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瘟疫治尋根 歷史天象醒今人(下)

作者:古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一篇在闡釋現代科學的局限和乏力之後,類比了古今中外的幾次大瘟疫,大家能夠看到那些瘟疫和如今武漢的肺炎一樣,一致地展現了「定約、定時、定向、定地」的超常特徵。以人為鏡,可明得失,以史為鏡,可知興替。想要找到武漢瘟疫的起因和救治的根本,還得繼續展開歷史的精華,洞徹大劫的因果,看看歷史的智慧,在如何啟迪今人渡過劫難的。

(接前文 武漢瘟疫治尋根 歷史天象醒今人(上)

6.《舊約》:大劫過後,義人得救

《聖經》中多次講到「義人」。第一次是在《創世紀》中講:「諾亞是個義人。」所以諾亞一家要被救贖,上帝讓他們造方舟,在大洪水毀滅人類的時候,存活下來,作為未來的人種。

《聖經》第二次講「義人」,是上帝要毀滅人間的罪惡之城所多瑪和蛾摩拉。亞伯拉罕請求寬赦,向上帝說:「……假若那城裡有五十個義人,你還剿滅那地方嗎? 」

上帝說:「我若在所多瑪城裡見有五十個義人,我就為他們的緣故饒恕那地方的眾人。」

亞伯拉罕繼續請求,把設想的「義人」數量,降為45、40、30、20、10,上帝都答應了,說:「(如果真有十個義人)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上帝派兩個天使化成美少年去調查,結果發現義人只有羅得一家,老兩口和兩個女兒(篤信正神,不做惡行),當地人還要群奸這兩個美少年,那時人類已經敗壞到流行同性戀的地步了。天使讓羅得一家逃走,次日,所多瑪和蛾摩拉城中的一切全被天火燒滅。

由此,我們看到,《聖經》文化奠定的義人,是好人,好到能夠在人類大劫過後,能活下來。這樣的人,頭上有神的授記,天災、瘟疫等毀滅之神不會攻擊他們。

那麼,歷史發展到今天,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如約定時降臨,什麼樣的人才是義人?義人頭上的授記又是怎樣的?

7.《推背圖》:「義言一出見英明」

從古至今,很多人信預言,中國人最信《推背圖》。2015年習近平在新加坡會見台灣總統馬英九,還被中共官媒冠以「雙羽四足習馬會」,大肆宣揚。「雙羽四足」是《推背圖》中一句重要的讖言謎語,並非喻指習馬會,而是習近平和薄熙來的爭鬥,這個以前已經解過了。

圖6:《推背圖》金批本第47像,義言對應今天。(古金提供)

看圖6,很多解《推背圖》的人,都認為這一像預言的是中國未來的天子,猜測很多。其實,《推背圖》有多像講到這位未來的元首,前後至少有十四個特徵來鎖定他,這裡勸大家還是不要在這個謎語上用心,只看幾點也猜不準。「匹夫有責」,每個人都應該用心於「拯患救難」。

「一言為君」,君有多重含義,從君王,發展為君子,再成為敬稱。三國時曹操的《短歌行》裡就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到民國時,君成為普通的互稱,男女皆可用,相當於您。那麼這勸諫的「一言」,就是上為君王,下為普通百姓,是給每一個人的。

「匹夫有責,一言為君,」正指今天。而今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迅速傳播,多少生靈受難?「拯患救難」,救民於水火,是責無旁貸的,這是每一個平民百姓(匹夫)的責任。怎麼救?什麼樣的「一言」可救?

「義言一出見英明」,也在當今。什麼是「義」?「乂」的簡體字,看不出來,正體(繁體)字一目了然:「義」,「我」頭上有「羔羊」的授記!「羔」、「羊」兩字的下部已經深入頭裡,顯露在頭上的是「羔」、「羊」兩字相同的上部——當然,這只是文字的比喻。

有「羔羊」的授記,末劫不在劫中,瘟疫不侵,死劫不困。原本在劫之人,得到「羔羊」的授記,也會轉危為安,就像劉伯溫預言的那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渡過劫難。

