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范國威:警暴滔天罪行 疑找代罪羔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6日訊】最近香港警務處助理處長陶輝被指涉嫌違規入住牌照屋及經營非法民宿,兩名《壹週刊》記者採訪此事件時被警方以「遊蕩罪」拘捕。范國威等8名西貢區民主派區議員,頂著可能被警方拘捕的壓力,到陶輝住處實地調查取證之後,於4日前往地政總署要求徹查,並向廉政公署舉報。

西貢區議員、前香港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連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本身也有僭建,但遲遲都沒有受到適當的處理,這是一個制度性的腐敗,上梁不正下梁歪。當行政部門沒有受到適當的監察、紀律部隊的權力不受制約,這些涉嫌腐敗的行為就會出現很長時間。

范國威指出,香港因為大量的警暴行為,已經墮落成一個警察社會。現在香港警隊的形像很差,市民戲稱其為「一門三傑」,包括陶輝、北區總警司韋華高,還有機動部隊校長、速龍小隊總指揮莊定賢,都涉嫌僭建和霸占官地。西貢灣碧水新村的村民曾經投訴過,但地政總署置若罔聞。警隊高層、三個高級警官長時間持續地違規違法,不是偶然的。特區政府沒有採取適當的措施去制止他們,反而一直在包庇和縱容香港警隊漠視法紀。

「陶輝是濫權,公報私仇,指示前線警務人員去拘捕兩名記者,甚至在未有法庭手令之下,將他們手機裡的新聞材料拷貝下來,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令新聞自由受損。傳媒工作者在找尋真相的過程中,受到警隊高層的打壓,香港的第四權受到警權打壓。」

同時他表示陶輝違規已經很長時間,在這個時間爆出,有點蹊蹺。他認為香港警隊犯下了滔天罪行,好像是林鄭政府的特衛軍、黨衛軍,各種警暴,打壓示威者、打壓年輕人,造成了很多人道災難,很殘忍,將來一定會被香港人及國際社會追究。他懷疑警隊找代罪羔羊,將來如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國際社會要追究責任時,就會推卸責任給陶輝這些參與打壓示威者的人。中共想要全面管治香港,目前大力打壓香港的公民社會,同時共產黨的做法是,當國際社會、香港社會的壓力過大、避不開時,就會找人祭旗,為他們施政的失誤去背黑鍋。

他預估中共會有大量的秋後算帳,會有很多的打壓,從現在到9月這段時間會很黑暗。但是他呼籲港人不要放棄。「北京想造成這種震懾,想使香港人哀莫大於心死,甚至內部分化。面對這樣的打壓,我們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同時要有AQ逆商去面對,要延續(反送中)運動的精神,一路走下去。」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追查陶輝事件 實地取證舉報

記者:為什麼叫你咖哩飯?

范國威:因為小時候我的英文名叫Gary,廣東話Gary範就變成了咖哩飯,很搞笑的。

記者:因為你從政已經22年了,政治經驗相當豐富了,在立法會二進二出。今年都會再參選?

范國威:都會考慮的。我和我們新民主同盟的執委會都在商量當中,知道今年立法會選舉是非常非常之重要,我們都希望可以聯合其他民主派朋友,打一場漂亮也可能是很艱鉅的一場選戰。

記者:最近陶輝的案件,西貢區多名區議員今天下午去廉政公署那裡抗議,怎麼看陶輝這件事?

范國威: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本身也有僭建,但遲遲都沒有適當的處理,可以看到這是一個制度性的腐敗,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當行政部門沒有受到適當的監察,紀律部隊的權力不受制約,這些涉嫌腐敗的行為就會出現很長時間。

陶輝和太太本身都是警務人員、都是警長,卻涉嫌非法占用牌照屋、入住牌照屋,還有另一間牌照屋,違法經營Bed and Breakfast民宿,很長時間了。西貢清水灣碧水新村的村民曾經向政府部門投訴過,但地政總署好像置若罔聞,睜一眼閉一眼,沒有在適當的時候,採取適當的調查與懲處。所以我們西貢區議會的幾位民主派議員,親自去到碧水新村1號屋,也就是陶輝與太太現住的牌照屋;還有61A 號屋,就是另一間涉嫌用來做非法民宿出租的牌照屋,去實地調查。

我們掌握了一些資料證據,照了相、拍了片子之後,今天下午我們將去地政總署正式投訴,把我們提出的質疑和收集到的材料,提交給地政總署署長陳松青先生,要求他嚴正執法,他們叫執管行動。如果執管行動正確執行,而且(違法行為)屬實的話,應該就要作出懲處和檢控。

以我們最新掌握的資料來看,在我們開始做節目的一個多小時之前,地政總署也派人去了西貢清水灣碧水新村一號屋陶輝住處那裡,做實地視察,還出示了他們的身分證文件,進屋做了調查。我希望地政總署不要因為有媒體關注、輿論關注,才去看一看,它應該彰顯制度的公義,如果有違規的、不適當地使用牌照屋的、違反發牌條例的,還有僭建甚至霸占官地的,它都應該做出一個懲處。

警隊高層腐敗 港府包庇縱容

記者:除了陶輝之外,在香港的其它地方,也爆出都有類似的情況,包括鄧炳強,他租的地方都有僭建 。這一連串的事情被爆出,對警隊的形像有什麼影響?

