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段子:川普和習近平通電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16日訊】中共病毒持續蔓延,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多次批評中共隱瞞疫情。近日,他更警告,美國可能切斷與中共的整個關係,並表示現在不想跟習近平說話。有網友編段子,以川普口吻模擬他和習近平通電話

下面是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在自媒體中提及的一個段子:

川普:你們那個實驗室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習近平:我們最初和法國合作。

川普:你們那個實驗室究竟發生了什麼?
習近平:奧巴馬政府曾經給我們提供了500萬美元的援助。

川普:我是問你,你們那個實驗室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習近平:這是一個科學問題,我不是科學家。

川普:你們武漢真實的確診病例是多少?
習近平:應收就收。

川普:你們武漢真實死亡數字是多少?
習近平:應少就少。

眼看川普沒話可說了,習近平開口了:
我說老特(特朗普)呀,你知不知道我們中國的歷史故事和古典文學,比如說《水滸傳》。
川普說,我不知道。
習說,我給你介紹一下,潘金蓮夥同西門慶和王婆害死了武大郎,武松回來追責問罪。潘金蓮就質問他,你在現場嗎?你親眼看見了嗎?你說你手上有大量的證據,你把證據拿出來讓我們看看?

這時川普說話了。他說,我不知道你們中國的歷史故事和古典文學。但是我知道你們中國網民說,華春瑩就是潘金蓮,趙立堅就是西門慶,王婆就是王瀘寧。我就是被你們合夥矇騙的武松。

說到這裡川普突然提高音量,你們這是要把我逼上梁山,手刃奸賊啊。

習近平一聽慌了,趕快說,使不得,使不得。老特,咱們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商量,咱們是人類命運共同體啊。他話還沒說完,就聽川普咣當一聲把電話給掛了。

中共病毒瘟疫導致全球經濟遭受重挫,面對各國的追責索賠的呼聲,中共開動全部宣傳機器,並利用外交系統在國際甩鍋攪混水,招致國際社會更嚴厲的譴責,也讓各國政府對中共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網友惡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應聘

近日,還有網友貼出一段舊視頻影射中共外交官甩鍋攪混水的醜態。片段中有個名叫劉剛的人去應聘樞密院發言人。考官與劉剛一問一答的對白極為經典,與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的狡辯言論極為相似,笑翻眾網友。

下面是面試中考官與劉剛的對白部分:

考官:聽說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劉剛:他們以前連飯都吃不飽,現在生活條件已經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問你打過他們嗎?
劉剛:我們家的發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沒問你那些,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劉剛:老劉家打老婆孩子你怎麼不問?

考官:我問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嗎?
劉剛:你們家歷史上有沒有打過?據我調查你太爺爺一百多年前打過老婆。

考官:我現在問的是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劉剛:我已經把不打老婆孩子寫進了家規。

考官:那你按照家規去做了嗎?
劉剛:家規是我們家的內政,別人無權干涉。

考官:你到底打老婆孩子了嗎?
劉剛:我譴責打老婆孩子的行為!

考官: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嗎?
劉剛:你提這種問題是不負責任的。你去過我們家嗎?我邀請你去我家做客,親眼看一看。

考官:我就問你打老婆孩子了沒??
劉剛:我可以告訴你,最了解我們夫妻關係的人不是你,是我和我的家人。我有發言權,你沒有。

考官:你到底打沒打過???

劉剛:你的這個問題充滿了對我家的偏見和不知道哪來的傲慢,我們家歡迎一切善意的建議,但是拒絕任何無端的指責!所以請你不要再有這樣不負責任的提問!

全體考官興奮鼓掌!

異口同聲∶「你通過了!你就是外交部發言人!」

上述片段引發眾網友熱議:

「培養外交人員的教案」、「外交部發言人盡得真傳呀!」「此視頻映射某個流氓政權,外交部發言人答非所問的一貫作風。」

也有不少網友表示被視頻中的對白笑翻了。

「和外交部如出一徹呀,哈哈……」
「哈哈,這個太經典,看一次轉發一次!」

「這個視頻前段時間看過。不過現在再看一次,還是笑得我肚子疼。太經典了。」

「笑過之後,無比悲哀。這個段子有多可笑,中共就有多荒唐。」

「哈哈,很久以前微信裡看過。經典,經典,不僅是外交部,黨的所有部門都這樣。」

近日,在海外社交媒體推特上流傳一篇段子借古諷今,犀利諷刺中共推脫追責的醜態。(Pixabay)

近日,在海外社交媒體上,還流傳一則段子,借用《水滸傳》中武松、潘金蓮的形象,嘲諷中共推脫國際追責的醜態。

一:武松問責篇

武松:我哥怎麼死的?

潘金蓮:怎麼死的,反正已經死了,你再追問,這不是無理取鬧嗎?

武松:我一定要追責的!

潘金蓮:我們應該儘快把武大郎炊餅恢復,而不是追責!

武松:XXX的炊餅,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

潘金蓮:去問問鄰居,大郎死後我哭的很傷心,王婆婆,西門慶還有賣梨小哥都可以作證!

武松:我就是要個真相!

潘金蓮:希望叔叔保持冷靜,並克制住自己的情緒,眾所周知,任何無端的猜測都是別有用心,更是徒勞的。

二:潘金蓮倒打一耙篇

潘金蓮:我倒要反問叔叔,你早不走晚不走,為何你前腳走,你哥哥就生了這場暴病?

大郎病重在床,我孤家寡人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語,若非王大娘幫忙還不知落個怎樣下場。為何等後事料理乾淨了,叔叔偏巧這時候回來了?

叔叔沒來陽穀縣時,大郎每日早出晚歸賣炊餅,從無任何疾病。為何叔叔剛來幾日便發生這等蹊蹺事?

叔叔這時候反來問責,我倒要叔叔講個明白!

武松口拙,一時竟無言以對,但拳頭已攥得咯咯作響。

旁白:

潘金蓮最後說,大郎先死我家不能證明是我投毒;西門慶(暗喻世界衛生組織)已經證明案發第一時間金蓮已經報警、沒有隱瞞,金蓮模式值得大家學習。

有網民跟評說,「潘金蓮都沒有這般臉皮,可能穿越後參加了集訓班。」

還有網民說,「CCP(中共)確實是這樣的,我這輩子見過不要臉的,這種世界級的不要臉和邪惡讓我無法接受。」

(責任編輯: 文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