那麼「羔羊」喻指誰?明確的答案在《聖經·啟示錄》中。

8.《啟示錄》:至聖「羔羊」,新宇之王

「羔羊」在《聖經》中是最純潔的象徵,4次被用來讚美(不是稱謂)精神領袖耶穌,而在《啟示錄》中出現32次,指向未來新宇宙的主宰者,與宇宙主神、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是同義詞。猶太教稱之為彌賽亞,佛教稱之為彌勒,中國古代經典預言《馬前課》、《推背圖》稱之為聖人,就是古代傳說的末世的救世之主,當然也是創世主,因為只有創立者才能救贖。

「羔羊」並非基督徒想像的耶穌重來,不要以為耶穌被殺過一次就是「羔羊」,「羔羊」在歷史上為眾生償罪被迫害、被殺過許多次。同樣信仰上帝的猶太教也不認可耶穌是彌賽亞(所以猶太教徒才要害死耶穌)。耶穌還要崇拜上帝,上帝也只是宇宙中一個天國的主,而「羔羊」是新宇宙的主宰,萬主之主。

《啟示錄》展現了「羔羊」無上崇高的地位,頭上有他的授記的人,什麼瘟神、災神敢侵犯呢?即使瘟疫中在劫之人,如果得到了羔羊的授記,哪路瘟神不得撤走毒力,讓他康復呢?

那麼,羔羊是誰?如何證明?

【時間和事件上,天象給出的精確印證】

縱觀《啟示錄》所講:羔羊可不是一開始就行使他的權柄,他的弟子、信徒,要「從各國各民族走出來」,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有很多被迫害、被殺,直到他們走上聖潔的殿堂……「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那龍)將自己的權柄給了那獸……那獸(迫害「羔羊」的弟子的惡首)得到一張誇大褻瀆的嘴巴……被授權可隨意行事42個月。那獸開口侮辱神、褻瀆他的名、他的居所和天人,它被准許攻擊神的子民,也被授權可轄制各部落、各民族、各國家和說各種語言的人。」這42個月,《啟示錄》另一處給了準確的時間:1260天。

也就是說:惡首在人間隨意迫害「羔羊」眾弟子,誹謗、辱駡「羔羊」42個月,不會有太大的天譴麻煩,但是滿了1260天,就不行了,天罰就要來了。

人間的第一次天譴,我們看2003年非典瘟疫爆發時的天象圖。

圖7:2003年天象圖,雙星犯氐應天譴,華夏大地虐非典。(古金提供)

火星、金星,這兩顆最大的罰星(五行中另一個罰星是水星)犯入主瘟疫的氐宿[1],人間出現了非典大瘟疫。2003年1月1日,正是SARS剛開始感染醫務人員,被大陸醫界一線的權威認識的時刻:一種傳染性極強的新瘟疫來臨!1月2日,專家即趕往廣東河源市調查會診。

從這個天譴的時間點,向前推1260天,是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中共的全部公、檢、法、軍隊、武警、特務,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正法修煉群體。赤色恐怖籠罩了整個中國,這也正是法國著名的《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中最著名的那篇應驗在人間:「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如此,在時間上和事件上,天象以《啟示錄》為線索,印證了迫害誹謗「羔羊」、迫害其弟子的時間1999年7月20日,事件,是中共鎮壓法輪功。

【地點和人物上,天象給出的精確證明】

滅佛是歷史上最大的罪業,在《 四次滅佛的歷史 重演著雷同的結局 》一文中,有系統論述。該文在明慧網首發後,在大陸到處被轉載,但是,都刪掉了最後點睛之筆「迫害法輪佛法修煉,將遭受空前的天譴惡果」。刪節也是無奈之舉,在大陸中共鉗制言論的制度下,不刪節無法刊載。該文能被廣泛轉載,表明很多人認同。

《啟示錄》中講:獸被赤龍授予權柄,肆意迫害「羔羊」的聖徒42個月沒大礙——人間真是沒見惡首有大麻煩,但在其間的一個凶險天象下,有小災。

圖8:2001年天象圖:火星守尾宿、火星「守」天蠍座,東西方天象文化對比。(古金提供)

網路上誤傳很廣的2001年熒惑守心天象,上圖做出了糾正:2001年的天象是熒惑守尾宿,對應當時中國天子江澤民的一場天罰。不是火星守心,所以天子不致命。換成西方天象文化背景,7月20日,火星的拐點——最凶險的時刻,正釘在象徵撒旦的大毒蠍子的一條腿上。也就是在那前後,江澤民腿得了怪病,怎麼也治不好,雖沒大礙卻很難受,派人到民間找高人治腿。

