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雲:從賓州看中共對西方經濟與自由的侵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截止到5月12日止,美國賓州共有6萬多名確診病例(在全美第六)和約4000名死亡(在全美第四,僅次於紐約、新澤西和麻省)。在中共病毒(即武漢肺炎)肆虐全球近兩百個國家時,許多人不明白為什麼西方國家、甚至普通百姓也深受其害。事實上,中共在歷次運動中迫害死了約8千萬無辜民眾,這些罪行已經將中共的命運和那些為其站台和輸血的團體和個人連在一起。誰支持、扶持中共,就難以擺脫天理與譴責而後患無窮。

中國一直到70年代都是計劃經濟,在中美建交後得到最惠國待遇,隨後與美國和西方其它國家簽署了數百個共同開發合作項目。中共雖然1989年六四鎮壓無辜百姓曾受到西方關注,但沒有受到實質性的限制。類似的,即使中共1999年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打壓,許多西方國家在經濟利益面前仍然放鬆了自己的道義與原則,使中共2001得以加入世貿組織。經濟因此得到空前發展,於2009年成為全球最大貿易出口國,並且在2018年的出口額高達2萬5000億美元。

許多西方國家原以為支持中共能帶來中國的民主與自由。但中共在中美建交一個月後就出兵越南,以懲罰其干涉中共所扶持的紅色高棉(該組織之前殺害了柬埔寨四分之一的數百萬民眾)。其後六四和對法輪功的鎮壓,以及對民眾的打壓與監控有增無減。而強大的經濟實力使得中共除了在國內欺騙與鎮壓異見人士(包括吹哨人李文亮等)外,在國外也大行其道,操控聯合國與世衛組織等機構,讓其喪失自己的原則,從而造成病毒迅速擴散到全球。

本文以美國賓州為例,旨在分析中共對西方自由市場的滲透和對自由精神的侵蝕。

1、用股票與共同基金為中共從西方社會吸金提供方便

據新聞機構qz.com於2019年12月18日報導,中國金融公司螞蟻金服(Ant Financial)與賓州的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在理財上達成協議。螞蟻金服旗上的支付寶Alipay已經超過12億用戶,而先鋒集團共有約6萬億美元資產,是全球最大的共同基金(mutual fund)供應商和第二大交易所交易基金(exchange-traded funds,ETF)供應商。這項新的報務項目將由螞蟻金服來操作,先鋒集團則提供投資與資金分配策略等方面提供幫助。

這種金融方面的合作常引起分析家們憂慮。2020年5月6日《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介紹說,紐約的明晟指數(Morgan Stanley Capital International Index, MSCI)是金融界常用的股票基準指數之一,全球約12萬億美元資產以此作為投資基準。由於中共操縱股市的不穩定性與稅務等原因,它一直將中國大陸股票排除在外。但在2017年起明晟指數開始接納中國股票,富時羅素指數(FTSE Russell index)與標普道瓊斯指數(S&P Dow Jones Indices)隨即也開始包括中國股票。

由於這些指數是金融業的重要指標,這一系列變化相當於對中國股票大開綠燈。目前這三家指數已經包括了中國1000多家公司的股票,造成國外對中國的股票擁有量高達2650億美元。

如果說股市指數對普通民眾關係不大的話,先鋒集團的共同基金則與平民百姓的退休金(410K與Roth IRA等)息息相關。事實上全球先鋒集團510億美元的FTSE Emerging Markets基金中有許多是在上海與深圳股市上市的A股票(人民幣交易)。彭博社的分析師則發現先鋒集團Emerging Markets ETF基金中的39% 來自於中國股票。

2、金融欺詐

這一系列的投資不僅對中共讓中共在監控與迫害百姓時肆無忌憚,也讓西方金融界的穩定與健康的投資環境罩下了陰影。

賓州居民Dan David是一位資金經理,他早就發現了這一問題,並且在2017年拍了一部紀錄片《中國騙局》(The China Hustle)來追蹤詳情。影片中說在2008年經濟蕭條之後,一些美國投資公司為了吸引客戶往中國投資,他們將一些不倫不類的中國公司與敗落的美國公司反向合併(reverse merger),以此到紐約股票交易所借殼上市。與此同時,這些投資公司也邀請前總統等一些名人來站台,吸引投資者。調查表明許多中國公司其實際營銷額只有上市申報中的十分之一,當這些中方公司與投資公司賺錢離開之後,最後吃虧還是普通民眾。

