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武漢中共肺炎死者母親的心聲

作者:袁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2月,武漢市民楊女士24歲的女兒田雨曦死於中共肺炎,她本人則是感染「倖存者」。

在這之前,楊女士也是個強烈的「愛國者」。不過,疫情中的遭遇卻逐漸改變了她對這個國家的看法。用她自己的話說:「我在失去女兒之前,曾在泰國旅遊,和別人一起高唱國歌,十一大閱兵淚流滿面,發朋友圈歷害了我的國,在香港鬧事時痛罵港獨!在女兒去世後也堅持向國家申訴,從社區開始遞交申訴材料,拒絕一切媒體的採訪,希望我的黨,我的政府給我一個公道。現在女兒去世三個月,我看不到任何希望。」

5月11日,楊女士舉著「政府隱瞞疫情真相 還我女兒」的牌子到武漢市政府上訪,要求政府公開隱情,還女兒死亡真相,結果卻遭到警察和保安的暴力驅趕,還被奪取了抗議紙牌。

楊女士的新浪微博帳號為 @哭泣的亡魂,帳號仍在,已發微博38條。從她的帖文裡,我聽到了一個武漢中共肺炎死者母親的心聲——有對女兒的思念,有對官方壓制言論自由的抗議,有對當局隱瞞死亡人數內幕的揭露,

4月4日,楊女士發了她的第一條微博:「今天4月4日,武漢雖然有太陽,但帶給人的只有陣陣寒意。上午十時,江河嗚咽、汽笛長鳴黑紗搖曳、哭聲裂肺。國家在為新冠肺炎犧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悼念。這是國家在為那些一心只有自己私利,讓武漢和國家蒙受巨大損失的污吏買單。女兒離開我58天了。我現在才知道什麼是度日如年、心如刀絞、痛不欲生。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不是因為自己還要為女兒討回公道,我怕一天也堅持不了。一些事情讓我覺得奇怪,女兒七七的時候,我寫了一篇祭文。竟然有政府的人要我不要再這樣在微博發了。難道我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訴求告訴大家都不行嗎。我在之前也告訴了你們,可無人問津,你們還要有冤屈的老百姓有活路嗎。你們如果做的對,你們怕什麼!」

4月6日的微博說:「跟女兒挑好墓地已經有幾天了,一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轉眼之間青春跳脫、乖巧懂事的人就這樣從我眼前消失,用盡全力尋找也找不到了,總算知道這次確實把我最愛的人搞丟了,她那麼多的想法和我們的愛再也無處安放!!女兒呀!媽媽想你,誰能把你還給我。」

4月7日的微博提到,社區相關領導不同意政府「瞞報疫情」這一說法:「今天應約到社區和街道的金書記談申訴的事情。進社區氣氛很好,幾個桌子圍成一個圈,街金書記首先表達了對我的慰問和同情,然後很親民的問了我的訴求,同時對我的訴求內上容關於瞞報疫情表示了不同意見,特彆強調了政府在12月31日已經在網上通告了疫情!和我對信息來源的不通暢表示不同的看法,這個信息讓我大吃一驚,終於讓我見識到了什麼叫厚顏,什麼叫老太太的嘴。直到我說出1月21日我們的周市長接受東方衛視的專訪內容後,說一句大概聽說過,哈哈哈!」

4月10日的微博表達了失去女兒的悲痛與憤懣:「昨天家人去漢口殯儀館接女兒的骨灰到石門峰,準備安葬。家人安排侄女,侄女婿同去。因為女兒未婚,屬於夭折,長輩是不能參加接她和安葬事宜。我在家,看著她的像片,這大個人,轉眼之間變成一把灰,還要同齡的姐姐去接她。窗外綠蔭連綿,網上晒年輕人的各種作,各種美食,現在都與她無關。曾經幾時她也是其中一色,笑鬧跳脫。媽媽,半秋山出烤肉了!我們去吃小糖人吧!媽媽看我買的襯衣,媽媽燒蝦子我吃吧!媽幫我把快遞拿回來,媽我幫你買了最新的小黑炭的手機套。媽你真摳,媽記得喝水、媽我幫爸爸下了手機鈴聲!還有病中看我的眼神兒,女兒呀,我要怎樣堅強才能承受這一切。這一切本來是可以避免的,我該向誰去說,去討公道!還我女兒。」

4月12日的微博說:「信念隨著疫情慢慢崩塌」,並轉了@雪在手中的微博:「欺上瞞下的官員,謊話連篇的磚家,你們現在是否在暗自慶幸?認為隨著時間的流逝自己就逃脫了?作為無辜新冠受害者的兒子,你們傷害我太深,直到今天,都沒有人為你們的瞞報和謊言所造成的災難道歉,他人的生命在你們眼裡都是微不足道的。你們是逃脫不了的,我天天記掛著你們,我也知道我是你們的重點關注對象,上了名單的人,我的微信,電話內容你們都清楚,你們儘管這麼幹吧,我是不會沉默的。」

4月28日的微博披露,女兒雖然去世前早已確診陽性,但「病亡原因」一欄卻仍寫為病毒性肺炎:「這兩天由於保險公司需要女兒的一些資料,家人到金銀潭醫院把病歷複印回來。我在強忍淚水翻看時發現小孩核酸檢測報告在2月1日就確診陽性,可是3月31日社區從武漢市衛健委拿回的死亡診斷證明上病亡原因一欄卻寫成病毒性肺炎,把新冠兩字和諧了。剛開始拿到的時候還沒有在意,現在聯想到4月17日武漢市修改新冠病亡數據,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武漢市的統計數據會出現這麼大的失誤。我女兒這麼明確的病例他們在統計的時候都可以用病毒性肺炎上報(據我所知武漢其他醫院也有很多我這樣的情況,也是寫成病毒性肺炎,有的人拿著檢測報告找到醫院要求把新冠兩字加上就是不加)可想而知那些沒有住進醫院或還來不及進行檢測的病例。武漢市把新冠病亡人數從2579人一下到3869人。1290人吶占了一半還要多。因為是傳染病,病亡後有的當天,最晚也是第二天就火化了,那些沒有來得及檢測的病例數是怎麼得出來的數字,進行了骨灰檢測嗎。還振振有詞的給出了好幾個理由 。一個都站不住腳。國家有《統計法》。那麼你們公布的數據出現了50%以上誤差,《統計法》中統計數據嚴重失實。這是要追責的,不是發個通報,新聞發布會說一下就完事了的。我們是法制社會!應該依法行事!政府的公信力,也應是建立這個基礎之上。」

5月10日 母親節,楊女士分外悲傷,她在微博上寫道:「今天母親節,睜眼時眼淚已經浸濕枕頭,女兒,沒有你的母親節媽媽還給誰當母親,媽媽的思念和淚水你能感受到嗎?你在那邊也在想媽媽嗎?病中你說作夢夢裡沒有媽媽,你到處找。現在在那邊夢中一定有媽媽,因為媽媽天天在想你!」

5月12日,據來自微博的最新消息稱,為女喊冤的楊女士已被當局限制外出。

正如一位網友所言:「現在,它們隱藏了前期的『隱瞞』,該刪除的都刪除了,該銷毀的銷毀了,說過的謊話也死不承認了。看你怎麼辦?你若還想要追責,你就是給敵人提刀子,你就是不愛國,你就是罪人。連想都不要想,你懂,我懂,大家都懂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