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利世民:董梁聯盟 目標爭奪下屆特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0日訊】前特首董建華及梁振英日前宣布組成「香港再出發」大聯盟,強調要悍衛「一國兩制」、振興經濟。對此公共事務顧問、財經專欄作家利世民(本名李兆富)提出他的見解指,香港最關鍵的是行政長官這個位置,直言董梁兩位行政長官坐在一起,「香港再出發」的目標是爭奪下屆香港特首大位。

利世民5月7日接受《珍言真語》訪問時表示,雖然立法會選舉很重要,泛民和其他獨立人士可能會對政府有制衡權力,但香港最關鍵的還是行政長官這個位置。

他說,北京對香港的路線,從兩辦的聲明即已表明是完全不會妥協的,「香港再出發」有可能會跟林鄭鬥誰比對方更忠於北京路線。「所謂的立法會選舉只不過是煙幕,因為立法會的選舉他們影響不了多少事情,唯一有真正意義和這個陣容影響到的,是行政長官的選舉。」利世民說,「而行政長官的選舉又意味著什麼呢?是否意味著其實未必是北京不喜歡林鄭,只不過是有人想要做到北京不要林鄭。」

「香港再出發」大聯盟除了有兩名總召集人,還有來自政界、商界、文化界、法律界和教育界等一千五百多名富商名流作為共同發起人。教育界部分,11所大學有10個校長參與,而商界以香港富豪李嘉誠及其子李澤鉅、李澤楷最受矚目。唯一不變的是,該大聯盟沒有泛民主派人物。

這些富商名流為什麼要為兩個前特首站台呢?利世民說,在北京的框架下,董梁兩人仍有一定的地位與身分,而在中共管治之下,即使好像什麼身分都沒有,也能很有影響力。「他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他們只是想要權位、身分,對他們來說是個人的好處利益,但對社會的好處他們沒有任何概念。」

利世民還說,「香港再出發」說不出他們具體要做什麼,這類爭權帶給他很不安的感覺,畢竟香港過去的穩定或制度上的可預見性,源於有規有矩,而這樣的規矩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時就被打破了;這麼多年來,北京所有的政策方針都是一大堆空話,沒有具體內容,連建制派的人也是一樣。

而對於近期港府、中聯辦打壓黃色經濟圈,包括前特首梁振英公開叫市民「裝修」黃店,以及政府向全民派發可重用口罩一事,是否是另一種紅色經濟圈打擊黃色經濟圈的手法?對此利世民指出,梁振英公開叫人「裝修」黃店卻未被警察抓,就是香港社會制度崩壞的第一步。

「中聯辦都出來說,什麼泛民在攬炒(兩敗俱傷),搞黃色經濟圈。我怎麼知道你下一步會不會我來香港做生意,我都要效忠宣誓這個黨國,我不宣誓效忠這個黨國,我沒有機會做生意,是這樣嗎?是不是這樣他們才會滿意?」利世民說,「如果是這樣,還什麼『一國兩制』?還什麼資本主義?什麼叫『政治中立』?政治中立的意思就是,我不管你是藍、還是黃,總之在法律之下,你不可以有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的言論,我不管你叫人打的是什麼顏色的店,都不准這麼說。」

談及一國兩制、資本主義社會,利世民最後以近期王菲針對疫情唱的打氣歌曲有感而發地說,他曾經很喜歡王菲,但修改的歌詞是對文字的「強姦」,加入了政治目的,完全破壞意境與美感,「我看了不超過15秒鐘。」

他解釋,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做生意講平等對待,但中共的意識形態是,「我給你生意,你就要聽我的話,好像是你欠了他什麼的,他給你生意,這就是恩惠來的,資本主義就是這樣被你姦污了。」

以下為採訪內容整理。

再出發聯盟 目標爭奪下屆香港特首大位

記者:財經專家李兆富先生,其實大家經常見到你的專欄,筆名利世民。

利世民:對,現在我(專欄)主要都用這個筆名。

記者:前特首梁振英和董建華搞出「再出發聯盟」,有一千五百多個人,與特首的選舉委員會比較,還要多一些人參加,裡面還有李嘉誠,你怎樣看待這龐大的班子?

利世民:你剛才講出一個重點就是特首選舉。9月的立法會選舉,我們都有參與的,及去年的區議會選舉,基本上已經確定了,未來所謂的選舉委員會大概五分之一的票數。你說立法會選舉是不是很重要呢?雖然泛民和其他獨立人士加起來希望能拿到35+1,可能對政府有一個制衡權力。但事實上,真正在香港整個憲政的安排下,最重要的、最關鍵的是行政長官這個位置。所以,「再出發聯盟」看似做王的運動比較多,兩個前行政長官坐在一起,好像告訴大家他們都可以選擇誰會是下一屆的行政長官。

立法會選舉只是煙幕 意在影響行政長官選舉

記者:那麼林鄭月娥的心情會怎麼樣呢?

