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與懷:胡總「叼盤」,澳洲「淪落」,以及其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前幾年,澳大利亞已榮獲一個美名——「紙貓」(paper cat)。是出於一篇中共名媒的社評,確切時間是2016年7月30日。名媒的大名為《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先生操作自如,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的,時不時,人們就會發現他口出狂言,四處攻擊,以代言一國方針大計為己任。雖然未必經過正規法律手續,但惟其如此,他更放心更肆無忌憚了。忘了是因為什麼了,大概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袋鼠到處跳躍樹熊只知懶睡的地方能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它非常有幸居然也成胡總攻擊對象了。這篇社評諷刺說:澳大利亞這個國家基本是以蠻不講理的方式建立起來的,它自認為是中等強國,但它的那點「強」,在安全上對中國毫無意義,倒是中國進行警告、敲打的合適對象。它——「連『紙老虎』都不如,頂多是一隻『紙貓』」罷了。

坦白地說,澳大利亞真經不起敲打。何須用力?《環球時報》幾句冷嘲熱諷,它就已經狼狽不堪了。真是一隻可憐巴巴的「紙貓」!

前些天,這隻「紙貓」又惹禍上身了。

還是《環球時報》,由胡總親自署名發出攻擊。4月27日,他在社交媒體上說:澳大利亞政府近日跟著美國對中國的指責跳得很高,老胡一直顧不上它,澳大利亞就那麼大分量……不過澳大利亞總在那折騰,我感覺「它有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時你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給蹭下來」。

胡錫進這番言論迅速成為澳洲媒體的報道熱點。對此,胡錫進回應稱,自己絕不後悔「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以下為胡錫進原文:「老胡今天上班,同事告訴我,我兩天前在微博上稱澳大利亞有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這句話在英文媒體上,特別是澳大利亞媒體上火了。大概是老胡觸動了一些澳大利亞人,『傷害了他們的感情』。但是我不後悔這樣寫了。我重複一下那句完整的話:『澳大利亞總在那折騰,我感覺它有點像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有時你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蹭下來。』」

胡總當然「不後悔」,沒有人會無知到期待他後悔。據說有一首民謠,叫「不要碧蓮的人」,中國許多人都愛傳的,比較粗俗,但看來並非作者自身原因。其中胡總赫然名列其中,就請屈就一下,在這裡露露:

趙忠祥的嘴,郭美美的腿,

劉光明的屁股真是美。

孔慶東的丑,司馬南的頭,

胡錫進的叼盤屬一流。

于丹的淺,成龍的舔,

胡鞍鋼的文章不要臉。

周小平的吠,張維為的媚,

金燦榮的嘴炮不下墜。

胡錫進的「叼盤」絕技,的確絕對一流,深得其主喜愛。這幾年來他一再表演,世上許多人均有領教,都嘖嘖稱奇。就說本文開頭所說的「紙貓」(paper cat)之喻吧,一下子就拉近了與五百年才出現一個的偉人的距離。1946年,偉人在延安養精蓄銳多時眼看他的對手蔣介石已被他後來多次感謝的日本人打得精銳幾盡雖勝猶敗而自己則在全黨牢牢確立了至高無上地位,算出了天時地利人和皆漸入佳境。這年8月6日,洋洋得意精神抖擻的他,在一次接受採訪時,石破天驚用「紙老虎」來形容他的對手等等所有「反動派」,而且聲明「paper tiger」才是他心中首選且為唯一準確的譯法。經偉人欽定之後,至今七十四年來,「paper tiger」就成了他的黨人眼中的「反動派」如影隨形怎麼也掙脫不了的緊箍咒。這樣一說,就可知道胡錫進的「紙貓」之喻也具有歷史重要性了。不過,如若琢磨,「紙貓」好像難免有點抄襲之疑。而這一次,「口香糖」,就完全具有獨創性了。胡總眨眼之間就把一個國家變成一塊「口香糖」,而且是「嚼過的」,而且「粘在中國鞋底上」,而且還讓人「不得不找一塊石頭把它給蹭下來」,多麼形象!多麼尖刻!多麼徹底!真可解其主心頭之大恨!