范國威:今時今日的警隊形像已經是很低了,現在被市民戲稱為一門三傑,無論是助理處長陶輝,北區總警司韋華高,還有機動部隊校長、速龍小隊總指揮莊定賢,相繼的涉嫌在他們住的地方,僭建和霸占官地。客觀情況是,特區政府在縱容他們漠視法紀,為了他們自己的私利,不管香港人的公眾利益。地政總署、屋寓署和民政事務局,都應該高度關注這次的事件,作出跟進調查,甚至是懲處,給香港人一個信心,在製度上,對這些違法行為不應該容忍。

特首林鄭月娥在反送中運動中講過,她不僅是民望跌到谷底,市民不認同這個特區政府;而且她一無所有了,只剩下三萬的警務人員。香港也因為有大量的警暴行為,而被退化,墮落成為像一個警察社會。特區政府是包庇、縱容香港的警隊。這個警隊的高層,三個高級職位的警官,相繼地、長時間地、持續地違規違法,不是偶然的。特區政府沒有採取適當的措施去禁止、制止香港這些紀律部隊、執法部門、警隊裡面的高層,這樣子去違法,反而是變相的縱容他們。

所以我們今天不僅是去地政總署,要求地政總署嚴正執法,調查三個警隊的高級人員的住所,所持有的牌照屋、村屋、涉及的霸占官地啊、僭建啊等等這樣的行為,我們還要去廉政公署做一個正式的舉報,就是(舉報)陶輝。因為陶輝和太太經營的民宿,明明那個牌照屋,根據牌照只能是作為儲物、擺放雜貨的,而不是給你住,或作為出租來牟利的,而他用來出租了。還有在過程中,根據警隊的規範,他必須要向警務處長去上報,也是需要得到批准的。如果民政事務局回應傳媒的查詢,它根本就沒有在碧水新村的範圍,批出任何旅館的牌照的話,那陶輝夫婦經營這個民宿,很明顯就是違法。我們理解的違法,是他沒有向上申報,更加不要說獲得批准,這就涉及到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港警濫權拘捕記者 新聞自由受損

范國威:香港的警隊過去不斷地透過警暴,去打壓我們的示威者,我們的年輕人。當媒體記者去追訪(陶輝)這件事情的時候,陶輝就迴避,躲進公廁,更加離譜的是,記者明明表達了身分,在做一些調查,竟然有警隊的前線警務人員,將他們拘捕,把他們上手銬,帶回警署。後來查清楚之後,才把他們放出來。

對此我們的理解絕對是濫權,我們合理的懷疑,陶輝和前線的警務人員合謀,陶輝是濫權,公報私仇,指示前線警務人員去拘捕兩名記者,甚至在未有法庭手令之下,將他們手機裡的新聞材料拷貝下來,這已經不僅是說非法入住牌照屋啊,霸占官地啊,僭建這麼簡單了。這是另外一個很嚴重的公職人員行為失當,而令到新聞自由受損。我們的記者朋友,香港的第四權受到警權打壓,而這個打壓不是政治上的,不是因為反送中運動的,追求公義的,而是傳媒的工作者找尋真相的過程中,都要受到警隊高層的打壓。我們不認為這個是香港人應該要容忍、要接受的,所以我們就是去ICAC (香港廉政公署)投訴。

記者:晚一點我們也約了香港記者協會的主席去談這個問題,因為最近對傳媒的打壓相當的多,你們去追查這件事情有沒有受到壓力呢?

范國威:在5月1日去的時候,我們4位西貢區議員有心理準備,可能也會面臨被拘捕,面對和兩位傳媒朋友同等的遭遇,比如說,犯了限聚令啊,又或者是遊蕩罪啊。因為當天有十多~二十位傳媒朋友在現場,我相信陶輝本人也有點忌諱,當天他是11點離開他所在碧水新村的家,下午4點多5點才回來,被記者追訪,我想他採取了空城計,擺空城計,就讓記者們去報導吧,驅趕不了、也抓不完,如果抓的話,可能他又犯了另外一個很嚴重的錯誤。

記者:明天的區議會,你們是否再進一步跟進這件事情?

