束,但各地學校已經開始復學復課。僅武漢一地就有約6成學生重返學校。

然而,貴州、河南、陝西等地,都傳出複課的學生發生群體感染。近日還有消息透露,有學生返校后在上體育課時猝死。

根據大陸媒體報道,有家長懷疑孩子是因戴口罩跑步引起的猝死。兒子死後,學校不僅不露面,還把他踢出了兒子班級的家長微信群。

有老師認爲,長時間停課,學生可能在家也沒做運動,體能跟不上,剛復課最好不要叫學生做劇烈運動,避免出現風險。

黑龍江省的疫情形勢仍是非常嚴峻,很多城市封閉,哈爾濱和牡丹江是重災區。當地人反映,醫院進入了應急狀態,景點關門,賓館被徵用做隔離點。

牡丹江市民王女士表示,當地疫情嚴峻,都封村了,她妹妹所在地就有五個確診病例。

牡丹江市民王女士:「說是挺嚴重的,也要封城了,綏芬河口岸俄羅斯回來之後,又像年前的時候那麼嚴,農村封了,現在就是挺嚴的,都堵上了,不讓進出,外村人都不讓進了,」

還有牡丹江市商戶訴苦,多數店不開張,商場裡也沒有人,這五個月太艱難了,老百姓都沒有存款,很多人失去工作,不知道還能撐多久。出去打工,人家也不用黑龍江人。

有推特視頻顯示,七台河火車站不讓旅客下車,哪兒來的回哪兒去。誰要下車,自費隔離14天。

大慶市也傳出疫情,有一些病患被送到讓胡路區的長青一區隔離,然而該小區居民不願意,集體出來圍堵。

還有大陸民衆發視頻稱,近日,武漢市東西湖區長青街三民小區因爆發疫情,100多人深夜被抓走隔離,整個小區再次封閉。小區也發布了全封閉管理14天的公告。

在中共病毒起源地武漢,到底有多少人染病死亡,至今依然是謎。為掩蓋真實情況,中共政府無所不用其極。

武漢市民張海76歲的父親因骨折在醫院治療,最後卻因爲感染中共病毒去逝。3個多月以來,他通過微博、微信和媒體發聲, 希望有關官員受到更嚴厲的懲罰,換來的只是警察對他的無盡騷擾和全面監控。

日前,他公開籌款希望能設立遇難者紀念碑。

武漢市民張海:「這件事情對我們許多失去家人的家屬來說,是個人間悲劇。希望這段歷史大家能永記在心。同時也希望通過這個立碑,警示後人。我希望這種悲劇下一次不會再重演。」

和張海經歷相似的武漢市民劉沛恩也主動在網上討論疫情,並接受外媒採訪。他透露,領取父親骨灰時,地方官員寸步不離地跟著他。他不僅被全面監控,警察還上門威脅,要他考慮11歲女兒的求學和生計。

中共還禁止疫情遇難者家屬抱團取暖。張海曾見證100人的家屬微信群被封,群主被警察上門訓斥。他現在所在的家屬群,也很難討論維權策略。公安此前威脅,如果召集超過5個人,就會被抓。

目前在紐約的陳建剛律師,之前曾和其他律師和公益人士組成律師顧問團,幫助家屬索賠。但是現在的情況非常艱難。

原大陸維權律師 陳建剛:「我所得到的信息確確實實讓我做律師的很悲觀,現在只能是一個接觸的階段,而且即便是在接觸的階段,這些人所遭受的壓力都非常的大,很讓人難過,他們的確是家破人亡,不僅得不到政府公正的對待,而且現在面臨著二次傷害。」

加拿大華裔作家盛雪指出,在中國,起訴政府是不可能在維權層面解決的,一定要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

加拿大華裔作家 盛雪:「中共病毒整個事情,從它的發生、發展到目前的局面,我們可以看到一個非常清晰的線索,就是中共它一手造成了這次疫情,而且它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去掩蓋、去歪曲、去消滅證據,然後,這當中造成了這麼多的死難,所以你去找一個劊子手去給自己維權,這真的是不可能。」

盛雪提醒,要討公道不應該用維權的手段,而是站起推翻中共專制,這樣,所有的問題才能真正得到解決。

撰稿:梁東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