天人合一,在地點(中國),人物(惡首江澤民)上,天象給出了精確的答案。

如此,在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這四個要素上,鎖定了《啟示錄》上赤龍、惡獸對「羔羊」弟子的迫害,對應人間的中共、惡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那麼隱喻的「羔羊」,謎底也就出來了,是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劉伯溫預言的佐證】

回首前文的《伯溫碑記》,最後的答案,瘟疫大難的解法,是一段謎語。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真」字的古代寫法「眞」,上面像「七」字;最下面一撇一捺似「人」字;二字引誘進了口,「二」進「口」,是中間的「目」字;中下的豎折「∟」是一個「走之旁」的寫法,即是「一路走」。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上面是倒「八」字;下面是「王」字;再下面的「卄」代表「二十」,最下面是口。

「三點加一勾」:「勾」字的周邊部分,加一個「點」,是「刃」字。「勾」字的中間部分,加兩個「點」,如「心」字,二者合為「忍」。

謎底「真善忍」,還是指法輪功,法輪功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宇宙特性修煉。

交互印證的謎底一出來,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救治的根本,也就豁然開朗。

9. 武漢瘟疫:天譴有因,救治有本

【為什麼這次瘟疫源於武漢?流毒全國乃至世界】

中共當代迫害正法修煉,這是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滅佛,天大的罪業因何而起?

始作俑者是當時的政法委書記羅干。如果他不搞出點大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很有必要,他就不能躋身中共最高領導層(指中央政治局常委,離休年齡晚),就該退休了,為此,他開始找最好欺負的下手,把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當作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1996年,羅干指使公安部深入調查法輪功,結果反映很好,沒蒐集到任何罪證不說,公安部很多人開始煉法輪功。退休的前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還上書中央一份調查報告《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當時總理的朱鎔基,政協主席李瑞環等,也都很支持法輪功。羅干不甘心就此退休,孤注一擲,先給法輪功定性為「邪教」,然後讓公安部去給他的定性找「證據」,把所有氣功、會道門甚至神經病造成的社會危害,還有練過法輪功又改練其它氣功的人出現的偏差,都強加給法輪功。

另一方面,羅干暗中唆使武漢電視臺台長趙致真,拍攝一部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簡稱「武漢台趙片」),聲情並茂地羅列那些偽證,長達六個小時。中央開會醞釀、討論是否取締法輪功的會議上,就播放了這部片子,該片以假亂真的造謠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想為法輪功說話的人,都被這些謊言搞蒙了,都閉嘴了。「武漢台趙片」為中共最終決議鎮壓起到了決定性作用,羅干也因此被重用。2002年,67歲的羅干以第9名擠進了最高權力層——中央政治局常委(常規為7人,為羅干擴為9人),羅幹得以又幹了5年才離退。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7月22日在全國滾動式播出「武漢台趙片」,中共強迫各機關、企業、學校、事業單位組織全體成員觀看,以謊言煽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當年文革要批鬥劉少奇時,江青命令一下,劉少奇的罪證便鋪天蓋地,下面的人按中共的意圖造假成了政治進步的階梯。這部「武漢台趙片」又起到這樣的示範作用,看到羅干、趙致真由此飛黃騰達,各地媒體、電視台競相效仿,編造攢湊出法輪功「危害社會1400例」。無視共產黨幹部腐化危害人民14萬例不止的民怨,再次大搞政治運動,以迫害人民來邀功立威。

非典、中共肺炎(武漢肺炎)、下一次大瘟疫,這些集中的天譴,就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天大滅佛罪業招來的。中共迫害正信修煉群體二十多年,製造了無數家庭慘案,數十萬人被非法抓捕坐牢,當時抓到監獄、看守所、勞教所、戒毒所人滿為患,又抓到精神病院迫害,大量擴建勞教所、監獄,被確認迫害致死的已有三千多人。發展到後來,中共祕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搞活體器官移植牟取暴利,遭到世界眾多國家和正義人士的一致譴責。

