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瘟疫下的種族主義謊言

Ryan Moffatt撰文/周美玉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2日訊】娶了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華裔女士,我對當前圍繞這種流行病的種族描述有一個獨特的見解。

通過深入調查研究,我了解到中國傳統文化與北京執政的共產主義政權的專制性質(黨文化)之間的許多區別。我的妻子既經歷了西方的自由,也經歷了中國的限制,因此,她非常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控制策略的內部運作方式,這種策略不僅被用在她的祖國而且在加拿大都被採用。

中國傳統文化蘊含著西方尚未發現的深刻智慧和魅力。(因此)在對兩個孩子的培養上,我們注重中國文化教育,我們也對像孔子和少林功夫等傳統教義進行了研究。從五千多年悠久的有記載的歷史看,中國擁有無數的軼事、故事、傳說和紀實,這些都詳細記錄了這個將神祕與現實成功地完美結合的燦爛文明。

這項遺產一直並將永遠是伴隨我們孩子成長的重要組成部分,將成為他們今後事業的啟明星。但是,我們對當今的中國政權(黨文化)與中國祖先真正遺留的(傳統文化)之間做出了明確的區分。

在過去的十多年中,我和我的妻子一直在密切關注中共的行動,以及該政權對中國人民的後續影響。我們的親戚和朋友遭到任意逮捕和拘留就因為訪問了以促進民主和弘揚中國傳統文化網站的輕微「罪行」。

我們隨時了解來自中國大陸的一些鮮為人知的新聞,並敏銳地意識到中國異議人士的困境,他們對政府持批評態度但因擔心大聲疾呼(而被打壓)的後果而保持沉默。

在目睹了中共的欺騙手段在中國發揮作用後,令人越來越震驚的是我們看到他們在加拿大的影響力正在(逐步)擴大,包括對媒體、政府和公眾認知的影響。其中大部分是通過統一戰線部門執行的,該部門的任務是提升中國在海外的影響力。中共熟練運用已經在國內實施了數十年的這種欺騙手段。在加拿大,我們對這種雙重的策略幾乎沒有經驗,因此容易被他們誤導。

中共高度重視通過金融和文化手段影響外國,他們使用這種「軟實力」方法來控制對中國(現狀)的描述。但是,我們決不能忘記,這是(當年)發動天安門廣場屠殺的同一政權。唯一的變化是,今天他們更加意識到在公眾視野下進行這種野蠻行為可能帶來的國際影響。因此,他們擅長控制民眾的思想並掩蓋自己的錯誤。

種族主義謊言

加拿大總體上是一個非常寬容的國家,儘管這裡也有種族主義和偏執狂妄的人存在。種族主義是一個敏感的問題,給某人打上種族主義者標籤是消除其論點有效性的有效方法。

中共政權很清楚加拿大人的這種「弱點」,並一直積極利用這一點來組織有關病毒大流行的國家官方語言。任何有關旅行禁令、病毒來源或中共最初的反應和掩蓋行為的討論都被打上(對中國有)仇外心理和對中國人民有偏見的標籤。

我們已經在媒體和政府中看到了這種情況,他們把對中共政權的批評與對中國人民的批評混為一談。無論是出自於愚昧或惡意企圖,這都是對尋求真相的有害退讓。

北京的影響力使得該政權有能力迫使各級政府和媒體支持其欺騙行為。那些飽受到中共(迫害)之苦的人,無論是身在中國內地、香港還是其它地方,都對該黨的真實面目非常清楚,他們理所當然地對民主國家傾向於毫無疑問地接受該政權的敘述這一情況感到不安。

加拿大華裔為自己的(傳統)文化感到自豪,並對這種文化等同於中共黨文化的評論很敏感。因此,重要的是把國民與其政府區別對待仍然是對話的重中之重。

多年來,加拿大有許多社區和團體孜孜不倦地為揭露中共政權的罪行而大聲疾呼。無論是支持西藏、香港、法輪功還是維吾爾族穆斯林,每個團體都有正當理由和對該政權(統治下)尚未解決的委屈而不滿,並認為追究中共責任是他們的義務。這是一項高尚而有尊嚴的努力,需要得到我們政府和媒體的支持,而且政府和媒體都有能力能夠支持這些努力。

要了解這種(新冠病毒)流行病,並通過一整套事實(方式)緩解這種影響,政府間必須進行公開、誠實和嚴格的對話。我們擺脫困境的途徑取決於它。當中共試圖轉移國際社會對疫情(全球)爆發的指責並利用疲軟的全球經濟時,它必須對(保持疫情)透明原則負責。

在西方,遠離強權的暴政,我們有能力為在困境中的中國人民提供幫助,哪怕只是道義上的支持。我們可以被原諒因為我們沒有能力完全了解在殘酷的、不尊重人權甚至生命的政府統治下生活的那些民眾,他們所遭受的苦難。從這點上看我們是有福的(受到保佑的)。

但是,我們並非高枕無憂。支持受壓迫的民眾是自由人不可推卸的義務,即使只是為了防止暴政侵占我們自己的海岸。

作者簡介:

瑞安·莫法特(Ryan Moffatt)是溫哥華的一名記者。

原文The Roots of the Pandemic’s Racial Narrativ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