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病毒為何危及中共帝國夢

Austin Bay撰文/原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2日訊】如果採取行動,自由世界就有機會將另一個共產主義獨裁政權掃進馬克思的歷史垃圾桶,從而避免在2035年左右﹐與一個極權主義超級大國發生戰爭。

中國共產黨知道,中共病毒疫情大流行暴露了其征服世界的帝國戰爭,所以中共瘋狂地進行心理上和政治上的控制,試圖將損失降到最低。

為什麼?因為中共的戰略曝光,目標時間至少提前了十年。如果中共和皇帝/總統/獨裁者習近平再有十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軍事現代化、盜竊知識產權、操縱貿易、賄賂腐化的歐盟和美國政客以及常春藤聯盟的學者、安撫美國精英媒體、旨在破壞民主和削弱言論自由的輿論戰——再有10至15年不受限制的「全面統戰」的戰役,中共就可以束縛住美國,並擁有統治亞洲和西太平洋的軍事力量。

如果中共要在亞洲取得戰略外交、信息、軍事和經濟力量的優勢,那麼掩蓋戰略擴張的邪惡經濟、媒體、政治、學術和文化統戰可能被放棄。

遺憾的是武漢大瘟疫危及了中共統治全球的戰略計劃。是的,我稱之為武漢大瘟疫。該死的奧巴馬政府,今天本‧羅茲(Ben Rhodes,譯者註:羅茲是奧巴馬時期的白宮國家安全高級顧問,自2007年以來一直擔任奧巴馬總統的對外政策演講撰稿人)心急火燎地譴責武漢病毒這個稱謂是種族主義,他是一個背負著沉重政治包袱的人。

那麼埃博拉病毒呢?埃博拉是剛果一條河流的名稱。老萊姆(萊姆病)是康涅狄格州的一個小鎮。羅茲噴出了中共輿論戰的套路。那不是誹謗,而是事實。困擾我們的疾病起源於中國大陸的武漢市。這是起源,而不是種族歧視。

羅茲將武漢病毒的叫法稱為種族主義的例子具有啟發性,因為證明了中共的輿論戰計劃旨在製造各種猜疑和不和。新冠病毒只是一個止痛藥、消毒劑和被模糊的稱謂——輿論戰偽裝,或者是一種分散注意力的手段,以爭取時間和避免後果。「武漢」是指認肇事者。中共知道,自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以來,目前反共情緒達到了最高水平。

這暴露出另一個弱點:中共在中國面臨著不和諧,因為中國人民知道誰下達了天安門大屠殺的命令。

根據15頁的針對中共武漢病毒謊言的分析,澳大利亞的《每日電訊報》發表了一篇文章。我的總結是:中共通過讓醫生們噤聲或消失,銷毀證據,並拒絕向國際科學家們提供活體樣本,開發疫苗﹐中共掩蓋了病毒的真相。邪惡的底線:中共故意將其它國家置於危險之中。

《每日電訊報》的報導支持了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新聞採訪時所說的,他表示有「大量證據」表明大流行疫情始於武漢的一個生物實驗室。他補充說,「中國有將疫情傳播到世界的歷史,而且他們有運行不合格的實驗室的歷史。」

蓬佩奧沒有將病毒稱為生化武器,那表示病毒是人造的。實驗室人員的失職和愚蠢很可能導致病原體從實驗室中泄露。

然而,僅這個指控就破壞了中共的說辭,即其體制優於地球上所有其它體制。

中共領導層在病毒問題上撒了謊,否認了病毒的爆發、失控,讓病毒傳播到全世界。中共的算計是:每一個其它國家都必須遭受醫療和經濟後果,這樣中共的帝國計劃才不會受到嚴重挫折。

中共的誤判:這場大瘟疫造成了全球性、戰爭級的大破壞,中共的謊言已經被暴露出來。

世界必須讓中國共產黨付出代價。中國大陸自1978年以來,以及自2001年12月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利用經營性貿易優勢和知識產權盜竊計劃必須終止。中國大陸企業最終為中國共產黨的利益而服務,在國內外充當情報機構和提供經濟資產。北京改變了中國的經濟結構,以符合世貿組織的要求。然而,中共病毒危機表明中共並沒有改變。

所以要懲罰中共,為2035年的全球和平而做。

作者簡介:

奧斯汀·貝(Austin Bay )是美國陸軍預備役的上校,作家,專欄作家,德克薩斯大學戰略與戰略理論教師。他的新書是《地獄雞尾酒:塑造21世紀的五場戰爭》(Cocktails from Hell: Five Wars Shaping the 21st Century)。

原文 Why the Wuhan Virus Threatens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Imperial Dream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