而這所有的罪惡,起因的很大的一部分,是「武漢台趙片」——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了多大罪業?害人於末劫不得救贖的大罪,很大程度起於武漢。此次天降大疫於武漢,為的是給人類永世留下一個深重的教訓。

【易感人群,謊言的迷失者】

《啟示錄》隱喻道:「(迫害「羔羊」弟子的獸)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頭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做買賣。」

中共的做法沒跳出這個預言,它在全國搞人人表態、個個過關,民眾都得站在中共一邊痛斥法輪功,否則,就是犯了政治錯誤,停職停薪、取消從業資格、開除學籍。舉手表態,就在手上被赤龍「授記」了。當然,入隊、入團、入黨宣誓效忠中共的,都在頭上被赤龍撒旦「授記」了,授記的標誌都是鐮刀斧頭,中共的黨章。

如此跟中共保持一致的這些人的主體,是為了工作、升遷、生計、發達,在單位努力、在社會上打拚的一代人,參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也在這些人中——當時的青壯年。

第一次大瘟疫非典,現在科學總結的易感人群,正是那個年齡段的人:青壯年。

17年後第二次大瘟疫: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病毒,雖然各年齡段都有感染的,但是易感人群,主體是從80後到60多歲的人,這個區間段,涵蓋了當年第一次非典瘟疫的易感人群——瘟疫還在追殺他們。

因為那個年齡段的人,被武漢台趙片的毒害根深蒂固,很多粘帶著中共滅佛的天大罪業,被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同化而渾然不覺。

【為什麼平民總是先遭惡報?罪大的官員反而逍遙?】

這是百姓最不解的,很多人因此而誤以為「惡極無惡報,天理不在」——這是不懂天道所致。

首先:打仗是兵先死,還是將先死?肯定是兵先死。那麼這次天譴,聽信中共謊言的廣大民眾,在法輪功的問題上,實際是和中共站在一起,站在中共各級官員的周圍,是他們的兵,瘟神能不先襲殺他們嗎?歷來都是這樣規律:君主作亂,百姓跟著先遭惡報。

其次:如果罪大惡極的人要先得惡報而死,會形成一個「當高官的上去一個死一個、走馬燈似地趕死」,那樣就破迷了。世間有迷的法則,如果破了迷,一切救贖都不算數了,所以不能這麼破迷。

更重要的是:先食惡果者有機會醒悟,苦難能讓人清醒,後遭惡報者不給機會。第三次大瘟疫一來,在劫者被瘟疫定向掃蕩。所以百姓先遭難,是給百姓得救的機緣。

10. 天象悄然改,聖人已歸來

很多人在問:既然懂天象,為什麼不早說?真是怕洩露天機遭天譴麼?

如果怕,就不講了,過去的天機不也是天機麼?而面對當前,其實很無奈,因為天象從2003年開始,明顯地被改變了,改變了天象和人間的對應,誰也無法事先看破天機了。

【第一次大疫被減弱,第二次大疫被移挪】

圖9:罰星雙犯氐,2003年天象圖與2004年天象圖對比,天象與人間的對應,已被悄悄改變。(古金提供)

其實從2003年非典瘟疫的時候,天象和人間的變化已經開始錯位,見圖9左半部分,時間雖準,瘟疫的規模卻大大減小了。那個天象,在舊運程中,可是一場大瘟疫,兩大天罰星,犯入了氐宿。

前面多次講過,相同或相近的天象下,人間會以不同的面貌,重演相同主題的歷史。圖9右半部分,和左邊同樣是火星、金星雙犯氐,人間也該有一場大瘟疫啊,可是沒有,空了15年多!一次重大的天人錯位!

人間有天大的功德消掉第二次天譴嗎?沒有,中共滅佛的罪業愈演愈烈。這個天譴不能被消除,只能被加重,被推延,移到後邊去了。

前文講《伯溫碑記》預言的大瘟疫,和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在時間上準確對應,但是在規模上不對應,預言中:「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這個死亡率,對窮人是90%,和現在瘟疫表現的不到10%的死亡率(官方數字)完全對不上啊!是預言不靈了嗎?

不是,因為劉伯溫預言的大瘟疫,是最後一次:第三次大瘟疫,那次在中國殺死90%,是過去定下的人類最後大淘汰的死亡率!

