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中共「戰狼」大使喝狼奶長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2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爆發後,中共駐外各國大使的「戰狼」外交愈發令世界難以接受。美媒分析,這些中共「戰狼」大使是喝狼奶長大的,中國人,尤其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人,對此並不陌生。

曾幾何時,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中共外交官們大多身穿深色西服,很少與媒體或是公眾進行接觸。如今,他們卻展現了完全不同的形象,不但不避開與媒體或是公眾接觸,而且力圖爭取在國際上的所謂話語權,甚至不惜說出不那麼「外交」的狠話乃至發布虛假信息。

近日,國際要求中共就疫情做出賠償,中共駐印度大使館女發言人在推特上回應,是「荒謬和吸引眼球的廢話!」

針對委內瑞拉官員稱呼「中國(共)的病毒」,中共駐委內瑞拉大使館發推文說,一些批評中國的人可以「戴上口罩並閉嘴」!

前美國資深外交官、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研究事務副主席包道格(Douglas H.Paal)認為,中共駐外使節的變化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變化有關。

他說,在華春瑩出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後,從一開始,她就試圖在這個平台發出強硬言論,不再只是回答記者的提問,而是疾言厲色,甚至找架打的架勢。隨後,又來了一位「粗魯」的趙立堅。

包道格認為,趙立堅的被提拔給中共駐外大使傳遞了一個信息。「如果你是駐倫敦、巴黎或是其他地方的大使,你看到國內的這種情況並意識到,如果我想要得到提升,那我也得加入這個群,而這些人是被餵了狼奶的。這是一種戰狼派外交。」

美國之音的報導稱,事實上,中國人,尤其是經歷了文化大革命的人,對於「喝狼奶長大的」說法並不陌生。

中國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歷史學家袁偉時2002年在《冰點》雜誌上寫道:「20世紀70年代末,在經歷了反右派、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災難後,人們沉痛地發覺,這些災難的根源之一是:『我們是吃狼奶長大的。』20多年過去了,偶然翻閱一下我們的中學歷史教科書,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們的青少年還在繼續吃狼奶!」因為這段文字,該雜誌被關閉了幾個月。

一位北京的歷史學者認為,這些外交大使的轉變與其所受到的訓練有關。他說,鄧時代的外交官,懂得在國際關係規則下活動;相形之下,習時代的中共戰狼外交官,如同文明世界門外的野蠻人。

然而,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的戰狼式外交,在國際社會引發了強烈的反彈。不僅沒有讓國際社會相信中共所宣傳的敘事,反而使中共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

國際社會要求對病毒的來源進行獨立調查,以及對中共政府追責索賠的呼聲不僅沒有停止,反而更加高漲。即使對北京一向友好的非洲政府也表達了不滿。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6日在一次講話中,特別指出中共在世界各國遭遇的反彈。

他說:「最近幾個星期,尼日利亞、哈薩克斯坦和法國都曾就一系列的謊言和不當行為召見中共大使。西班牙退回了中國製造的無效試劑盒。該國、捷克共和國和其它國家也收到了劣質的個人防護裝置。澳大利亞和瑞典方面已呼籲對疫情爆發展開獨立調查。我的朋友多米尼克.拉布(英國外相)已表示英國和北京的關係不可能回到『一切照常』了。甚至歐盟的外交政策主管也承認布魯塞爾在中國的問題上一直『有點天真』。」這些新發現讓他感到欣慰。

中共自己也意識到這一點,中共國安部在給最高領導層的一份內部文件說,當今的國際「反共情緒」是1989年六四鎮壓以來最強烈的。

長期研究中國外交政策的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認為,北京可能會根據效果放棄一些戰術。

但包道格認為,中共大使的這種戰狼外交不會停止,因為這是北京期望他們所做的。他認為中共外交官甚至還會變本加厲,「如果你認為現在的情況很糟糕,再等一段時間,它會變得更糟。」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