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因挺佔中與反送中遭封殺 香港影帝黃秋生欲入台灣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3日訊】【今日點擊】(3771-2)

提要
因挺佔中反送中遭封殺 香港影帝黃秋生欲入台灣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5月11日習近平去了大同雲岡石窟,去的方式類似他去秦嶺,他沒有直接進大同,沒有直接進周邊的大城市,他直接先奔了雲岡。去了雲岡先去農村的地方,然後直接就進了雲岡石窟了。這個做法類似於他當時去女媧廟,去女媧廟那地方比較遠很偏僻,所以他直接奔了大秦嶺,奔了自然保護區。然後他坐車用了一天的時間,一直到了女媧廟所在的地方。很奇怪特別在哪呢,我昨天跟大家分享了叫修者自悟,那篇文章是10日拿出來的,那裡面他講述了非常清楚,就滿特別的這麼一個文章,但是他講得很直接。那關鍵就是他用了二十八星宿跟金木水火土相關的位置,就有點像觀星術。

那這個東西呢,明白的人知道,這個東西如果真會看的話那就厲害了,因為它太陽沒變地方,太陽今天從兒這出,明天從那兒出,沒那樣,對不對。那金木水火土,那個月亮,那個星星它一直就那麼待著,它二十八星宿也那麼待著。它沒有因為你是習大大定於一尊,然後它就改地方了,它沒改,所以他也害怕,所以時間點上是出了這麼個時間點。我們跟大家分享那期節目之後,他突然出現在大同雲岡石窟。那雲岡石窟是在中國在北魏時期,大規模的滅佛之後出現的興佛,大概在453年,那個時候是由皇家出錢來建,所以前面是滅佛,後面是興佛。

那公元453年建立,在雲岡這個地方建立起第一批佛像,他在崖壁上刻的。而雲岡石窟更特別的以彌勒佛為主,它不是以釋迦牟尼佛,它是以彌勒佛,在當年以彌勒佛為主,主要表現的是三世佛。三世佛:燃燈古佛、釋迦牟尼佛、彌勒。它大概最早洞,雲岡石窟最早的石窟,是十六號到二十號,它都分號的,全是彌勒。

而彌勒的像沒有一個打坐的,就像樂山大佛一樣坐著,有半坐的,有立的。半坐的呢,甚麼叫半坐,就是打坐有雙盤有單盤啦,他不是,他是倆腳往前一搭,那麼搭著的,有點像農村的那些老人們在炕頭上一坐,倆腳一搭,有點像那個。

彌勒再世不在廟宇中,那我們在節目中也跟大家講過了,我們介紹了很多相關的故事對吧。那彌勒就已經再世了,你上雲岡去看石頭像幹嘛使,非常可憐的一個生命,非常可憐。所以我一直跟大家解釋,共產黨是魔鬼哩,江澤民、曾慶紅是妖怪,那習近平是個貪婪的人,他物種不同。那貪婪的人呢總會有一點點,你把他稱為善舉也好怎麼樣也好,他真去了那兒,但沒見下文,因為我們昨天當時看消息看得比較早,沒見下文。所以從去年八月分到現在呢,他前後去了敦煌、女媧廟,現在又去了雲岡石窟。在中國有說叫三大石窟,或者是四大的,龍門、雲崗、敦煌這是三大,如果你加上麥積山呢那叫四大,裡面全是佛家的,佛家的石像。

另外在雲岡石窟有一個特別的現象,就是他雕塑的佛像,三世佛也好、釋迦牟尼佛也好、彌勒也好,他是按照當時的皇帝雕的,那模樣按照當時皇帝的模樣雕的, 第一個。第二個,那時候,有關佛家的東西都是從西域傳過來的,從釋迦牟尼佛那邊傳過來的,所以他們的手法和服飾呢、顏色呢,有點像印度的那邊。就像我們看到的,那後來的西遊記所描寫的,那個天竺地區的那樣的故事。他的眉目甚麼的都是有點像那邊的人,像印度人,白印度人,但是史書上記載,那模樣卻照著當時皇帝雕的。所以我說習近平是個很可憐的人,很可憐,你放心吧他身邊沒有朋友,他不會有家庭溫暖,他甚麼都沒有,他只有他自己的夢,習近平甚麼都沒有,只剩下他的夢。

因挺占中與反送中遭封殺 香港影帝黃秋生欲入台灣籍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黃秋生昨天在Facebook上說,他已經到了台灣,自我禁閉十四天,他從香港過去的嘛,自我禁閉十四天。結果有網友說,啊!說你這時候到台灣,你要幹嘛?是不是要移民。結果沒想到他說,我正在辦手續。

在香港這個週末發生了,自香港反送中大遊行以來,後來因為大疫情中斷之後的,一次香港人的一種類似集會的抗爭,就是有點兒像當時的反送中的運動。在商場、在街區都有人們聚集,抓了大概200人,警察,最小的一個是12歲的孩子。有另外一個比較感人的東西,一個媽媽,因為星期日是母親節,媽媽帶著兩個孩子去逛街,結果被警察衝散了,那兩個孩子可能被警察給扣了。媽媽在外面,媽媽就喊了,說你們別害怕,有媽媽在那兒。有媽媽在那兒,媽媽能做啥?這是香港。

所以緊接著在今天星期二,黃秋生突然在Facebook上說他來到了台灣,在他的描述中基本概念就是沒戲了,香港沒戲了,那這事就不一樣。蘋果日報記者找到他,他說將停留兩個多月,找朋友打聽有關移民的手續。他是個混血人,他父親是英國人,按道理說他應該有英國護照,具體細節是人家自己的事情。那他也找到他同父異母的兄長,都是英國人。他的做法跟坦白,就給香港的未來畫了一個句號,基本是這麼個標誌。香港的抗爭,在他眼睛裡,他經歷了,沒戲了。那就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以為香港就這樣,我個人以為香港就這樣,香港在天滅中共的歷史的作用走完了。

有人說他們要弄23條,我的眼睛裡習近平看不見香港那23條了,跟共產黨就完蛋了,就這麼點事。那香港人,當然現代人就那樣囉,那我眼見為實囉,所以這就是個過程。那中共的體制的人會竭盡全力,他認為它老萬歲永遠活著,他會幹著傷天害理的事情,包括香港警察,包括香港特區政府的人。因為他直接了當在立法會,那建制派的立法會的議員,就把民主派議員給打了,把立法會的什麼什麼法制,什麼委員會主席的位置就給搶走了,就基本就這麼幹。香港特區的三七婆,要求立法會盡快通過國歌法,亂唱國歌犯法,這就是最邪惡的一個概念。國家是服務於人的,不應該是當權者以法律名義殺人的,但她以法律的名義做了。所以這就是在香港的概念當中,人,英國政府與高級動物,簽署了以人的信念為基礎,以人的道義為基礎的一份合約,50年不變。

今天的人就想不明白,為什麼共產黨能夠如此的撕毀合約。妲己喝酒喝多了狐狸尾巴還露出來了,就今天的人信神的人太低了,包括香港人。所以就這樣囉,因為現代人更多趨近於自我的精英。但是確實香港我以為,在過去的時間裡,天滅中共,以天滅中共結束了反送中的抗爭。那好這一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