也就是說:上面天象圖展現的2004年12月的第二次大瘟疫,被挪到了當今,推延了15年多!而第三次大瘟疫,還在後邊等著呢!

【武漢的肺炎瘟疫的來源】

中共號稱在它的領導下,戰勝了非典SARS瘟疫,而專家當時就警告說:「SARS還會捲土重來。」

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的冠狀病毒是來源於SARS冠狀病毒嗎?且看最早發現者內部上報的微信截圖。

圖10:中共肺炎病毒的最初發現者的內部微信交流截圖,顯示武漢冠狀病毒源於SARS冠狀病毒家族。 (古金提供)

從上圖可見,中共官方是有意避開SARS,因為中共一直宣傳SARS被它戰勝了。隨後在內部發布真實消息的8位醫生都被公安機關以「散布不實謠言」處理。

不管是不是源於SARS,所有學者都承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冠狀病毒,和非典 SARS冠狀病毒至少是近親屬,至少是有共同的起源,可見兩次大瘟疫天譴,有一致的根源!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大疫的症狀】

看過前面一章章連載講述的讀者,會明白「天定歷史、神傳文化」的內涵,一次次展現天象變化和人間演進的精妙對應,每個人都會感到自身的渺小,自然回歸到古人敬天畏神的淳樸心態。歷史不是白白演義過來的,重大的歷史教訓,都是警醒後人,特別是為今世末劫的救人鋪路。

圖11:電影《大明劫》展現了毀滅明朝的大瘟疫,視頻截圖為病人瘟死瞬間的狀態。(古金提供)

前文講到電影《大明劫》演繹的明末大瘟疫,揭開了吳又可治瘟的背後神跡。這部歷史影片幾次展示了病人死前的症狀:眼睛一流血,人馬上死去。

奇怪吧?呼吸道傳染的瘟疫,最後的症狀竟然是眼睛流血。而這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不是有很多異樣的症狀麼?有人呼吸系統沒事,只是腹瀉,或者有人是眼睛結膜炎,還有不少人眼部皮膚泛紅(紅眼睛)……其實那不過是一個實驗,第三次大瘟疫,最後的症狀就是感染後很快眼睛發紅,如電影所示,眼睛一流血,魂魄被毒力從身體裡推出去,人即死去。

為什麼是眼睛流血?人用眼睛看到的中共滅佛、迫害信仰、編造謊言謗佛的報導,電視、視頻、文字、動畫,害人的謊言之毒從眼入,就從眼破而死。那時還有個別人是耳朵流血即死,因為那些人是從耳朵聽到的中共迫害的謊言之毒,或是直接聽到,或是間接耳聞。從哪兒中毒,從哪兒死。

天機盡泄,只為敲醒今人。

【第三次大疫哪裡最重】

《伯溫碑記》中:「四川更比漢中苦,」是否是預言下次大疫,四川要比武漢、中原地區更苦?

過去預言的可能是這樣,中共活摘法輪功人員器官、活體移植牟取暴利的罪惡被揭露出來,這個亙古絕今的罪惡把迫害登峰造極,而四川那個偏遠省份,是活摘器官的一個重要基地。不過,中共可比歷史上預言的罪惡得多,武漢、上海、北京、天津、瀋陽等等,多地都有這樣的集中迫害殘殺的地方,薄熙來夫婦,不是還把活摘完器官的屍體,製成各種形態的屍體動作標本在世界巡展牟利嗎?那些屍體展覽的照片還能在網上搜到。

哪裡迫害的罪惡大,哪裡的疫情就重。這次瘟疫的結果,大家能從宏觀上看到:在中國大陸,哪裡肺炎疫情小(只要不是數字造假),哪裡的迫害一定相對較小;在海外,如大紀元《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一文中所言,誰聽信中共的謊言,誰為了利益和中共走得近,誰為利益不敢得罪中共、甚至給它迫害信仰、滅佛做包庇,誰就引火焚身、遺害人民。神目如電,天罰不爽。

【第三次大疫的來源與傳播】

圖12:應對瘟疫,中共發出了嚴厲的封口令,規定民間發的資訊都是假的,禁發禁傳,違者交公安。(古金提供)

