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二代:這個歷史拐點,要欣然接受中共滅亡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5日訊】中共病毒疫情禍及全球,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大擴散的中共政權已成千夫所指,全球唾棄。近日,化名肖凡的中共紅二代談及這場疫情和中共特權,以及中共面臨的結局。他說,真為這個國家和民族好的話,就要順應歷史潮流,在這個歷史的拐點,你要欣然接受它(中共)的滅亡。

大紀元5月14日報導說,現年50多歲的紅二代肖凡是北京一家公司老闆。肖凡講述,他們家與中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差別很大,他從小就有優越感,因為覺得他爸是軍人,參加過戰爭,江山是他們打下來的。

高幹子女都吃香的喝辣的,1967年,他3歲的時候進高幹的幼兒園時,幼兒園阿姨都是穿軍裝,他們每天的早飯就是牛奶了,還記得那時候小孩都是一碗一碗地倒在地上,農村是想像不到的。

軍隊裡頭有明文規定,少將以上幹部子女,犯多大的事也不允許逮捕,他們不受法律約束,所以他們想幹嘛幹嘛。所以才有的聯動紅衞兵,文革時真正在北京打死人的,給人剃陰陽頭的全是聯動,全是高幹子弟,他們天馬行空。

北海旁邊有個叫三座門的地方,是高級幹部的會所,他們叫總參管理局服務處。裡面什麼娛樂都有,每週末將軍元帥們就去玩,一車一車的文工團女孩都被拉去跳舞什麼的。

小時候他覺得他們當家作主了,全體人民就像他這樣過著幸福生活,後來一瞅還有那麼多窮人。那會兒北京胡同的垃圾堆,天天都有小孩和小腳老太太,拿個耙子扒拉裡面沒燒透的煤球,拿回去燒,穿的可破了。

他的同學父母還在街道糊糊紙盒。長大以後一想,自己的生活,與老百姓的生活,確實差別很大。

要欣然接受中共滅亡

肖凡父母都很有錢,他爸一月兩萬多離休金,什麼都不用花錢,去301住院,在ICU住一年都沒事,ICU一天5000元人民幣,自己一分錢都不用花,連轉帳報銷都不需要。

這也使肖凡受益,但他認為,真為這個國家和民族好的話,你首先要放棄個人利益。到了歷史的這個拐點,你要順應它,你不要為個人利益去阻礙它,如果你認為這個方向對,你要欣然接受它的滅亡。

「說共產黨好的人就是因為利益。」他說,這麼下去,中國是沒有希望的,你掙再多錢也沒有希望。這方向整個都錯了,這種體制是修正不了。

不信當局公布的疫情死亡數字

肖凡還談及此次的中共病毒疫情。他說不相信當局統計疫情死亡的數字。當局從來沒有真過,你怎麼敢肯定這次就是真的?

從58年畝產1萬斤、10萬斤了,那個數字是假的,它敢明著說假話。怎麼能肯定現在的數字是真的?六四天安門死多少人有準確數字嗎?往近了說,2003年薩斯究竟感染多少人?死了多少人?那個數字都不敢說是真的,這次你怎麼敢相信是真的?

撒謊已經成為當局的一種本能了。推特上也很多幫它撒謊的。凡是極左、五毛的帖子和文章,現在瀏覽量都特別大,推特上做五毛節目,收視率和收入遠比那些右派的人多得多。

做自媒體的,原來罵共產黨比誰都狠,現在舔的比誰都歡,為什麼?因為它方向調了180度,它的流量多了N倍,收入多了N倍!就是因為利益,中共肯定給他錢了啊,他原來也就幾萬粉絲,現在是幾十萬,那個利益太大了。

當然很多人發自內心地給它洗白,那就更可怕!肖凡說他刪了一些好朋友,太五毛了,實在忍受不了了,就拉黑了。表明上是因為疫情,其實還是對這個體制的態度,沒法和他們溝通、沒法聊。

在美國的所謂華僑,真正英語特別好、能融入主流社會的極少極少,身在美國,他們還是在華人圈子裡,跟在國內沒有任何的區別,他們掙的錢也是華人的錢,信息也是來自於華人。

就是(中共搞的)這個唯物的教育,使人特別怕死,中國人最怕死,肖凡說,從我父母那一代就是。他們覺得人死了,什麼都沒了,所以他們特別恐懼死亡。

公開報導的武漢這個醫院的病人,沒有一例跟醫生說:「不要救我了,我歲數大了,你們救年輕人吧。」沒有一個這樣的報導。但在外國這很普遍,很多人不去醫院,不去爭醫療資源,死就死了,人家是有宗教信仰的,對死並不是那麼恐懼。

這次疫情對中國的影響太大了

肖凡說,這次疫情對中國的影響太大了,很有可能中共之前多少年的這個努力都白費了,所有的財富都將歸零。個人資產清零是個大概率事件,現在想出去也來不及了。

肖凡的兒子在日本,他不讓兒子回國。「回來幹嘛哪?日本更安全,兩個國家的水平在那兒呢,科技水平、衞生水平、醫療水平,你和日本沒法比,我相信日本,絕對的!」

日本說了,所有的外國人如果這次染病了,都是免費給你治療,中國你得是確診了才免費,不確診不給你免費的,所以中國確診的少啊。

這次疫情對中國人是滅頂之災,所有的中國人都是禍到臨頭了,沒有出路!經濟上怎麼辦?就是死路一條。還跟西方懟?那更是死路一條!所以中國人面臨的是生死的問題,但是相信黨媒的中國人什麼都不知道,也不相信啊!

肖凡說,像他這麼自保的人,都屬於挺激烈的了,他在微博和微信上說話都是比較小心的,太刺激的話不說。就是那種自我保護的本能,現在絕大部分中國人都是這樣,自我審查。

這麼多年洗腦,把人洗得跟豬一樣的思維,鎮壓的太厲害,所以他們這樣的人不敢動,不是不敢想,是不敢說、不敢動。但他也準備在推特上講一些故事,講一些簡單的常識,現在有很多奇怪的言論甚囂塵上,就是大家缺乏最簡單的常識。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