利世民:我覺得很微妙的一件事情是,你可以觀察「香港再出發」的立場或定位。我想他跟林鄭會去拿那個公眾的定位,是很互動的,就是說他們可能會鬥強硬、鬥辣(狠),要鬥比對方更忠於北京路線,但是是不是事實呢?我不知道。北京對香港的路線,似乎我們見到兩辦的聲明之後,就是一個完全不會妥協的,與香港人的那個意識形態可以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總之,你住在這個地方,你就要跟著我的遊戲規則,這樣的態度。

所以,我不覺得「香港再出發」這一幫人是很純粹的沒有任何動機、沒有任何目的的出現,他們肯定有一定的目的。我甚至覺得,所謂的立法會選舉只不過是一個煙幕,因為立法會的選舉他們影響不了多少事情,唯一有真正意義和這個陣容影響到的,是行政長官的選舉。而行政長官的選舉又意味著什麼呢?是否意味著其實未必是北京不喜歡林鄭,只不過是有人想要做到北京不要林鄭。

中共體制產生的組織 只為權位毫無實質意義

記者:那個「香港再出發」名單,11家大學、10個校長都參與了,除了城大的校長郭位未在名單上。李嘉誠父子三人也都出席,他們為什麼會跟兩個前特首去站台呢?

利世民:如果是在北京的那個框架下面,兩個前特首還是有一定的地位與存在的身分,雖然我們一般香港人會覺得你已經不在其位,你還在做什麼?梁振英還有某些身分,是不是?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共產黨管治之下,你真正的身分和表面的官銜可以完全無關;你可以好像什麼身分都沒有,但你是很有影響力的。這幫人也是這樣。我最想知道的就是,他們具體想要做什麼?他們說我們現在正在思考要做什麼。這是香港建制派經常發生的事情,他們根本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他們只是想要權位、身分,拿到權位和身分後,對他們來說是個人的好處利益,但對社會的好處他們沒有任何概念。

2012行政長官選舉已打破香港規矩制度

記者:晒冷(顯示全部人馬)很多人。

利世民:很多人又怎麼樣,他們對社會是否真的有理想?他們沒有的,很具體的他們講不出來;當然我不是說他們完全沒有承擔,或者什麼的,我個人對於現在已經開始出現這類爭權,有一種很不安的感覺,畢竟香港過去的穩定或制度上的可預見性,是來自於我們有規有矩。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沒規沒矩得很厲害呢?就是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時。本來以為唐英年已經做好了功夫,但不要緊,他也都是他們的人,結果殺出一個梁振英。

現在走到10年之後了,沒有人說一定要林鄭月娥連任。其實林鄭月娥做這一任的特首都是一個意外。梁振英理論上應該要做到2022年,中途被勸退了。他現在還是老而不死。那是否意味著林鄭月娥自己不想退,她以為自己可以做多5年,但實際沒有,梁振英都知道他自己不會做多10年,所以現在有人搭起舞台了。

將有一個新的意識形態灌輸下來。對於這些我不很清楚,香港人為什麼對北京這麼恐懼?甚至有一種厭惡?為什麼你不把事情說清楚呢?有什麼事不可告人?如果你有很清晰的方向,有一些事情想做,你先不要管人家接不接受,你先講出來。這麼多年來,北京所有的政策方針都是一大堆空話,說又說不清楚。他是怕最終做不到,又不想讓人家知道,還是怎麼呢?每次的那些東西都是口號,就好像簡化得很厲害,那個具體的內容是沒有的,甚至連建制派的人也是一樣。

記者:大聯盟說,這星期六(5月8日)和星期天會派口罩,現在口罩又成為另外一個焦點;政府也派那種可重用的口罩,原來是跟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家族有關係。你覺得他們利用口罩這東西,建制派想做什麼呢?