應對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瘟疫,中共的掩蓋自始至終,圖12的封口令可以看出:不允許任何人發布涉及疫情的任何資訊和圖片,不用管真假,發了就是散布謠言,如此威脅,又是強迫人民和它保持一致。一面掩蓋,一面鼓吹形式在好轉,誰信誰受害。

不管如今被掩蓋的疫情怎麼嚴峻,都會過去,因為這次大疫本來就是高傳染、低致死,是對所有人的警告。瘟疫之後,嚴謹的醫生,會說肺炎病人在醫院康復出院,不敢說那是醫院治癒的,因為沒有特效藥。而中共卻會鼓吹:它上次帶領人民「戰勝」了非典,這次又領導人民「戰勝」了「新冠狀」、治癒了患者(出院者終身攜帶病毒,隨時可能因為病毒復蘇增殖而「復陽」),還會繼續迫害,繼續用謊言迷惑百姓。如此招來第三次大瘟疫是必然的。

第三次大瘟疫,高傳染、高毒力、高致死,因為過於快速,一切都來不及。源頭?也許會有,會有一種「源頭」讓大家安心,其實那只是擺設,因為源頭的病毒,已經在這一次,在大多數人身上潛伏了。

現在人認為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是14天,那只是剛剛面對病情「事後諸葛亮」得出的結論。對愛滋病潛伏期的認識,不是一次次在教訓中認識,延長到二三十年了麼?

第二次大疫後挪,擠了第三次大疫的位置,也要把第三次的戰陣布好了。《啟示錄》的預言隱喻:「等待著那一道印封(完全)揭開」,對應人間的是:病毒開始定向變異。

《啟示錄》這樣隱喻:「揭開第四印的時候,我聽見第四個活物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野獸,殺死地上四分之一的人。」

注意,這個比例,是全世界的1/4,因為世界許多國家也聽信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謊言。誰聽信了,誰就會被撒旦的謊言害死,因為他自動與撒旦站在了一起,與未來新宇宙的主「羔羊」對立了,新天地裡沒法要他,他只能到被淘汰的地方去。

【天象在宣告:天數被改,聖人歸來】

誰有這樣的大手筆地改變天象?前面我們講過,人間沒有天大的功德,是無法拖延天劫的,唯有修到極高的境界,才能直接改變天象。能大動宇宙的定數,唯有宇宙的主宰者。

對應人間天譴大劫的「七印封」,《聖經·啟示錄》這樣講:「我看見坐寶座的右手中有書卷,裡外都寫著字,用七印封嚴了。我又看見一位大力的天使,大聲宣傳說:『有誰配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呢?』……這羔羊前來,從坐寶座的右手裡拿了書卷。他既拿了書卷,四活物和二十四位長老,就俯伏在羔羊面前,各拿著琴,和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他們唱新歌道:『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救贖人出來,叫他們歸於神……」

「七印封」的劫數是舊宇宙定好的,但是,作為新宇宙主宰的「羔羊」、萬主之主,不按舊宇宙定數救世,只有他能改變宇宙天象的天數。因為「印封」何時揭開,他說了算。

今天,天象與人間對應地悄悄大變,在給今人展示:人類末劫救贖的希望——世界各民族盼望了幾千年的救主,中國人幾千年期待的聖人歸來了。五千年歷史上的覺者、聖者囑託後人謹記的,正在發生著。

推延劫難,是為了救贖更多的人。

【大劫之際,人人都有救人的使命】

可能有人想:真有第三次大瘟疫,是不是這次染病康復的,還有大量接觸病毒沒得病的,因為身體產生了抗體,終身免疫,下次就能倖免了呢?——恰恰相反!

歷史上已經有過教訓了。古羅馬大瘟疫的經歷者伊瓦格瑞爾斯這樣記載:「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2] 可見,這種情況,假如當時有「現代科學水準的疫苗」的話也沒有用——因為每次康復後,人體產生的抗體比打疫苗還好,可是還會下一次感染。

現在不是發現第二次大瘟疫的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病毒,比SARS冠狀病毒變異了不少(但是SARS這一類冠狀病毒基因主要框架沒有變)嗎?第三次大爆發,病毒會定向地向高爆發、高死亡率方向突變,那個時候,人體的所有抗體,至少是毫無用處。