范國威:是的。今天我們除了去地政總署,也要去廉政公署。明天的西貢區議會,也是我們今年的第三次大會。一般來講在大會裡,議員提出提問和議員的議案,是需要10到14天的提前通知,現在臨時應急,我們只能夠在其它事項裡面提出討論,一般而言是有西貢地政署的官員出席的,我們會提出我們的疑問,西貢地政署過去明明是收到村民、鄉民、陶輝的鄰居的投訴的,他們卻遲遲沒有執法?還有他們最新的調查進度是怎麼樣呢?希望我們議員有一個質詢的過程,能夠把這件事情更加搞清楚,讓政府聽得到市民的意見。

警暴滔天罪行 疑找代罪羔羊

記者:這個月美國人權法案的年度審核報告將會公佈,國際都很關注香港的情況,你覺得這件事情在這個時候爆出來會有什麼意義?

范國威:我覺得這件事情爆出來是有疑點的,當然壹傳媒和蘋果日報的記者,還有他們的集團不畏強權、面對拘捕去尋求真相是很大的功勞,好像香港很多的記者朋友都做得很好。但是大家不要忘記,這次陶輝他們兩夫婦霸占官地,特別是違規出租牌照屋做民宿,說要追回到2018年、2016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之前),我們懷疑有很多資料是他身邊很接近的人,才能掌握得到的。所以我們是有個懷疑,在此時此刻爆出來,是否警隊內部要找人做代罪羔羊。

反送中運動裡面有一個說法,手足啊、年輕人啊,付出之後被人家放棄,被說是condom(避孕套),那陶輝是否成為了警隊的condom 呢?特區政府是否要找人祭旗呢?我認為香港警隊犯下了滔天罪行,好像做了林鄭政府的特衛軍、黨衛軍,過去的警暴,去打壓示威者、打壓年輕人,是很嚴重的失誤,是一定要被追究下去的。這不僅是我們香港人本身,還有國際社會,因為確實造成了很多人道災難。他們攻進中文大學,攻進理工大學,是很殘忍的。

我懷疑警隊裡面是不是有人覺得避不下去了,現在就找一些警隊中的腐敗分子,他們違反了香港的一些法律,現在就放風,讓他們得到懲處,提早離開警隊。日後香港如果真的有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或者國際社會要追究香港警隊,這些警暴的政治責任,就將這些責任卸給(他們)比如陶輝,這些曾經很深入的去參與打壓示威者的、(對示威者)施以警暴的人身上。我是有這個懷疑。

中共收緊管治香港 同時找人祭旗

記者:最近中國的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和傅政華都相繼落馬了。香港的警隊高層爆出來(違法),你覺得與中國的政局有沒有關係?

范國威:其實在過去兩年的時間內,北京政府、西環,越來越深的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習近平安插駱惠寧等人,對中聯辦、港澳辦的人事調動,確實是在執行他想要的全面管治,大力的打壓香港的公民社會,政治的環境不斷地收緊。所以共產黨的那套管治文化,共產黨的那套怎麼去對待自己人,或者繼續的去收緊,另一方面要找人去承擔政治責任,為他們施政的失誤去背黑鍋。所以我懷疑這次陶輝事件有些類似的情況。

當國際社會的壓力避不開;香港人遲遲不放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這個政治理念;甚至於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藉著反送中運動的民氣,民主派史無前例地真的有機會奪取過半席位,希望可以發揮立法機關的作用,充分制衡行政機關憲制上面的權力;所以我相信西環也好、北京政府也好、習近平也好,他們是很著急的。共產黨過去的做法,就是不斷收緊的同時,又打壓。當有些壓力迴避不過來時,他就要找人出來祭旗。

記者:香港的警署對應著公安部,它(公安部)上面換人了,下面是不是也要有人出來祭旗?

范國威:會的,這個是接近北京那套的政治文化、那套手法,手起刀落是可以來得很快的。

中共秋後算帳 港人不要放棄

記者:未來香港的市民應該怎麼樣去面對這個挑戰?

范國威:不要放棄。從現在到九月,我相信是會很黑暗的。前些日子港澳辦、中聯辦怎麼樣的喊打喊殺,或者口出狂言,甚至想嘗試繞過《基本法》22條,其實他們正在做的是釋法,或者剝奪立法會議員郭榮鏗主持立法會內會的權力,給他安插一個罪名,莫須有地說他公職人員的行為失當。就在我們這個訪談的過程中,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說拿到一個外間的法律意見,有可能在這週五剝奪郭榮鏗主持內會的權力。

所以將來我相信會有很多的打壓,當運動冷卻下來之後,或者因為現在疫情所限,其實有大量的秋後算帳,有大量的司法打壓正在進行當中,民主派的區議員們現在很多時候都很忙,要去探望手足,支援這個運動,繼續去推動黃色經濟圈,希望在疫情造成的經濟低迷的情況下,去儘量的幫助,保持著那個民氣。

所以請不要放棄。北京想造成這種震懾,想使香港人哀莫大於心死,不斷去營造這個失敗主義,甚至乎內部的分化。面對這樣的打壓,我們要有充分的心理準備,同時要有AQ 逆商去面對,要延續(反送中)運動的精神,一路走下去。

點閱【珍言真語】系列視頻。

(轉自香港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