現今,澳洲從「紙貓」淪為「粘在中國鞋底上的嚼過的口香糖」了,真是每況愈下!每況愈下啊!因何如此淪落?原來又是引火燒身了。

原來,日前,澳洲政府竟然公開促請國際社會對這次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病毒(中共病毒)展開調查,而這自然會涉及到肺炎疫情最初爆發地武漢市,以及湖北省,以及掌控疫情的中共當局,以及它的最高統帥。這次疫情給全世界帶來完全意想不到的空前大災難,總要調查一下吧?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不是早在3月12日就在推特上向全世界聲稱「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嗎?如果經過調查,鐵板釘釘證實了發言人絕非信口開河,解答了全世界都在追問「為什麼是武漢?」這個關鍵問題,那對中國豈不是天大的好事!或者,澳洲政府的提議根本就不值一顧。不是據說「沒有得到什麼國際支持」嗎?「不會有任何結果」嗎?「不符合澳方利益」嗎?正好就讓澳洲得到一個教訓,讓它自生自滅好了。不料,這看來自然不過的呼籲,竟激起了中共當局極度惱怒。有人要挾了,以教育、旅遊和農業的抵制來作「經濟脅迫」。「叼盤」雖屬一流的胡錫進,本來輪不到他置喙,也抓准機會,摻乎一下,諷刺一下,以期打賞。

反應之激烈,真讓「嚼過的口香糖」也口瞪目呆。

咎由自取了吧?自不量力了吧?沒有金剛鑽,別攬瓷器活。人家早就聲明了:凡犯我者,雖遠必誅。有關人士必須清醒,某種條件反射,往往是異常激烈的,總是一再使人吃驚。要和它玩,只能在允許的空間內,一旦偏離了,就要付出代價!其實,澳洲也不是沒有精明的政客、學者、商人,他們才不自討沒趣,反倒是如魚得水。例如前總理基廷,例如前外長卡爾,例如澳洲國立大學戰略學家休·懷特,例如前澳洲貿易部長鮑勃,例如前駐中大使傑夫·蘭彼,例如澳大利亞頂級富翁礦業大亨安德魯·福雷斯特。據資料顯示,他們在各種場合都多次論述過,或者以行動表達過,一些皆大歡喜的見解。大概是這個意思吧:澳洲要繼續成為「幸運國家」,就一定要充分理解並接受中共的意見和做法,要接受中共不斷擴大勢力範圍的現實。誰不想幸運呢?那些精明者,他們自己就都「幸運」有加,有些現在或者曾經還擔任有關要職,例如基廷在中國開發銀行擔任董事,例如卡爾在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所擔任所長,例如鮑勃在租賃達爾文港的中國路橋集團擔任顧問……總之,個個都活得非常滋潤,非常體面。

且讓時光倒回到前幾年。2015年中澳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就把中澳關係推向了新台階。沾這個勢頭的光,喜事連連:中國路橋集團獲得九十九年達爾文港的租賃權;上海中房置業攜手澳洲女富豪萊茵哈特拿下澳大利亞基德曼資產——這個資產占澳國全國土地總面積的百分之一點三(1.3%)……那些年,人們積極推動《中澳引渡條約》早日生效。據說還有一份加深中澳關係的重要報告出籠,並已提交給了澳洲總理。這是澳洲國立大學經濟研究所東亞部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共同製作的。這份報告提出,中澳要簽訂一個「友好合作條約」,類似1976年澳洲和日本簽訂的那種。報告要求,作為衡量中國投資的指標,順理成章,澳洲某些「國家利益」能放棄就要放棄,例如要放鬆對中國國有企業在澳洲投資的限制。