這次人得瘟的程度不同,不得瘟的人心裡恐怖程度不同,其實是上天對人的警告程度不同。這次瘟疫大劫被分割為二,是主宰者的慈悲。非典大疫警告一次,中共肺炎(武漢肺炎)大疫又警告一次,再對傳來的救人真相置若罔聞,迷在中共迫害的謊言裡自以為是,下一次大疫之劫,不再有機會。

「貧富若不回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伯溫碑記》這樣預言:不「回心轉意」,還聽信中共的謊言,還站在中共迫害信仰的一邊,只有在天滅中共的天劫中,隨著去了。

通過前面的鋪墊,如何免於瘟疫之劫淘汰,可能很多人自己就能悟到了。

歷史的先驗警示著今人:基督徒在天譴古羅馬的大瘟疫中救人,病人是明白了真相、走出了謊言,得到基督教正神的授記,瘟神才退去的,被救贖者才康復、瘟疫才過去的;天滅明朝的大瘟疫,被醫治痊癒的根本,不是吳又可的「達原飲」,而是他祕傳的藥引子,那句真言,病者誠心念誦,得到吳又可那一道家法門的正神的授記,瘟神才退去。用現代科學講,都是表現為人體的免疫力強於了體內病毒的活力——實際上是瘟神把病毒的活力和詛咒撤走了,不撤走,人怎麼也活不了。

時移事異,人間不同的大範圍區域,是由不同的正神輪值守護的。其實到中世紀的時候,基督教進入末法時期,黑死病大瘟疫襲來,無論基督徒怎樣虔誠地祈禱,也是無效,僅在歐洲人就奪去了1/3的生命,大量神職人員在瘟疫中死亡。

時過境遷,過去的所有授記都沒用了。到了末法時期,一切宗教信仰都不能度人了,到了末劫大難,當今得到「羔羊」的授記,才是得救的根本,瘟神不侵、死劫不臨。而得到的前提,是自己內心真心識破中共灌輸的那些迫害的謊言,接受真相,那樣,身上的「中共授記」才會被清除,不然新的授記打不上。

這裡並不排斥現代的科學的治療、醫院或家庭的隔離護理,藥物確實能起到調節或者緩解的作用,但那都是輔助,根本還在於得到「羔羊」的授記,指令瘟疫把毒力撤去,人才能真正康復。接受真相,能真心遠離(退出)中共,就能得到「羔羊」的授記,能渡過劫難。當然,如果接受真相後,還能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甚至能和主動傳播真相,那樣得到的「羔羊」授記也隨之昇華了。不過,那些混入法輪功的搞破壞的特務,無論他們怎麼積極表現也沒有用,他們頭上可沒有授記,一樣在劫。

【《推背圖》:「舊書」、「救書」、救贖】

再看圖6《推背圖》的那一像預言:

圖6:《推背圖》金批本第47像,義言對應今天。(公有領域)

「好把舊書多讀到」:這裡的「舊書」一定是好書,也可解為「歷史書」,引申為「歷史的精華」,這裡展現的,不是為今天得救、救贖人類而鋪墊的歷史華章嗎?

「舊書」諧音救書、救贖,讀懂了歷史精華的「舊書」,自然會去看聖人救贖人類的「救書」——聖人濟世的著述。

「匹夫有責,一言為君」,「義言一出見英明」:每個人都有責任救人,將救人的「義言」、真相傳給每一個人,這是每個人的英明之舉。因為每個人的生命都值得尊敬,都是被「聖人」所珍惜的。

《馬前課》預言當今「拯患救難,是唯聖人」。如果能追隨聖人「拯患救難」傳播真相,不管是誰,不管是不是修行的人,都能在未來成為聖者,因為這次是在根本上救度眾生,是歷史上所沒有的大功德,「羔羊」的授記會隨著人的功德的飛升而昇華,足以使每一個追隨聖人腳步的人,在未來成聖、成主(君)。

「只要人有一隻耳朵,就要讓他聽到。」《啟示錄》四次強調了傳播救人福音真相的重要性,要傳給每一個讀者,每一個人:

「If anyone has an ear, let him hear.」

注釋:

[1]《史記·天官書》說:「氐為天根,主疫。」
[2] 葉金,《人類瘟疫報告:非常時刻的人類生存之戰》,海峽文藝出版社頁,2003年第一版。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