影片的一個例子就是在特拉華州註冊的先進電池科技公司(Advanced Battery Technologies,ABAT)。該公司在上市後集資近9千萬美元,曾一度市值2億5千萬美元。在欺詐被發現後,該公司被NASDAQ退市,但並沒有就此通知持股人,反而以新聞發布等方式繼續欺詐。

這種反向合併來欺騙的情況出現了很多,紀錄片中說中國公司總裁因欺詐而判刑入獄的只有40分之一。許多案件即使報告給了聯邦調查局(FBI),但由於是境外公司,所以也沒有下文。

3、收買教育界

據《費城問詢報》(The Philadelphia Inquire)2020年2月24日報導,常春藤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於2013年到2019年間接受了約2.6億美元的國外資金捐贈,其中捐贈最多的來自於中國。但這些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當賓州教育部調查學校資金時,僅2019年7月到2020年2月,10所賓州高校就表示曾經接受到36億美元先前沒有申報的外國資金,這其中包括賓大和卡內基梅隆大學。

教育部官員介紹說根據法律這些捐贈必須要申報,但調查中發現了越來越多之前沒有申報的外國捐贈。這還不包括小筆捐贈,因為根據美國高等教育法案,25萬美元以下的捐贈不需要申報。彭博社的數據顯示來自中國的機構對賓大至少捐贈了6千8百萬美元,僅次於對哈佛與南加州大學所收到的數額。

除了這些捐贈之外,這種利用名校效應起到的對政策的影響及統戰作用則是金錢無法衡量的。賓大沃頓商學院是美國第一家商學院,當2012年成立賓大當代中國研究中心後,又於2015年3月北京成立了賓大沃頓中國中心。中國駐紐約總領事於2016年7月前來參觀時專門強調了第七輪中美人文交流高層磋商成果清單中的多項教育領域合作項目,並希望賓大不斷加強與中國高校的交流與合作。

沃頓商學院2019年4月發表的一份關於中國一帶一路的報告中,也只是從中國的角度談到了其中的投資風險與收益,與中共統治下大陸發表的報告如出一轍,而沒有那種常春藤名校放眼世界、為各個國家未來與前途考慮的氣魄,真可謂是這所近300年歷史的世界名校的悲哀。

4、自由精神面臨危機

從地理位置上來看,北緯40度左右世界大城市雲集,但與北京(39.9度)最接近的則是美國費城(40.0度) 。北京作為明清兩朝首都,傳承了中華數千年文化精華,但近數十年來被中共所踐踏。費城作為美國的故都,也是美國憲法與《獨立宣言》發源地,是西方民主與自由精神的象徵。兩個城市地處地球兩邊,晝夜分明。

然而隨著中共近年來的經濟利誘與統戰,西方的自由文明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戰。2018年7月10日,「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圖片展」在美國費城市政廳中心廣場拉開帷幕,展覽為期4天。2019年10月4日, 中國駐紐約總領館、費城市政府、與費城交響樂團聯合Kimmel Center)主辦「中國日」音樂會活動。與此同時,早在2004年時新唐人記者在參加賓大舉辦的中國新年晚會時,卻因為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中方主辦者的驅趕。

古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縱觀歷史,沒有哪一個鐵蹄鎮壓人民的政權能維持長久的。當江澤民與中共決定鎮壓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時,上天就定了它的結局是無生之門。強大的古羅馬帝國因為迫害正信的基督徒而走向衰敗,其中還出現了多次大瘟疫。

在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共產主義不過是一場噩夢,目前也只是既得利益者鎮壓人民的手段。中共在不久的哪天也會像前蘇聯一樣眨眼間就解體了。但願更多炎黃子女能早日清醒,從自己的內心深處拋棄中共,以強大自己的正氣和尊嚴,成為讓上天眷顧的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