利世民:坦白說,在香港你能做生產的,現在你是在香港本地生產,你都會牽扯到傳統的工業家,他們全部都歸了邊,就是說,如果我在香港生產還能找到黃店,應該沒有什麼機會的。所以,不是梁君彥就可能是另一個,但是來來去去的都是那幫人。

其實香港人大多數都不是很缺口罩,少數人還是需要。但是,政治上是不是可以拿到很多好處,能不能賺到錢呢?很坦白地說,我覺得幫政府生產口罩,不會賺很多錢。但是,有規有矩這個問題,就要重提。我們一直以來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公開招標的機制。我記得當天有人罵:嘿,還在公開招標,我們特事特辦吧!我個人覺得很不舒服,現在就是特事特辦了。

其實制度的破壞,很多香港人自己本身有責任。什麼叫「特事特辦」?現在就特事特辦給你看,結果給了誰的人手上了?我寧願你說他很官僚、很僵化,這樣還要招標,我覺得不要緊啊,政府做事情就是這樣。根本上那件事情不應該是政府來做的,本應由慈善機構做,本應由民間做。

如果那些錢是由某些基金會捐出幾億元,去生產口罩派給老百姓,這是他的事,他用他自己的錢,這沒問題,中間被人落格(中飽私囊)、以權謀私的機會少很多。一旦牽扯到公帑,你會否登記拿口罩,可能你說,我不想出賣我的私隱,是不是?但是政府本來都擁有你的私隱。問題是,我不去領,其他人去領,那個錢是納稅人大家共同負擔的,好像吃虧了,但如果是一個慈善基金,甚至是眾籌,那是一個很獨特的,我們叫做EMMarked(救急)的錢這筆錢就是這樣花,例如:有人發起我要做一個口罩的慈善基金,我一定要幫襯(光顧)黃店去買。

我覺得香港人過去幾十年,其中一個最錯的觀念是,什麼事情都叫政府來做,但問題是這個政府是不是真的每一件事每一個決定,我不是說他們心懷不軌,要跟香港人作對,一定要欺騙香港人,但是最終出來的結果,要不就像現在這樣,沒有透明度,好像不知道誰受益了,但是到最後是不是它真的有這麼一個心懷不軌,我不知道,我不敢說,但是表面證據告訴,它沒有按規矩。

黃色經濟圈遭打壓 資本主義不復存在

記者:最近政府打壓黃色經濟圈,包括中聯辦,前特首梁振英都說要懲罰黃店,叫市民「裝修」黃店,現在他們把口罩這件事情,政府親自去安排,是不是另外一種用紅色經濟圈去打黃色經濟圈的手法呢?

利世民:首先是,任何一個社會制度,尤其是法律,最重要的是公平。如果有一個公眾人物公開地叫人去「裝修」藍店,警察會不會去抓他,會吧,那為什麼不去抓梁振英呢?我還未跟你講那五千萬元呢,是不是?先不管梁振英現在的身分,他公開地叫人「裝修」黃店,那是不是要抓他呀?(記者:是啊!)應該要抓他啊!(記者:昨天晚上他在網上說的,這是煽動言論啊!)

如果那個人是反過來的立場,你去抓,現在的這個立場,你就不抓,這個就已經是制度崩壞的第一步,是不是?中聯辦都出來說,什麼泛民在攬炒(兩敗俱傷)搞黃色經濟圈。我怎麼知道你下一步會不會我來香港做生意,我都要效忠宣誓這個黨國,我不宣誓效忠這個黨國,我沒有機會做生意,是這樣嗎?是不是這樣他們才會滿意?如果是這樣,還什麼「一國兩制」?還什麼資本主義?什麼叫「政治中立」?政治中立的意思就是,我不管你是藍、還是黃,總之在法律之下,你不可以有煽動他人使用暴力的言論,我不管你叫人打的是什麼顏色的店,都不准這麼說;你說那個法例很嚴,對,法例很嚴格是一件事情,不過你不可以有顏色之分。

王菲獻唱為醫護打氣 嵌入政治目的毀原意

利世民:最近我有一件事情非常感觸。現在肺炎(中共病毒)全世界都有,有些時候大家給醫護人員打氣,唱一些正面的歌,美國有人這麼做,然後大陸的歌手也這麼做。那個王菲唱一首歌,我以前很喜歡王菲,很喜歡,真的很喜歡,但是她唱歌的那個片子,我看了不超過15秒鐘。兩個原因,我覺得人的氣質變了,第二他們把歌詞改了,林夕的歌詞的意境完全破壞了,強姦了文字。

為什麼我會提出這件事呢?同一首歌同一個歌手,你為了這個政治目的,強硬地把一個政治的價值放進去,所有的美感都沒有了。本來好好的香港,一個資本主義社會,做生意講平等對待,你是買方我是賣方,我們的地位是平等的,不是說誰占便宜了,不是說誰得益了。一接觸走到你中共,它那種意識形態就是:我給你生意,你就要聽我的話,好像是你欠了他什麼的,他給你生意,這就是恩惠來的,資本主義就是這樣被你姦污了。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