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選手疑軍運會期間染疫 與P4實驗室關閉時間契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2日訊】來自歐洲幾個國家的多名運動員近日向媒體表示,他們去年10月赴中國武漢市參加世界軍運會期間,曾出現過與中共肺炎(COVID-19)高度相似的病癥。武漢軍運會舉行時間為10月18日至27日,而英美情報人員調查發現,去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期間,武漢P4實驗室所在區域手機收發訊號動態完全消失且交通停擺,判斷當時該實驗室很可能發生了「危險事故」。

據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歐洲多個國家的運動員近日接受媒體採訪時,都談到了他們去年10月在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期間生病的經歷。

法國女子現代五項運動世界冠軍庫威爾(Elodie Clouvel)表示,當時她和男友貝勞(Valentin Belaud)以及法國代表團的許多運動員都曾經生病了,而且癥狀相同,有的運動員還病得很重,那時候他們以為是患上了流感。

她說:「我們最近看了軍醫,他才告訴我們,他認為我們感染了這個病毒(指中共病毒),因為法國代表隊的許多人都曾經生病」。

盧森堡的游泳選手亨克斯(Julien Henx)也證實,在去年的武漢軍運會上,他們的代表團也有兩人在參賽期間生了疑似中共肺炎的疾病,他回憶說:「20萬名中國志願者每晚都回家,很可能參賽者因此被感染了病毒」。

意大利前奧運擊劍冠軍選手塔利亞里奧爾(Matteo Tagliariol)也告訴媒體,在參加武漢軍運會期間,他和 5個住在同一房間的選手,都曾經出現過類似武漢肺炎的生病癥狀,很久才康復。而他直到回家一週後還在發高燒,當時呼吸困難,「吃抗生素都沒用」,拖了3週才痊癒,身體虛弱不堪。隨後他的兒子和伴侶也生病了。

RFA的報導說,瑞典代表團同樣有多人在參賽期間發病,包括游泳選手史塔克奇歐弟(Raphael Stacchiotti)。

資料顯示,2019年舉行的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7th CISM Military World Games),於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在中國武漢舉行,設置了射擊、游泳、田徑、籃球等27個大項目和其它329個小項目,共有來自109個國家的9308名軍人報名參加比賽。

而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報導,有英美情報機構人員披露,經調查發現,在2019年10月7日到10月24日期間,武漢P4級別的病毒實驗室及其附近的手機收發訊號的動態完全消失;在此期間,該區域的交通也停擺。經研判,這表明在10月6日到10月11日之間,當地很可能發生了「危險事件」。

這份封面印著MACE E-PAI COVID-19 ANALYSIS字樣的報告指稱,武漢P4實驗室及附近的手機收發訊號在突然大幅銳減直至消失之前,最後一次的手機訊號啟動是在10月6日,顯示6日至11日期間可能發生了「危險事故」而導致該實驗室關閉。

這份報告提供的調查圖像顯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周遭10月14日至19日的聯外交通完全停擺,疑似地方當局在該區域架設了路障,禁止車流與人流接近武漢P4實驗室。

武漢P4實驗室周遭2019年10月14日至19日聯外交通完全停擺。(NBC調查報導截圖)

另一組圖像則顯示:由於所有進入武漢病毒實驗室的人員,必先經過可能是管制大樓門禁的地方,那個位置上,去年8月至10月6日期間都有很多光點,顯示園區內的手機收發訊號活動頻繁。

然而,從10月7日至24日,整個實驗室園區顯示手機收發訊號活動的光點竟然全部歸零。直到25日,疑似管制區門禁的位置才又重新開始出現光點。

武漢病毒實驗室疑似門禁管制大樓的位置,2019年8月至10月6日期間顯示手機收發訊號活動的檢測結果與10月7日至24日期間同位置的檢測結果對比圖。(圖源:NBC調查報導截圖)

報告還指出,去年11月24日至30日期間,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及附近出現的多個手機裝置定位中,其中有一個手機裝置的定位點後來出現在新加坡,而該手機的持有人杜克,是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Duke-NUS Medical School)新興感染疾病(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小組的成員。

報導表示,上述資料來自實驗室部份員工的個人行動通訊裝置,雖然這份分析報告沒有提出可佐證P4實驗室曾關閉以及外洩肺疫病毒的直接證據,但若實驗室的確曾在那期間突然關閉,可視為病毒外洩的間接證據。

報導並引述美國情報官員表示,目前他們還在蒐集和篩查更多個人手機的定位資訊,並研究武漢P4實驗室的衞星圖像等線索,以便進一步釐清武漢病毒試驗室曾經發生過什麼異常狀況。

法廣(RFI)5月8日也曾引述《費加洛報》(Le Figaro)的報導稱,武漢P4實驗室近期可能出現過密封問題,而中共政府去年12月份曾在國際市場購買抗凝劑庫存即足以佐證。

該報導表示,中國早在去年11月中就疑似知道中共肺炎已經傳播出去,現在來自英美的研究報告更加強了這個論點。

倫敦大學學院(UCL)遺傳學研究所5月5日在《感染、遺傳與進化》期刊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負責人弗朗索瓦·巴盧克斯(Francois Balloux)領導的小組經研究判斷,中共肺炎疫情最初爆發的時間點應該是介於「2019年10月6日至2019年12月11日」,而且一開始就迅速在全世界廣泛傳播。

法廣報導說,當初中法合作興建武漢P4實驗室,法國研究細菌戰、外交與國防事務的專家,以及法國國防部總秘書處(SGDN)持保留態度,因先前法國資助中國成立的幾個P3實驗室下落不明,質疑中國必定也會以同樣方式使用P4實驗室,猶如「令人不寒而慄的缺乏透明度」,可能會淪為「生物武器庫」。

(記者唐迪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