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請習近平幫助我家離開疫區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三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近平先生,自你主管黨天下以來,我家就被居心叵測、變態至極的政法系,一再強行置於餓飯的境地。宮殿是輝煌的,國家是荒廢的。為此我聲聲血、字字淚,前後已陸續給你寫了上百次的公開信,到現在仍是於事無補,愁腸百結。

昏天暗地,狼突鴟張。權斗的棋盤上,怎能放過種種可資利用的棋子?你在「2020年全民脫貧」的棋盤上,才剛落子,你的對手就急不可待,將一堆棋子一一給你拱了出來,並以勝利者的姿態嬉笑道:呵呵,他哪裡是習脫貧呢?他根本就是習餓飯!

與此同時,你的政敵還向世人一再迂迴宣告:「人民領袖」習近平不管人民死活;這「國」的許多事情,壓根就不是習近平們說了算,不是法律條文說了算,而一如既往是國中之國的政法老爺們說了算。

在諸如此類的陰毒路數面前,時常得以淚洗面的,何止是被迫害人群?「核心」若你,於黛黑之中只怕也一樣是得顧影自憐,掩面而泣。真正「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者,對黨魁這般左右開弓打耳光,這「定於一尊」又何從談起?

習近平先生,在天災地妖面前,在深根蟠結面前,我能想見你面臨了怎樣的無奈。在暮色蒼茫之中,在黑雲壓城之下,與大江南北比比皆是的被迫害人群一樣,我也更是無奈。這麼多年來,種種的凌辱和折磨,不斷像煉獄一般向我襲來,我常懷疑自己所出之處,是否確真是人間。

為給一家老小求得溫飽,我也曾放下自尊,向政法官員提出了種種至少能讓我家免於匱乏的變通方案,但所遭遇的,是這也不行,那也不行。本該以打擊犯罪為己任的政法系,在令人髮指的虐殺無辜面前,年深歲久朋比為奸,反向作為,近年又變換了虐殺手法,將餓飯這般下三濫的路數,一而再、再而三,居然也能如此這般,堂而皇之使得出來。

一個無辜學子的慘烈消亡,在蠻荒之地招來的,是一群又一群的餓狼,在伸手不見五指中,狼群一個比一個更是起勁地大快朵頤人血饅頭。佛山慘案後,我夫婦倆就成了慘案的人質,就成了「維穩」者們怎麼也不肯放手的經營對象。早在多年前,我就多次申辦過護照,從當年的「特控」人員,到而今的「在控」人員,都一樣是求而不得。

再看看滿目的慘像萬千,再聽聽四野的悲聲四起,天若有情,天見了疫區的非人間景象,想必天也要流下淚來。這回禍延全球的世紀瘟疫,遲早會有划上休止符之時,而疫區公權的妄為、殘暴、冷血、缺德、無恥等等,卻形同瘟疫般,在這「國」蔓延、擴散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何日是盡頭。從某種層面而言,這「國」,一直以來是疫區!

這樣的疫區,這樣的「國」,讓身處其間者,又怎麼去油然而生國家認同感?在鄉親可以公然迫害鄉親、鄰裡可以暗地監控鄰裡的現實面前,又怎麼讓人去愛國或是愛家鄉?豺狼當道的疫區,已淪陷得連人之為人起碼的安全感、尊嚴感、生存權等等,都得不到該有的保障,任何人此際想到的,就一定會是逃離疫區。

習近平先生,你也同樣為人子為人父,你也同樣有一個女兒。在殺個無辜的孩子,都只需編一通故事的匪區,無辜學子廖夢君從2006年含冤莫白到現在,我的女兒生不逢時,今年已經7歲了,不僅連溫飽的問題都得不到妥善的解決,還一直面臨著怎麼接受教育的問題。請問習近平先生,她有沒有吃飯的權利?她有沒有上學的權利?

習近平先生,請你設身處地換位思考一下,請你重溫一下古訓所說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若是你在政法系面前還能說得上話,那麼請你高抬貴手,助人為樂,為一個苦難的家庭費點口舌。請讓相關方面也給我辦本護照,請幫助我家離開疫區,請讓我家免於再被虐殺。至此,我一家老小又被人為餓飯半年多了。請問習近平先生:我家怎麼就沒有免於飢餓、免於匱乏的權利?

寫於2020年5月12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干、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5049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帳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