也許是物極必反這個道理吧。當中共權貴們個個暗暗自喜,當他們滿懷信心讓這個南半球得天獨厚的國度一步一步成為他們的「後花園」的時候,很多澳洲人警覺起來了。他們本來一直就心懷疑惑、不滿和反對,慢慢地,他們發出聲音了,而且聲音越來越大。能不警覺嗎?這些年,像潮水一般湧來澳洲的是來自北邊一群一群不知怎麼錢來得奇快而且擋也擋不住的背景複雜的人,是什麼官二代富二代官三代富三代之類,他們財大氣粗,買房,買地,買工廠,買農場,投資礦山,涉足基礎設施,搞國際運輸,開連鎖商店,辦傳媒,出刊物,參與教育科研,甚至收買政客……幾乎有什麼買什麼,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出手大方極了,神通廣大極了。如果說澳洲民粹關注的是讓當地人個個相形見絀的富豪移民,是一般民生問題;那麼,精英們則看得更遠更深。例如,艾倫·杜邦先生,澳洲一個很有影響的政治和戰略風險諮詢公司的CEO,就在《澳大利亞人報》上發表了一篇大文,題目是:「依賴中國使我們易受傷害」。文中說:澳洲對中國的經濟依賴已經達到不健康的比例;澳洲越來越難於反對中國的外交政策;澳洲的國家獨立已經受到威脅。還有那位堪培拉查爾斯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他推出了備受爭議的大著「Silent Invasion」(中文版《無聲的入侵》),講述中共勢力在澳洲的影響,什么正在系統性地侵蝕澳洲民主啦,什麼對華人社區進行控制啦……

的確,不少很缺乏想像力的澳洲人今天也想像出一個天象奇景:一個黑洞正在吞噬澳洲;中共如同那個黑洞。

在澳洲民意的監督和推動下,這隻平常相當溫順的「紙貓」,膽量似乎不得不也大了一些,連《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法》也弄出來了。

實現「物極必反」,有些「助力」,是預想不到的,但往往出乎意外也來幫忙一下。這還真得感謝勇於並善於叼接飛盤的胡錫進和其他大大小小的戰狼們。胡總發明了一個「紙貓」概念,輕蔑地拿來說說,不過也算量身定製,實事求是,「紙貓」看來無害,就不計較了。至於「嚼過的口香糖」,是太侮辱人了,這種自鳴得意的文學想像,用在國際關係上,出色是出色了,但這種原創衝動是否最好要自我壓抑一下呢?然而,胡總錫進先生的雄才大略,還在不斷衍生不斷施展之中,又豈能壓抑得了?5月8日,胡總又在微博發聲,在全世界面前,公開他向中共領導的最莊嚴的呼籲——擴充導彈儲備,而且刻不容緩!他的建議很具體——中共需要在較短的時間裡,將核彈頭數量擴大到千枚的水平,包括至少要有一百枚東風-41戰略導彈。他預言:也許過不了多久,中共就需要有很強大的意志來應對挑戰,而那樣的意志離不開東風和巨浪家族的支撐。胡總具有大無畏的英雄氣概。他絕不幼稚,絕不像孩童一樣天真。他說:「有人會因為這個帖子罵老胡是戰爭狂。其實我們沒多少時間圍繞該不該增加核彈頭扯淡,我們需要只爭朝夕做這件事。」

如此口出狂言叫囂,被罵戰爭狂也不怕,讓人不禁想到當年那位偉人,那位不怕打核大戰、「極而言之,死掉一半人,還有一半人」的偉人。不知是否能把「紙老虎」嚇死?但真會把「紙貓」嚇死的!

一百幾十年來,有一個關於「睡獅」的傳說,據說出自拿破崙。前幾年,中共今上在巴黎紀念大會上眉飛色舞地引用這句名言:「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很多學者查閱了大量歷史資料,否定拿破崙真的說過這句話。但就中共來說,才不管歷史上是否真有其事。它現正在洋洋自得地以「醒來的獅子」自居,並陶醉於一個偉大的願景:「世界將會發抖」,或「它將動搖世界」,或「它將征服世界」。那麼,好吧,中共權貴們不是想把澳洲建成他們的「後花園」嗎?胡錫進們難道是在不遺餘力地要讓澳洲人以及世界各國民眾看到並接受這個現實:一頭醒來的獅子大口叼著核導彈周遊世界,恣意妄為,高興時也跑到「後花園」放肆地跳上跳落。口叼核導彈的獅子離和平、可親、文明的樣子相去太遠了!要讓「紙貓」和「紙老虎」以及其他什麼的,都一併置放於恐怖的夢魘之中嗎?

(2020年5月8日定稿。)

(作者提供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